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

|共27篇|

摺疊式智能手機,何以這麼難造?

用戶更換手機的週期變長,沒有意欲購買新產品。數據分析公司 IHS Markit 公佈今年首季度的數字,智能手機銷量下跌 20%。蘋果等公司積極研發可摺疊的智能手機,兼顧方便攜帶和特大熒幕兩個好處。但要將理想化為現實,極具挑戰性,三星和華為已先後宣佈暫緩推出摺疊手機。這些廠商在製造過程,究竟遇上甚麽困難?

社交媒體如何幫忙古巴人對抗一黨專政

政府若要廣泛聽取民意,到社交網站就可以知得一清二楚。在共產主義國家古巴,人民正開始利用社交媒體表達不滿,他們的聲音,由加密通訊應用程式 Telegram 到社交網站 Twitter 都可見到。古巴人有時也能得到回應,主因是他們深知在專政統治下,要有策略地發聲,所以他們不是要求民主、不是要推翻政府或要求釋放政治犯,而是從其他人權方向著手。

iPhone 催生者談設計:最好的設計是讓人感受不到設計

「你必須挖掘到產品的深處,了解每一個製作過程中的細節,找到複雜中的規律,才會知道如何收斂、如何讓每顆螺絲釘都將功能發揮到淋漓盡致,這樣才能讓產品聽從於你,而非讓你被產品控制。」Ive 在「喬布斯傳」中談到他的設計哲學。

蘋果設計之魂 Jony Ive 如何催生 iPhone?

當蘋果創辦人喬布斯離世的時候,許多人都認為這家近代最偉大的公司,即將隨著傳奇隕落 —— 但事實並非如此。iPhone 等產品的銷售依舊火爆,蘋果市值不斷創新高,背後除了那位有如機器般冷靜精準的行政總裁 Tim Cook 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被稱為蘋果設計靈魂的 Jony Ive。

手機在歐滯銷,華為改走「榮耀」路線

華為手機在歐洲曾甚吃香,但被美府列入出口黑名單後,旋即遭利潤最高的國際市場唾棄。上週華為創辦人兼行政總裁任正非承認,旗下手機的海外銷量比去年 6 月下跌 40%。美媒 CNN MONEY 分析,華為手機因禁令沒了 Google 服務及支援,而失去了大批歐洲客,還有即將到手的業界龍頭位置。

用手機時舉手投足,足以識別你的身份?

網絡科技便利生活,但同時使不法分子更容易在熒幕後盜用身份和入侵戶口,使他人蒙受損失。有些網上企業,或需要使用者進行多重認證,除了密碼,生物認證如指紋和面容識別等,亦愈趨流行。然而,「張良計」下總有「過牆梯」,為了克服這些缺點,下一級的安全識別或可利用他人難以複製的特徵來區分。

陶傑:當 IT 變成了黑洞

全球化之下,是非混亂,民粹盛行,下一代比上一代在高科技方面,大有「創意」,但在理性思考分析能力方面則明顯倒退。大媽橫行,五毛充斥,有識之士恐懼:有一天極權控制網絡的非凡能力,終有一日會摧毀西方文明世界。這一天若真的來臨,最大的原因應該由手提電話開始。

不用智能手機或社交媒體的人,教曉我們甚麼?

無論在上班途中、用膳時間、如廁期間、臨入睡前,我們已習慣機不離手,無時無刻在社交媒體更新好友動向、國際趣聞、分享自拍照以刷存在感…… 我們似乎都忘了,10 多年前智能手機還沒那麼普及的年代,我們是如何過活的?英國有大學對拒絕使用智能手機或社交媒體的「少數族群」展開研究,從他們身上重新反思社交媒體對我們生活的影響。

dele 以外:日本「電子遺物」實況

日劇 dele 雖以電子遺物為題,內裡還是一套懸疑偵探劇,找出藏在遺物裡的心思和人情。那些竊聽錄音、貪污罪證或是出軌照片,觀眾未必會有,但是死後不願曝光的東西,相信也總有一兩件。 自己若真突然喪生,留下手機電腦的資料、社交媒體的發帖、網上銀行的帳戶等,這些電子遺物在日本社會,又會怎樣收場?

新 iPhone 能否挽救中印市場的敗局?

即使 Apple 已成為史上首家市值破 10,000 億美元的上市企業,但曾是年度熱話的 Apple 新品發佈會,則顯然掌聲寥落,失去了焦點。過去備受期待的 iPhone 系列,經過了持續多年的發展後,創新性大減。如今選擇以定價較低的新品作主打,符合了市場普遍看法,從今日來看,要在智能手機市場上趕上三星和華為等競爭對手,Apple 的最大挑戰正是如何放下身段,打入人口眾多的中國和印度。

低頭族長者 心理更健康

有人覺得智能手機削弱人際關係,讓人低頭獨對智能手機,躲進網絡世界,代替親身互動,每個人都成了孤島。筆者近期的一項研究卻發現,對 55 歲至 70 歲人士而言,手機是眾多通訊工具中,最有助他們鞏固與維繫其強連結的關係,因而令他們感到更幸福。

想食客放下手機,擺個鐵盒就得?

