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偉民:石油價格暴跌又關酒事?

A+A-
最為人熟悉的葡萄汽酒,無疑是香檳。

武漢肺炎疫情在美國失控,石油需求大幅下滑,油價曾歷史性暴跌至負數,試問有誰想過石油生產商要貼錢賣油?石油可作燃油及加工成多種生活用品,例如塑膠、衣服、化妝品等等,原來也跟酒有直接關係。

依靠石油生產的乙醇汽油,製造過程會產生二氧化碳,生產商會把這些副產品賣給啤酒及汽水廠,因為啤酒和汽水中的氣泡,都是來自人工添加的二氧化碳。當二氧化碳產量大降,將會對啤酒製造業造成衝擊,成本上升之餘,也會限制產量。

幸而酒的世界很大,不是所有酒的氣泡都是人工添加的,在歐盟法例下,葡萄酒中的氣泡酒,不容許人工添加氣泡,必須是葡萄發酵過程留下的天然二氧化碳。要喝一杯不受疫情影響的氣泡酒,仍然有很多選擇。

飲家或多或少被香檳的奢華身份洗腦。

最為人熟悉的葡萄汽酒,無疑是香檳。愛酒人士對香檳的歷史如數家珍,是經過各大香檳生產商經年累月軟硬宣傳的成就。香檳莊不會說的,是現代釀造工序,也絕不透露年產量。當然,香檳莊更不會說「香檳之父」Dom Pérignon 的初心不是要釀甚麼氣泡酒,剛好相反,他的任務是要找方法令到釀成的葡萄酒沒有氣泡!

飲家或多或少被香檳的奢華身份洗腦,認為釀造過程複雜,要求技藝也高,其實隨著釀酒器材機械化和普及化,昔日需求大量人力的工序,例如最痛苦的轉瓶(Remuage),早已由稱為 Gyropalette 的機器代勞。你在香檳莊地窖看到插著一瓶瓶香檳的 Pupitre 木板,其實只是給你「打卡」的道具。

在香檳莊地窖插著一瓶瓶香檳的 Pupitre 木板,其實只是給你「打卡」的道具。

我是香檳忠實信徒,但香檳沒有因應時代步伐跟我愈走愈近。即使生產成本大幅降低,即使地區氣候變暖更容易生產佳釀,香檳並沒有相對降價。早前出現的葡萄農香檳(Grower Champagne)熱潮,便是一些認為被剝削的獨立葡萄農,眼見大香檳莊的利潤可觀,於是決心自立門戶兼顧釀酒,不再賤賣收成。消費者可能只認為多了選擇,但在香檳區,這是一場革命。

意大利 Prosecco 生產商 Bottega 莊主 Sandro Bottega 指中國要為武漢肺炎全球爆發作出賠償,立即被內地總代理單方面宣佈中止合作

當然,葡萄汽酒不是香檳專利,全世界也可以生產。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德國,以至新世界的美國、澳洲、南非,還有新興的英國,均不怕被指 A 貨,開宗明義以香檳釀造法生產葡萄汽酒。其中最樂此不疲是歐洲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意大利。Lombardia 的 Franciacorta、Piemonte 的 Alta Langa 和 Trentino-Alto Adige 的 Trento,均是完全依照香檳規定釀酒,就連葡萄品種也基本相同。不過,現時香檳的最大勁敵並非這些 A 貨,而是意大利以 Charmat 方法釀造的 Prosecco。

Charmat 釀造法是以大型控壓不銹鋼桶 Autoclave 取代玻璃瓶第二次發酵,過程完全自動化,更進一步減省人力,於是成本更低。有趣的是,方法原本由意大利人 Federico Martinotti 發明,卻被法國人 Eugène Charmat 在 1907 年搶先註冊,成為了意大利葡萄酒歷史上一根隱隱作痛的刺。

隨著打平價旗號的 Prosecco 成功挑戰香檳,甚至在英國這個葡萄汽酒主要戰場擊敗宿敵,這一根刺,在疫情過後大概可以被杯中冒升的氣泡沖掉。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劉偉民 酒為上著

現任香港酒評人協會主席,前大中華酒評人協會主席。1980 年代開始撰寫酒評,專欄設於中港及日本等多份報章雜誌,並著有多本品酒書籍。 寫作以外,他亦是葡萄酒及烈酒講師,另以音樂搭配葡萄酒為概念,先後推出音樂合輯於亞洲多國同時發行,並舉行一連串葡萄酒音樂會。2012 年獲意大利酒莊邀請釀酒,成為首個 Super Tuscan 華人釀酒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