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MIU404 —— Not Found 其實是甚麼?

A+A-
日劇 MIU404 劇照。
(本文內含劇透)

最近的星期五晚,我多會排除萬難、推卻邀約,只為趕回家看 MIU404。尤其是此劇踏入後半,在「久住」這個狡猾至極的歹角正式登場,與志摩和伊吹這兩位男主角鬥智鬥力,緊張刺激的兵捉賊戲碼讓人心掛掛,急於想知這對好拍檔能否將壞人緝拿歸案。

不過,MIU404 絕非普通的正邪對決、真理必勝的刑事劇。因為編劇野木亞紀子筆下的世界,在滿懷憧憬的東京奧運來臨之前,這座繁華都市仍充斥各種陰暗面。野木透過虛構的角色,正視現實的問題 —— 怒漢駕駛、人口老化、黑色企業、少年犯罪、剝削女性、外國勞動人口、濫藥販毒甚至假新聞。

而正如劇中人所言,這些現象其實一直存在,只不過是我們深感無力,選擇置身事外,才會形同 Not Found。但就像那個「畢達哥拉斯裝置」,當無人承接那顆滾動的彈珠,它只會向下墜落,形成更深的傷害。所以志摩和伊吹所屬的機動搜查隊,才要盡早趕至現場,避免事態進一步惡化。

但當遇上玩弄人心、惡事做盡的「久住」,盡忠職守、恪守法規的刑警也飽受挫敗。這個男子不在乎他人的生死,為求保身不擇手段。關於自己,他亦始終沒說半句真話,所謂名字只是稱號,身世都是胡亂杜撰,就連一口關西腔也是裝出來。他的存在像個深淵,險惡而不見底。

久住與伊吹在海邊對話;圖為劇照。

其實回想他在海邊與伊吹的對話,輕蔑地說「那些對髒事視而不見、自覺清白的正義之士,都被泥水沖走全都消失好了」,甚至直言「神比我更殘酷。只要動一動手指,一瞬間人和城市都被毀滅。但全部化為烏有也好,10 年後大家都會忘記,當作舊事一樁,淪為腦內的滄海一粟」,再加上他沒有戶籍。這些都似在暗示,此人乃是 3.11 東北大地震的倖存者。

若真如此,那就像志摩和伊吹,在舊拍檔喪生和恩師殺人報仇後,一路走來的價值觀受到動搖般,「久住」在當年的天災,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心中也留下巨大缺口。只是他沒那二人那麼幸運,得到彼此的撫慰和扶持。於是在人生的分歧點上,如同沒被接住的彈珠般墜落,用「垃圾」的諧音來自稱,抹殺自己的真實身份,成為社會中的 Not Found。

雖然憑著志摩的頭腦和伊吹的身手,「久住」最後也被二人「發現」束手就擒,而隨著時間繼續向前,在劇終來到了 2020 年夏天,Not Found 的不僅是東京奧運,還有無影無形的武漢肺炎,但兩位戴著口罩的刑警,依舊在第一時間趕赴現場,在為時未晚前採取行動。戲劇與現實就此接軌,我卻始終當作平行時空來看。畢竟來到今時今日,仍以除暴安良為己任的警員,在香港恐怕已 Not Found。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Neo 劇用來追,不用來評

傳播系畢業。進電視台只做了三個月,記者一做就十年多。偶爾也是編輯,偶爾兼任翻譯,有時候還要搞公關。賺錢的都是副業,追劇那才是正職。喜歡「Love Generation」多於「Long Vacation」。老在西門町被當成日本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