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半澤直樹」續篇 —— 就算去到 2020 年,粵語殘片還是很好看吧?

A+A-
日劇「半澤直樹」的角色們都以極浮誇的表現而知名,忠奸分明,引起觀眾們追看的興趣;圖為「半澤直樹」續篇劇照。

近代美國的超級英雄片,演員表現的感情都頗為內斂,超級英雄多是冷靜成熟的人,有著一種像現實醫師與專業人士間,異能與卓越的品德,沒有讓其變成浮誇的卡通人物,如一個真實存在的人平凡合理。

愈是虛構的東西,就愈需要平實的寫法。超級英雄是天馬行空的幻想,我們看幻想題材的電影,是想看這些東西化為眼前的現實。那並不僅僅是找人穿套超人裝加上畫面特效,更有趣的是看到他們對社會的影響,接受了這些東西存在的社會是怎樣,我們能代入就是那個超級英雄背後的社會。

「半澤直樹」,則是完全相反的東西。

他以演員表現出極浮誇的表現而知名,明明是社會在打磨多年的中老年,情感激烈有如卡通人物。短而且轉換快速的分鏡,如真人演出的漫畫,現實中的中坑很少會這樣說話,也不會把忠奸寫在臉上。表現看來,半澤直樹很像水戶黃門或者包青天,一個賞善懲惡的現代民間傳奇,裡面也一堆歌舞伎(基本上就是日本的粵劇老倌)演員。

可是裡面的商業鬥爭以及辦公室政治,卻鮮有離譜之處。裡面角色的動機,行為,以及手段,都是現實可行,而且真的經常都有人做的事情。例如在「半澤直樹」續篇中,SPIRAL 的收購戰,發行新股溝淡股權,同時裝成多個不同 party 去併購另一間公司,在現實商場並非罕見。

只是這些商業世界的事情,對參與者來說很刺激,對於觀眾來說卻是沉悶的。本來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這都事不關己,觀眾如果是家庭主婦、公務員,總之是不那麼商業世界的人,是很難有代入感的。如果平實的演出來,可能會十分沉悶。對於他們來說,銀行收購誰,然後反收購又成功了,那又如何呢?

所以才需要譜以顏色,忠奸分明,兩間公司的併購對大家來說沒有意義,但以此方式執行的正邪之戰,卻能令人理解和投入。角色透過講解商業與社會的關係,以及商業世界的道義,去解釋為何大家同樣都是搵食的打工仔,卻有忠奸之分。現實中人不可以貌相,無法從外表看出誰是好人壞人賤人,在「半澤直樹」裡,卻是穿著西裝的黃師父,對著印堂發黑的奸人堅數著他的罪狀,政府官員黑崎則是個不人不妖的李連英,最後壞人跪地求饒,好人團圓歡慶。

這是老套的粵語殘片架構?對。可是有甚麼比起忠奸分明的粵語殘片,更適合向觀眾解釋與表現含糊灰色的商業世界呢?如果以「半澤直樹」的方式去演一套科幻片,那就太甜膩;以平淡的方式去演一套商業片,那就太沉悶。平淡的東西需要調味料;重口味的東西則需要蔬菜去中和味道。外貌平凡的人做瘋狂的行為;言行誇張瘋癲的人卻做務實的事情,反差本身就是平衡。

所以為何大和田最終變成了亦敵交友的角色,也很好理解了,每次都出現的奸人堅,終究還是令人有感情的,對嗎?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