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逃恥」SP —— 野木亞紀子的世界觀

A+A-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新春特別篇劇照。

萬眾期待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下稱「逃恥」)續集,以兩小時「新春特別篇」的形式載譽歸來。大批觀眾翹首以待,但香港有電視台買了版權,連宣傳廣告都打過了,卻突然又說未有播放安排。雖然該台未有解釋,但看過新作的人不難猜到 —— 怕是連報新聞都不敢說真話的大台,嫌這劇情太寫實了。

(以下內容含有劇透)

美栗與平匡從假夫妻變成真愛侶,依舊同吃同住兼每週抱抱,直到女方發現意外懷孕,二人終於登記入籍,學習成為夫妻和父母。但當他們好不容易克服孕期、喜見小孩平安誕生以後,一場殺人於無形的疫症,亦開始侵襲日本甚至全球,打亂男女主角以及所有人類的日常生活。

編劇野木亞紀子並未轉彎抹角,把「中國」、「武漢」、「肺炎」等字眼隱去,像世衛那樣含混其詞,反而像是新聞回顧一樣,把疫症從出現、爆發到大流行的經過,連同主角群的生活變化,按時序一一點出。導演甚至加插新聞片段,以虛實交錯的手法,令美栗與平匡更貼近觀眾,同為被武肺玩弄的可憐人。

「逃恥」加插真實的新聞片段,以虛實交錯的手法,令美栗與平匡更貼近觀眾;圖為劇照。

但玻璃心們不用太緊張,急於說野木是在抹黑、歧視,因為這位洞察世事的編劇,對日本政府、社會甚至人民的質疑,還要更大更多。

為何男女結婚以後,無法選擇保留各自的姓氏?為何政府鼓勵女性就業和懷孕,卻沒營造一個能讓她們兩立的環境?為何合約包括的年假、病假、產病和侍產病,都被視作厚顏無恥的要求?為何要拿同事的外貌身形,當作笑話或是身價判斷?為何上床是兩個人的事,生育卻是女人自己的事?為何男人成為人父以後,就必定要以一家之主自居?為何疫症殺人如麻,人們卻只顧著互相指責?

除了疫症外,劇集亦有點出其他社會議題,例如育兒和家事分擔等;圖為劇照。

夫婦別姓選擇、產假和侍產假、不婚者與同性戀、性騷擾和權力騷擾、育兒和家事分擔、假新聞和網絡欺凌…… 被這些社會議題困擾的,不只「逃恥」一眾主角,還有每個坐在電視機前的人。正因我們也經歷過、不滿過、質疑過、氣餒過、失望過,所以聽到美栗問「為何生小孩必須輪流?」、平匡反駁「年輕可愛,就代表工作表現好嗎?」,或是白合感慨「真希望社會也能對單身人士好一點」,才會心有戚戚焉。

不過,「逃恥」始終是套戀愛喜劇,所以野木對上述問題均是點到即止,讓觀眾有所共鳴和反思,卻不流於說教。其餘時間,就看飾演美栗的新垣結衣發揮所長,以各種表情撒嬌和鑽牛角尖,即使是現實中使人抓狂的孕婦脾氣,在她的美貌下都只剩下「可愛」二字。至於為甚麼她剛生完小孩卻妝容無損,又為甚麼她和平匡可以對疫情毫不知情,這些都不重要了。反正到最後,好像連武肺都消失了,兩個人都能無罩相擁,那還有甚麼不成立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Neo 劇用來追,不用來評

傳播系畢業。進電視台只做了三個月,記者一做就十年多。偶爾也是編輯,偶爾兼任翻譯,有時候還要搞公關。賺錢的都是副業,追劇那才是正職。喜歡「Love Generation」多於「Long Vacation」。老在西門町被當成日本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