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

|共8篇|

把道德課變成愛國的日本教育

2012 年香港反國民教育一役仍歷歷在目,大家深恐空降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會對學生造成潛移默化的洗腦效果,以「德育」為名,卻「愛國」為實。遠在海洋另一邊的日本,在 2015 年通過條例修定,「道德教育」作為新的獨立科目,加入中小學的課程裡,中小學分別在今明年陸續實施。民間一片譁然,此舉是否將右翼愛國思想加諸學子身上?

州官放火:中國最大 Facebook 用家 —— 中共

杜林普本周訪華,各大媒體的焦點之一,是他能否在防火牆內盡情發 Tweet。結果這位「Twitter 總統」不負眾望,既在故宮打卡留念,還換了張新 Profile pic。這種公然翻牆的「特殊待遇」,其實也適用於中共政權。「紐約時報」報道,中國政府禁止民眾使用 Facebook,自己卻是 Facebook 的活躍用家,在這個擁有 20 億用戶的社交平台,向全球輸出其政治宣傳。

納粹宣傳片應在德國解禁嗎?

納粹德國當年能煽動人心,那些宣傳片可謂「功不可沒」。二戰結束至今,仍有 44 套納粹宣傳片被禁止公開放映,惟在演講及討論時才獲准播放。不少人質疑,在這網絡時代,當媒體消費已經徹底改變,相關禁令是否已經過時。電影專家 Anne Siegmayer 近日接受「德國之聲」訪問,解釋為何禁令仍是合適和必需。

洗腦的歷史

荷里活電影常見以下情節:同伴忽然加入邪惡組織,為惡人效忠,後來發現原來同伴是被「洗腦」——在催眠教唆之下,性情極端大變,世界觀截然不同。人類思想可被外人有意控制並清除原有信念的想法從何時起出現?現實裡又有沒有方法或機器可以一下子將人「洗腦」?

解構!Let it Go 如何上腦

能否掀動受眾的感覺,靠的不啻是旋律,還講求引發共鳴的歌詞。若歌詞對普遍聽眾而言都是具有意義的,就能產生廣泛的共鳴。Let it Go 歌詞緊扣動畫內容,但從故事脈絡抽離出來後,它箇中的訊息——擺脫束縛,自我接納——仍是與現實貼切的題材,能夠讓更多人對號入座。尤其從青少年的角落來看,歌詞猶如象徵著新世代冒起,即將在社會上嶄露頭角。

俄國新聞,俄式事實?

在俄羅斯,不少觀眾也對電視台「又愛又疑」。最近一項民調指出,88% 受訪俄人表示電視新聞是主要消息來源之一,但吊詭的是,有 31% 受訪者認為自己被當中的資訊完全誤導,換言之,約有五分一俄國人既要看電視,又不信電視。與其自相矛盾,何不直接關機?

俄官員:Netflix 是美帝洗腦工具

網絡電視串流媒體 Netflix 的出現,改變了電視電影產業的生態。它除了提供大量高清影片隨時讓觀眾選播,更包辦節目製作,接連推出「紙牌屋」、「毒梟」和「夜魔俠」等有口皆碑的劇集,讓不少觀眾沉溺其中。至 2015 年, Netflix 已在全球各地累積近 7,400 萬訂閱用戶,人數持續上升。俄羅斯文化部長接受訪問時表示:「Netflix 佔領世界」不是笑話,而是美國政府暗中推動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