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共6篇|

紅眼:「昨日的美食」—— 後青春期食物與愛情

絕對是因為去年「大叔的愛」紅遍日本,各種大叔在今季日劇突然雨後春筍般湧現。不過,本季話題之最,還是顏值先行,首推西島俊秀和內野聖陽的「昨日的美食」。大叔(與美食)的愛,同居屋簷下,無事小風波,卻引導觀眾細味兩位中年同志的生活哲學,一邊談情,一邊談食。同志、同居,但不同性格的兩個男人,同偕到老,除了講緣份和運氣,還需要在更多瑣碎的生活課題花功夫。

Gloria Chung:澳門如何成為真正的美食之都

過去的週末,我去了澳門一趟,主要是為了澳門國際美食論壇。這個活動在南灣雅文湖畔舉行,台上有各國廚師表演廚藝,台下有十多個美食檔攤,市民只需要讚好澳門官方旅遊局的微博,以及玩遊戲就可以獲得美食券,用來換取食物,所以基本上是免費的。老實說,這類型的活動,幾乎每隔兩個月就在澳門舉行,我相信在香港也不乏同類型的,不過身在其中採訪兩天,我有幾個觀察和想法,也許能解釋一下為甚麼澳門雖然這麼小,但是能有與香港在美食界爭一席位的能耐。

紅眼:「忘卻的幸子」—— 在垃圾食物中撿拾你的人生

女主角幸子情路受挫,未婚夫突然人間蒸發,唯有寄情工作,做個專業盡力的編輯。故事沒有「重版出來」和「校對女王」那種燃燒鬥志的浪漫,幸子一腔熱血,倒是百二分的傻勁。同樣地,故事也不像「美食劇」那種精緻和講究,細心經營生活小確幸,讓幸子甘之如飴的,居然包括了便利店飯糰、牛丼、魚雜湯,還有微波爐即食小吃,一些垃圾級別食物。對觀眾也好,終於不會深夜看了總是餓,然後打開雪櫃暴走。有朋友抱怨,高畑充希並不是真的忘情大吃,鏡頭前的飢腸轆轆,都靠演技蒙混。劇中角色做事認真,演員表現則不合格,原諒她不能盡情投入角色吧,經理人又怎會容許她為求效果 NG 吃個夠?女藝人的工作日常也殊不輕鬆。

憑著味覺追憶故人 詹宏志談做菜與請客

詹宏志是台灣文化界及商界的傳奇人物,在媒體、出版、電影以至網絡商務業界均可見到他的身影,而近年他更在開闢前半生從未踏足的領域:廚房。在詹宏志近幾年的著作及其專欄文章中可知,他愈來愈多書寫「飲食」,也愈來愈多做菜請客。近日於香港文學館舉辦、由香港著名作家馬家輝作主持的「味覺旅行與文字記憶」主題講座上,詹宏志準備了廿多張簡報,獨自講了個半鐘,回顧自身飲食書寫的源起,也談及請客家宴的學問。

Gloria Chung:打風在家吃甚麼?餐蛋麵的迷思

平日的廚房剋星、手殘港男港女,每人都能夠擁有餐蛋麵的成功感,過程治癒,結果威水,直達茶餐廳級。這種困在家的小樂趣,真的要非常幸福、幸運才能享受到,說出來,我覺得慚愧,天曉得有多少人在颱風天,還是要緊守崗位,或者瑟縮在雨篷下,祈求風雨快停,否極泰來,早日回家,也是為了吃一碗餐蛋麵。

紅眼:聚物之夭美,養吾之老饕

老饕小品劇作,近年也真不少,像「孤獨的美食家」、「深夜食堂」、「俠飯」、「武士美食家」,可謂季季開爐。地道美食推介,加一點消閒情節調味,化繁為簡,對準成年人口味。「極道美食」一脈相承,與其他作品的最大分別就是以監獄為題材。但監獄是不會有美食的。因此,本質上它就跟同類劇集有著明顯落差,所有美食都是角色們想像出來的。這根本是三分鐘演講比賽,就像日劇版「一千零一夜」,或以美食題材包裝的「十日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