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康宇:在英國搵食的二三事

A+A-

來到英國一段時間,漸漸發現英國人對飲食的要求是飲酒第一,食物第二。走進英國的小酒館(Pub),菜單通常只有寥寥數項,反而啤酒就有好幾款。讀者如果初到英國但又思鄉心切,想要回憶一下家鄉的味道,實在好不容易(眾所周知,香港人的家鄉是日本和泰國,當然還有香港)。

事先聲明,大城市如倫敦、伯明翰或曼城,是有高質素的亞洲菜的,例如網上群組時有網友推介日本移民開的日式餐廳,另外筆者最近發現倫敦 Japan Centre 的壽司亦比當地連鎖店的高質(另見文友貝立棠的「不服來辯:我正式宣佈倫敦是美食天堂」)。但英國天大地大,由東走到西食飯再往東打道回府,路程一兩小時都是等閒事;高水平的餐廳同樣意味著高消費,再加上堂食的稅項和服務費(現在英國的服務費最少有 12.5%),種種原因,高質餐廳可以偶然去去,但就絕對不如香港普遍和方便。

另外如果讀者移居的是英國的二三線城市,亞洲菜更加是一個罕有的存在。慶幸的是,即使是偏遠地區,通常都能找到一兩間 Chinese takeaway,但這又呈現了在英國搵食的另一個問題:就是英國的中菜和在香港食到的味道可能相似,但口感完全不同。就連港式小菜中最有名、最受歡迎的選擇咕嚕肉,這裡和香港食到的都是差天共地。原因是很多中餐館的廚師根本是中國大陸人、甚至是北方人,對於粵菜毫無半點認識;如果是老一輩香港移民開的,部分已經將菜餚融入當地人口味。筆者在英國光顧過的中餐館,即使以「港式」為名,都是失望的佔大多數,只有極少數能夠保留到港式味道。

隨著愈來愈多香港人移民英國,為解口腹之癮,筆者身邊有不少朋友到埗後都開始跟隨 YouTube 教學鑽研廚藝,有一些煮得比食店所賣的更加吸引。英國的菜色普通,英國人自己也心照不宣。早年有調查發現,由印度傳入的咖喱雞(Chicken tikka masala)長期佔據英國人最愛的菜式頭幾位,現在更被視為英國國菜,可見英國人對外來的飲食文化是相當開放。若香港人每天由三餐開始自力更生,持之以恆,說不定有一天能夠在英國建立起一個獅子山飲食王國。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作者為香港大學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碩士,2017 年赴英國華威大學媒體與文化政策研究院深造,現為英國劍橋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生。 曾任職媒體公司及公關部門,對創意經濟發展略知一二。熱愛香港文化,深信香港能成為亞洲最有文化實力的國際大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