智能電話出現至今,很多人已經意識到自己機不離手的問題,然而實際要解決上癮的問題,卻極少人做到。在紐約東村的餐廳 Hearth,老闆 Marco Canora 加入一件小工具,希望人們能夠放下手機,好好享用自己的食物,以及和進餐的人交流。但你萬萬猜不到,那件小工具只是一個鐵盒。

耗時數年開一張天價罰單,Google 半個月就賺回來了

歐盟過去多年致力打擊科網巨頭壟斷地位,日前宣佈再度對 Google 開出罰單,金額達到破紀錄的 43.4 億歐元,成為反壟斷法例下的最高懲罰。理由是 Google 於過去十年借助其手機平台 Android 系統,強迫各手機生產商在手機出廠時預載 Google 的搜尋引擎、瀏覽器和網絡商店等程式,以此鞏固主導地位。

不賣手機賣飯煲,小米憑甚麼「捲土重來」?

從手機做到牙刷,小米的策略看似無厘頭,實際上卻是有計劃地深入每個使用者的生活。從手機、到手環、電視機機頂盒、單車、掃地機械人與吸塵機等家電用品,無一不與小米的網絡串連。所有的數據蒐集回後端軟體平台,小米就能知道你的生活習慣、日常作息等。當一般人還在爭辯物聯網究竟能對人類帶來甚麼樣的實質改變,小米已經悄悄攻佔了你生活中的每一個角落。

這鍵盤佈局,或加快打字速度,但卻從不入主流

Barbara Blackburn 曾是英文打字速度最快的紀錄保持者,她能以每分鐘打 150 字的速度持續 50 分鐘,最高速甚至達到每分鐘 212 字,比常人說話的速度還快。據指在電腦運作緩慢的 90 年代,因 Blackburn 打字太快,叫顯示也追不上,亦令她在保險公司的同事們妒忌。但這位「打字達人」用的鍵盤佈局,並非你我常見的 Qwerty,而是鮮為人知的 Dvorak。

飛機上,為何不可拍空姐?

當你在機艙之內拿出手機,無論想拍照還是做其他事情,都一定會有空中服務員前來制止,讓你顯得十惡不赦,並好像輕輕一動指頭,都會危害全機乘客的人身安全。任何乘客,拿著手機做任何動作,在空中服務員眼中都一概不允許。但他們憑甚麼?事實上,根本沒有聯邦法例禁止乘客在機艙內拍照。

有了 iPhone X,誰還需要基本通話功能?

儘管 iPhone X 機能強大,全球熱銷,但不少機主在用過一段日子後已開始抱怨,他們發現這部索價超過 1,000 美元的旗艦級智能產品,有一個極不尋常的 Bug:作為一部電話,卻連最基本的電話功能都做得不好。「每次當我需要接聽電話時,鈴聲響起,但屏幕要待 6 至 8 秒之後才亮起。」有 iPhone X 用家如此留言,而且有超過 800 名用家指手上電話出現類似狀況。也有用家指來電只有鈴聲:「很多時候,我只聽到鈴聲,但就看不到來電顯示。」

電話屏幕變灰,能戒手機癮?

Nellie Bowles 作為「紐約時報」科技及互聯網文化的記者,在公在私也是「手機奴」一名,終日機不離手,兩眼長盯屏幕。當然,她和你我一樣,想要擺脫手機,卻總難敵心癮。只是幾經掙扎,她最近孤注一擲,效法科技道德學家 Tristan Harris 等一小撮人,對手機動些手腳 —— 將電話屏幕變灰。他們認為把畫面從彩色變成黑白,能減少屏幕引起的刺激。你說聽來有點無稽?Bowles 試了數天卻已直言:「手機屏幕灰了,我的心情好了。」灰屏何以有此神奇功效?

3 個「歷久常新」的科技迷信

我們愈是依賴科技,卻愈是不願了解科技。手機相機電腦壞了,沒想要明白問題在哪,就只想立刻解決問題。因此很自然地,我們傾向相信那些道聽途說的便利方法,以求及早重投電子世界的懷抱。可惜的是,部分所謂「建議」其實大錯特錯。盲從的話,輕則徒勞無功,重則報廢燒錢。「紐約時報」近日就特意破解 3 個「歷久常新」的科技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