google

|共67篇|

廖康宇:新聞訂閱新趨勢

現今大部分傳媒機構的運作模式,是依靠免費提供海量資訊吸引讀者,再透過賣廣告以及轉賣服務使用者的個人資料圖利。雖然並非所有報章都是免費,但只靠每份十元八塊收入跟本無法應付出版開支。這種商業模式除了令廣告商主導出版,另一缺陷是要培養及凝聚讀者非常困難。

數據不在「雲端」,在海中默默連繫世界的人們

萬維網(World Wide Web)誕生 30 周年。今日人人習慣了使用網絡,但顯然不是人人都了解網絡數據的移動方式。「很多人以為數據是存放於『雲端(cloud)』之上,其實並非如此。它們是在海洋。」負責 Google 海底電纜建設項目的 Jayne Stowell 如是說。隨著人們對通訊和娛樂的無限需求,如「紐約時報」引述,今日已有總長度 75 萬英里的海底電纜,連接著全球各大洲。

新聞業江河日下,如何維持高質媒體?

過去 10 年來,英國媒體的收入減少一半,收入與維持新聞質素有莫大關係,寒流之下,業界選擇裁員應對。英國政府去年發起一項獨立調查,嘗試找出維持國內新聞業高質素的方法。近日,以英國經濟學家及資深記者 Frances Cairncross 領導的小組,發表 157 頁的報告,公佈調本結果並提出建議。

Google 如何在非洲低成本鋪設網絡?

據彭博社引述 Internet World Stats 數據指,世界人口平均能接觸互聯網的比例為 54.4%,在歐洲發達國家,比例更高達 85.7%,相對而言,非洲的互聯網普及率僅 35.2%。歷年來,許多科技公司為開拓新市場,都嘗試發展非洲落後農村社會的互聯網技術,可惜大多數鎩羽而歸。從近年新興的無人機技術,以至人造衛星,都面對著技術問題,難以付諸實行。要在非洲鋪設快速而範圍廣闊的互聯網,實際上並不容易,但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似乎已找到一個既簡單而可靠,相對低成本和低技術的解決方案:利用氣球。

Google 需要中國嗎?但中國新生代並不需要 Google

近日傳出 Google 正計劃研發一套「和諧版」搜尋引擎「蜻蜓」;與此同時,又盛傳將會跟騰訊等公司合作,藉著開拓雲端技術重啟中國業務。鎖國近 10 年,情況漸有改變,但結果可能令這些矽谷巨企氣餒 —— 儘管城外的人想進去,然而,城內的人已未必真的想衝出去。原因是,經過一個世代的洗禮,今日的中國網絡世界已跟外界形成無可跨越的鴻溝,他們對那些會被濾走的資訊,或獲得這些資訊的渠道,其實都不太感興趣。

耗時數年開一張天價罰單,Google 半個月就賺回來了

歐盟過去多年致力打擊科網巨頭壟斷地位,日前宣佈再度對 Google 開出罰單,金額達到破紀錄的 43.4 億歐元,成為反壟斷法例下的最高懲罰。理由是 Google 於過去十年借助其手機平台 Android 系統,強迫各手機生產商在手機出廠時預載 Google 的搜尋引擎、瀏覽器和網絡商店等程式,以此鞏固主導地位。

歐盟否決網絡版權法,音樂人輸了,但你卻受惠?

對於 Google、YouTube 和 Facebook 這些科網巨頭來說,他們可能正為歐盟議會剛傳出的喜訊感到雀躍。日前,歐盟議會為帶有爭議性的版權指引修訂方案進行表決,結果以 318 票反對,278 票贊成和 31 票棄權,將議案否決。一眾科技公司相信都鬆一口氣,因為方案退回可能令它們減少向新聞媒體、唱片公司和著作持有人支付數以十億美元的版稅。

Google 第 4 個字母「g」的隱藏身世

比起 Google 的 6 個英文字母顏色順序,更讓網絡用戶答不出或不曾察覺的是,到底 Google 由 90 年代開始沿用到 2015 年的舊標誌是怎樣呢?尤其當中的第 4 個字母,那個造型頗為怪異的雙圈細楷 g。一般人都只會記得細楷 a 有兩種寫法,而忽略了細楷 g 同樣有兩個形態。令人費解的是,我們從小接觸到的教科書印製品,大部分都是使用雙圈細楷 g,但我們則多數被教導和習慣寫一種單圈細楷 g。

Ringo Li:網站 SEO 第一步 —— 了解搜尋結果類型

很多人替網站做 SEO 時,都覺得有很多工作要做,應該先加入關鍵字到內容?還是先把標題更改?還是先注意手機版網站的速度?先做甚麼工作好像沒有一個明確的方向。但當你選定關鍵字後,這裡有一個簡單的方法替你決定先做哪一個環節的改善工作。

Chester Ho:網民的哀愁

隨著 Facebook 醜聞發酵,火頭慢慢波及另一間科技巨頭 Google。不少網民在事件發生後分別下載了自己在 Facebook 和 Google 的數據包,驀然發現 Google 掌握的數據比 Facebook 更廣泛、更詳細,無論是用戶的行蹤還是觀看 YouTube 的紀錄,在 Google 的檔案庫基本上是一覽無遺;另外,很多用戶會開設幾個帳號,藉不同身份去做「適當的事情」,不難想像科技巨頭的演算法早已把這些帳號結合,還原一個比你身邊人更認識你的個人檔案。立法規管確實是目前最有效的方法,不過按照過往的經驗,這類法案的細節往往會把個人資料的掌控權,從商業機構轉移到政府手上,對網民來說到底是一個解決方案,還是另一種憂慮的開始?

Ringo Li:語音搜尋普及,如何為網站做好準備?

Alexa 暫時在香港還未普及,但其目標相當清晰 —— 那就是取代 Google 成為新一代的搜尋工具。為何 Alexa 會成為 Google 的威脅呢?原因是它改變了人類的搜尋模式,以往我們做搜尋時,我們會在 Google Search Bar 輸入問題或詞語,但用 Alexa 時,你可以直接用口問(類似 Siri),你便會得到答案。除了解答問題,Alexa 還可以替你接收訊息、控制家用電器、電燈、風扇等、甚至幫你叫 Uber,功能不停增加中。我相信用語音作為搜尋媒介會越來越普遍,而我亦發覺身邊人開始習慣用 Google Assistant 或 Voice Search,問題在於我們如何為網站做好這個準備呢?

不靠 Facebook,電子媒體還可靠甚麼?

Facebook 在今年 1 月表示將減少動態消息上的新聞量,聲稱要令用戶朋友和家人的帖子更常出現,引起一眾全球媒體人心惶惶,生怕自己的媒體流量大跌,但其實早於一年多前,Facebook 上發佈的新聞量已大幅下降,臉書似乎不再是電子媒體可靠的朋友。

BAADD:如何馴服獨霸世界的科技巨頭?

最新一期「經濟學人」別開生面,以電郵形式刊登給三巨頭總裁的「私人電郵」,打趣地叫「收件人」切勿外傳內容,以免讓傳媒得知。文章詳細解釋簡稱 BAADD 的擔憂何而來,又有何證據。能力愈大,責任愈大,除訓勉巨頭要潔身自愛以外,也在警示消費者與決策者種種潛在的威脅。可是,決策者卻要捏如何限止科技巨頭作壞,又不扼殺創新,卻是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