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春與蒼的便當盒 —— 在獨處的時候,與室友的交換情書

A+A-
日劇「春與蒼的便當盒」中,春與蒼在酒吧遇上,並在酒醉之間答應與對方同居;圖為劇照。

相信沒哪個小孩不曾憧憬長大成人。當時我們往往以為,那意味的只是自由。自由地花時間,也自由地花錢。直到真長大了,才體會到也意味著責任,以及在某個時刻突然出現、把人殺得一個措手不及的孤獨。

「春與蒼的便當盒」裡的春(ハル),就是這樣的大人。她樂於當宅女,比起打扮和美食,她只想把每分錢和每分鐘,都投放到至愛的動漫。雖然要在去喝兩杯酒吃塊蛋糕排解鬱悶,還是要把錢留來買 figure 和影碟之間稍微掙扎一下,但作為獨立生活的成年人,這又礙不到誰,好像也沒那麼壞。直到她遇上另一位主角蒼(アオ)。

本來還在說「三次元很難」、「我跟這個世界的人都合不來啦」的春,卻在酒吧與蒼這位無性別男子一見如故,甚至在酒醉之間答應與對方同居。這不是 20 年前「直女拗直彎男」的愛情戲碼,所以翌日醒來,春赫然發現自己與蒼共度一夜後,沒有那句「我們…… 把昨晚的事忘掉吧」,只有蒼親自下廚的豐富早餐,以及一個精緻溫暖的便當。

春與蒼每週都會給對方準備便當,慢慢增進了解,在煮和吃的時候,就像在互通書信;圖為劇照。

理智回頭的春,原本想要反悔,但在打開便當盒的一剎那,她便動搖了。軟稔適中的飯糰、鬆軟滑溜的煎蛋卷、咸度適中的脆皮香腸…… 一口又一口吃下的,不只是美味可口的飯菜,還有對方準備便當時,念著自己的心思,想這個你會愛吃嗎、那個你會怕甜嗎、顏色夠繽紛嗎、營養夠均衡嗎。這樣的關懷貼心而溫和,就像是給離群獨處的春寄一封信,讓她知道有人正在顧念自己,卻又不會感到被人貿然闖進心裡。

至此春明白到,自由可貴而知己難求,跟蒼合租卻正好兩者兼得。他們尊重彼此的興趣、愛好和性別認同,沒人會問動漫有甚麼好看到要廢寢忘食,也沒人會問為何自稱男性卻又穿女裝。而在保留私人空間的同時,透過每週一次給對方準備便當,又慢慢增進了解,知道蒼喜歡吃三文魚、春在高中時吃過甚麼拌飯、各自家裡的蛋卷是鹹還是甜等等。

雖然春和蒼共住一屋,這些便當倒成了信箋。在廚房裡洗切煮時,好比坐在桌前搖著筆桿,寫下生活的點滴味道;打開便當盒逐一品嚐時,則如同拆開封口展信細閱。在煮和吃的那刻,明明是獨處的他倆,卻像在跟室友交換情書。如此恰到好處的距離感,讓自由和作伴得以並存。我想一個真正的大人,應該就是學會拿捏這道分寸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Neo 劇用來追,不用來評

傳播系畢業。進電視台只做了三個月,記者一做就十年多。偶爾也是編輯,偶爾兼任翻譯,有時候還要搞公關。賺錢的都是副業,追劇那才是正職。喜歡「Love Generation」多於「Long Vacation」。老在西門町被當成日本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