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酒

|共8篇|

變變變生命力 —— Barolo 葡萄酒

葡萄酒世界的釀造及品飲觀點,其實一直在變。曾經流行木桶風味,到著重果香;從法國葡萄品種,到現在爭相重尋自己的遺珠。而近年,有機耕種及生物動力學的風潮,隨著全球環保議題及注重心靈,成為葡萄酒市場新焦點。口味話轉就轉,但歐洲舊世界,酒莊與家族掛鈎,變動不易,意大利 Barolo 便曾為此譜出幕幕驚心的家族恩怨,百般滋味在心頭…… 也在舌頭。

張鼎源:葡萄酒也講天人一體

生物動力學(Biodynamic)近年在葡萄酒業界成為潮流,不少全球知名酒莊也參與其中,包括 Château Pontet-Canet、Domaine Leroy 等,相比有機耕種及釀造更進一步。除了化學物質止步,生物動力學更要應天地、通宇宙,感覺玄之又玄。但能成為現今釀酒界顯學,當然不是因為兩三個風水佬的吹奏能成,那是古老哲學加上現代反思而成的一股風潮。

張鼎源:真.門常開 —— 藍色大門

日本清酒酒造在上世紀,數目不斷下跌,特別在二戰後,由 5,000 多家,至近年的 1,500 家。究其原因,是西洋文化的傳入,不過世事無絕對,昔日的敵人,今天卻又是日本清酒的救命恩人,清酒適逢西方清淡飲食風尚,伴隨日本料理,在彼岸成為風潮。當然風潮歸風潮,誰能坐上順風車,又另當別論。

酒造危機:當日本人少喝日本酒

「增田德兵衞商店」創業於 1675 年,在京都伏見區眾多酒造(即釀造清酒的公司)之中,屬於歷史最為悠久的一批,旗下的清酒品牌「月之桂」,更在國內外享負盛名。作為酒造的第 14 代傳人,增田徳兵衛對家業充滿熱情,帶領遊客參觀廠房時,總是不厭其煩解釋,如何以上佳的米和水釀酒。然而,他與同業面臨一個重大難題 —— 日本人少喝了日本酒。

手工啤過氣?無酒精才是啤酒業新貴

無酒精啤酒雖仍是個小市場,發展潛力卻不容忽視。因為愈來愈多愛酒之人擔心酒精對健康構成重大風險,這份憂慮令他們開始遠離酒精,改喝一些似酒非酒之物,令無酒精啤酒突圍而出。市場調查公司 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指出,2015 和 2016 年,傳統啤酒的全球消耗量明顯下跌,無酒精啤酒市場卻增長 5%。再者,無酒精啤酒毋須打稅,相對於一般啤酒,能夠創造多 1.5 倍的收益。大型啤酒商自然不甘後人,爭相插足這個新市場,而一些「前酒徒」亦加入行列,開廠釀酒以及網上賣酒。

Gloria Chung:請不要叫英國酒為 British Wine

英國酒叫 British wine 還是 English wine?這個問題,連英國人也答不到。「British wine 是指在英國入瓶的酒,內裡的原材料如葡萄、濃縮劑等等都是入口的,價錢便宜,但質素參差;English wine 就指使用英國葡萄釀的酒,價錢比較貴,但質素有保證。」英國 Plumpton College 的葡萄酒課程主任 Chris Foss 說。英國酒近年在本土和國際抬頭,人紅自然多「聲氣」,業界紛紛希望把英國酒正名為 English wine,以正視聽。

於是香檳有了父

到了 19 世紀中後期,歐洲太平盛世時,香檳汽酒在各大小聚會例如馬場賽事、單車旅行團、划艇聚會等都必然見到,而香檳汽酒的生產商,為求增加銷量,就為香檳汽酒寫故事宣傳,例如:香檳酒是法國人的光榮成就,而這位偉大的「香檳之父」,就是那位本篤會的修士唐培里儂。在 1889 年巴黎世界博覽會,香檳商人製作宣傳小冊子,圖文並茂向眾來賓說「香檳之父」就是唐培里儂。當時這場博覽會聞名全球,這些小冊子也傳到世界各地。過了幾年,香檳汽酒宣傳品的說法就變得更誇張了,說唐培里儂因循「古老傳統」製酒,而「發現」香檳汽酒的製法。酒中有氣,本是法國香檳省釀酒者的大煩惱。但是到了今天,香檳汽酒卻有了「發明者」,報紙也有報道過,這位「偉大人物」的名字,就叫唐培里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