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

|共37篇|

茶里:放下手機的日子

當一直吸收各種資訊,卻沒有空間消化和思考時,大腦的判斷力就會愈來愈低,讓你更擺脫不了獲取資訊時的甜蜜回饋,形成一個死循環。這也是為甚麼我們常常取笑的內容農場、標題黨會如此流行,就是因為它們的字夠大、資訊夠簡單、夠斷章取義,讓人們不用思考就自以為能學到東西,而對著真正有營養的長文,卻留一句「TLDR」(too long didn’t read)就滑走。

【時代的終結】沒有了 BlackBerry,Fans 感不捨

BlackBerry 以使用實體 QWERTY 鍵盤及保障用戶資訊安全而聞名 ,但最終仍敵不過智能電話市場的激烈競爭。在年多前,公司已宣佈在今年 1 月 4 日起停用舊有作業系統,包括電話、短訊、流動數據、應用程式等均不能再使用,只剩下運行 Android 軟件的型號繼續運作。對於 BlackBerry 舊款電話的忠實擁躉來說,不能再使用多年的電話,簡直就是噩耗。

為了抗疫,放棄私隱可以嗎?

英國日前宣佈,放棄由國民保健署(NHS)屬下數碼部門 NHSX 去建立中央「新冠病毒追蹤系統」,並將與科技公司合作,改用分散式應用程式追蹤接觸者,意味著流行病學專家在查找數據時,只能得到相對較少的數據。儘管有專家擔心,英國現時才改變計劃,假如冬季出現第二波疫情,未必能及時提供有效的追蹤應用程式;但中央追蹤應用程式可能犧牲私隱,亦值得人們深思。

為何面對面時玩手機,會影響我們的交流?

一機在手,世界各種資訊觸手可及。手機改變了世界,也造就了許多低頭族,佔據日常的生活時間。也許你也遇過以下的場景:與朋友用餐時,各人默不作聲地按著手上的電話,甚至情侶之間也會出現這種情況。心理學家和社會學家很好奇,手機如何影響我們的交流,使我們的社交關係變得疏離?

只播 6 分半鐘短片的平台,就能與 Netflix 等匹敵?

串流影視平台大戰愈趨白熱化,Netflix、Hulu、蘋果和亞馬遜外,華納媒體及迪士尼亦加入戰團。競爭如此激烈,新創公司 Quibi 竟還想分一杯羹,於明年 4 月推出串流服務。贏面看似很低,但這「新手」已吸引名導參與製作,更獲得巨額投資和廣告合約。而它的賣點,正是在於「短」。

繼越南之後,印度正從中國吸走大品牌

中美取得口頭上的「第一階段」協議,局勢雖有放緩跡象,但變數仍然難料,加上中國製造的通訊工具存在安全危機,使其他可提供低成本生產的亞洲國家乘時而起。繼越南之後,印度正努力令蘋果(Apple)等大品牌產品轉到當地生產。總理莫迪承諾建立更開放的監管制度並簡化稅制,改變當地營商形象,以吸引手機製造商。

Yondr 手機袋,專心上課的尤物?

現代生活人人手機不離手,尤其是從小就電話旁身的學生。美國皮尤研究中心更發現,95% 的青年擁有手機,45% 的青年長時間上網,手機也因此成為學校教師頭痛的根源。最近,美國有幾所教育機構開始使用「Yondr」手機袋,在校園裡將手機密封,讓學生與手機分離。「衛報」就刊文分析使用這種手機袋的好壞。

摺疊式智能手機,何以這麼難造?

用戶更換手機的週期變長,沒有意欲購買新產品。數據分析公司 IHS Markit 公佈今年首季度的數字,智能手機銷量下跌 20%。蘋果等公司積極研發可摺疊的智能手機,兼顧方便攜帶和特大熒幕兩個好處。但要將理想化為現實,極具挑戰性,三星和華為已先後宣佈暫緩推出摺疊手機。這些廠商在製造過程,究竟遇上甚麼困難?

社交媒體如何幫忙古巴人對抗一黨專政

政府若要廣泛聽取民意,到社交網站就可以知得一清二楚。在共產主義國家古巴,人民正開始利用社交媒體表達不滿,他們的聲音,由加密通訊應用程式 Telegram 到社交網站 Twitter 都可見到。古巴人有時也能得到回應,主因是他們深知在專政統治下,要有策略地發聲,所以他們不是要求民主、不是要推翻政府或要求釋放政治犯,而是從其他人權方向著手。

iPhone 催生者談設計:最好的設計是讓人感受不到設計

「你必須挖掘到產品的深處,了解每一個製作過程中的細節,找到複雜中的規律,才會知道如何收斂、如何讓每顆螺絲釘都將功能發揮到淋漓盡致,這樣才能讓產品聽從於你,而非讓你被產品控制。」Ive 在「喬布斯傳」中談到他的設計哲學。

蘋果設計之魂 Jony Ive 如何催生 iPhone?

當蘋果創辦人喬布斯離世的時候,許多人都認為這家近代最偉大的公司,即將隨著傳奇隕落 —— 但事實並非如此。iPhone 等產品的銷售依舊火爆,蘋果市值不斷創新高,背後除了那位有如機器般冷靜精準的行政總裁 Tim Cook 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被稱為蘋果設計靈魂的 Jony Ive。

手機在歐滯銷,華為改走「榮耀」路線

華為手機在歐洲曾甚吃香,但被美府列入出口黑名單後,旋即遭利潤最高的國際市場唾棄。上週華為創辦人兼行政總裁任正非承認,旗下手機的海外銷量比去年 6 月下跌 40%。美媒 CNN MONEY 分析,華為手機因禁令沒了 Google 服務及支援,而失去了大批歐洲客,還有即將到手的業界龍頭位置。

用手機時舉手投足,足以識別你的身份?

網絡科技便利生活,但同時使不法分子更容易在熒幕後盜用身份和入侵戶口,使他人蒙受損失。有些網上企業,或需要使用者進行多重認證,除了密碼,生物認證如指紋和面容識別等,亦愈趨流行。然而,「張良計」下總有「過牆梯」,為了克服這些缺點,下一級的安全識別或可利用他人難以複製的特徵來區分。

陶傑:當 IT 變成了黑洞

全球化之下,是非混亂,民粹盛行,下一代比上一代在高科技方面,大有「創意」,但在理性思考分析能力方面則明顯倒退。大媽橫行,五毛充斥,有識之士恐懼:有一天極權控制網絡的非凡能力,終有一日會摧毀西方文明世界。這一天若真的來臨,最大的原因應該由手提電話開始。

不用智能手機或社交媒體的人,教曉我們甚麼?

無論在上班途中、用膳時間、如廁期間、臨入睡前,我們已習慣機不離手,無時無刻在社交媒體更新好友動向、國際趣聞、分享自拍照以刷存在感…… 我們似乎都忘了,10 多年前智能手機還沒那麼普及的年代,我們是如何過活的?英國有大學對拒絕使用智能手機或社交媒體的「少數族群」展開研究,從他們身上重新反思社交媒體對我們生活的影響。

dele 以外:日本「電子遺物」實況

日劇 dele 雖以電子遺物為題,內裡還是一套懸疑偵探劇,找出藏在遺物裡的心思和人情。那些竊聽錄音、貪污罪證或是出軌照片,觀眾未必會有,但是死後不願曝光的東西,相信也總有一兩件。 自己若真突然喪生,留下手機電腦的資料、社交媒體的發帖、網上銀行的帳戶等,這些電子遺物在日本社會,又會怎樣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