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偉民:酒莊借錢竟然足以改變 Brunello di Montalcino 命運

A+A-
以尚在木桶醞釀的葡萄酒作抵押向銀行貸款,在意大利是破天荒的。

收到 Castiglion del Bosco 酒莊傳來的消息,他們成功與意大利第三大銀行集團 Banco BPM 落實貸款協議,以尚在木桶醞釀的葡萄酒作抵押,以定息貸款 100 萬歐元,貸款期 4 年。你可能認為純粹個別酒莊商業安排,沒有甚麼大不了。不過,我可以對你說,這筆貸款,有可能改變 Brunello di Montalcino 的命運。

Brunello di Montalcino 是意大利歷史名酒,產自 Tuscany 的山城 Montalcino,但從前當地酒莊鮮有染指,19 世紀前,僅得 Biondi-Santi 一家,還是近 2、30 年才成為潮流,現在生產的酒莊已經超過 200 家。不敢釀造酒王的原因,是花時間,4 年是下限(其中 2 年必須在橡木桶),直至收成後 5 年的 1 月 1 日才可開始正式發售。現在市面上最新年份的 Brunello di Montalcino 是 2015 年,Bordeaux 都開始賣 2019 年酒花了。

Campo del Drago 是 Castiglion del Bosco 酒莊的單一葡萄園 Brunello di Montalcino,亦是酒店內餐廳的名字。

先不說 4 年時間眠乾睡濕呵護備至,最重要是一日未可以正式發售,一日沒有現金回籠。由收成到發售再加數期,動輒 5、6 年漫長歲月。換句話說,酒莊要先付 5 至 6 年的成本支出,才可收回第一批貨款,現金流是極大挑戰。酒莊規模小,未必擁有足夠經濟實力支持;酒莊規模大,牽涉的金錢又是天文數字。你可能會問,為甚麼 Montalcino 酒莊不像 Bordeaux 一樣賣酒花,先收未來錢,不就可以解決問題了嗎?答案是 Brunello di Montalcino 要等收成後 5 年的 1 月 1 日才可正式發售是法例,換句話說,賣 Brunello di Montalcino 酒花是犯法的。

為了幫補生計,當地葡萄酒組織想出了釀造另一款製作日子較短的新酒,1983 年 Rosso di Montalcino 橫空降世,規定的最短釀酒期只要 10 個月,美其名為「Baby Brunello」。本來這是拯救酒莊的方法,可是 Brunello di Montalcino 成名之後,吸引了愈來愈多投資者,葡萄園地價大幅上升。2017 年 Montalcino 每公頃葡萄園平均叫價 50 萬歐元,今年已經超過 100 萬!你又會在天價地王釀造賣不起價錢的 Baby 嗎?

近年,當地葡萄酒組織開始批出新的土地給酒莊開墾葡萄園,但指明只可生產 Rosso di Montalcino,不能升級。不過,Rosso di Montalcino 總年產量仍只約正印 Brunello di Montalcino 的一半,未能真正救亡。

2017 年,Montalcino 龍頭酒莊 Biondi-Santi 賣了給法國財團 EPI;Poggio Antico 亦被比利時投資者收購。今年 2 月,又傳出消息,指早已在法國、英國、美國、澳洲、紐西蘭、阿根廷、西班牙、巴西、印度、中國持有酒莊的奢侈品集團 LVMH,計劃要在意大利插旗,把 Banfi 收歸旗下。疫情進一步打擊葡萄酒出口,Montalcino 酒莊隨時又再掀起買賣潮。

經營了近 200 年的 Biondi-Santi 酒莊,3 年前賣了給法國財團。

事實上,Castiglion del Bosco 絕非無名無姓野雞酒莊,歷史近千年總面積 2,000 公頃。2003 年,Ferragamo USA 主席 Massimo Ferragamo 一見鍾情,以個人名義買下。現在酒莊不但生產葡萄酒、Grappa、橄欖油和蜂蜜,更是一家 5 星級酒店,由 Rosewood 管理。富豪也要向銀行借錢,不問而知 Brunello di Montalcino 這盤生意有多困難。不過,全靠富豪的背景,成功開創了意大利以未釀成的葡萄酒作銀行抵押的先例,酒莊從此可以取得更大經濟上的靈活性,不再因為受到財政壓力求售,希望 Montalcino 不會再傳出酒莊易主的消息。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劉偉民 酒為上著

現任香港酒評人協會主席,前大中華酒評人協會主席。1980 年代開始撰寫酒評,專欄設於中港及日本等多份報章雜誌,並著有多本品酒書籍。 寫作以外,他亦是葡萄酒及烈酒講師,另以音樂搭配葡萄酒為概念,先後推出音樂合輯於亞洲多國同時發行,並舉行一連串葡萄酒音樂會。2012 年獲意大利酒莊邀請釀酒,成為首個 Super Tuscan 華人釀酒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