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親愛的房客 —— 一個大好人的慘情戲

A+A-
「親愛的房客」中,莫子儀是陳淑芳大兒子的同性戀人;圖為劇照。

甚麼也不用說,單單為了出爐金馬影帝莫子儀和最佳女配角陳淑芳的演出,已經很值得看一看「親愛的房客」。

台灣片似乎愈來愈懂得在商業與藝術層面中間取得平衡。在港產片最賺錢的時候,台灣電影給普通觀眾的印象是深奧和沉悶,除了偶然會有一兩齣朱延平。現在變成是截然不同的另一回事。單看今年的出品,之前看過瘋狂得來訊息明確的「逃出立法院」,也看了對社會議題拳拳到肉的「無聲」。看「親愛的房客」這片名,你以為會是回到 80 年代 90 年代,很文藝很文藝的文藝片?它居然有濃濃的懸疑性。

一開場,男主角莫子儀身在拘留所,被控謀殺和藏毒。慢慢倒敘,帶出莫子儀與死者陳淑芳的關係。原來莫子儀是陳淑芳大兒子的同性戀人,於是租住在死者的天台搭建屋,即使大兒子死了,仍然留低、甚至照顧他的媽媽及其跟前妻所生的兒子。直到陳淑芳被發現死亡,她的次兒子眼見業權竟然不是留給自己,反而轉讓給姪子,即是已被莫子儀收養的養子,於是懷疑莫子儀見財起貪念動殺機,把母親毒殺。

電影中,直到陳淑芳被發現死亡,她的次兒子眼見業權竟然轉讓了給姪子,於是懷疑莫子儀見財起貪念動殺機,把母親毒殺;圖為劇照。

透過警察的調查,再揭發多一點前塵往事:例如莫子儀跟陳淑芳兒子的關係,例如陳淑芳為何會把恩人視作仇人,例如莫子儀究竟有沒有殺人。莫子儀在電影中飾演一個溫柔到接近離奇的大好人,會為別人的母親提供比你給你親生母親體貼一千倍的服務,即使煮好飯換好藥,連坐埋一齊食飯也不可以,慘過不少在香港的外籍女傭;說話語氣、表情、態度,連少少不甘願或氣憤也看不到,只看到一臉內疚。狠下毒手?沒有理由吧。不要忘記,劇情說到陳淑芳身懷重病,日日痛不欲生,莫子儀好人到一個地步,會犧牲自己的前途,為對方賜上一個安樂死,不單止有可能,甚至好像理所當然。所以,我說「親愛的房客」具備相當高的懸疑性。換句話說,是追看性和娛樂性。

莫子儀在戀人死後,一直照顧陳淑芳及戀人跟前妻所生的兒子;圖為劇照。

換了在以前的日子,像「親愛的房客」這一類題材,大概不會顧慮太多商業元素。這是進步。假設台灣電影界想發展出自給自足的工業,單憑蔡明亮、侯孝賢、楊德昌等老牌大師的作品,替台灣揚威外國影展是輕而易舉;想在票房上有重大突破,卻是接近不可能。

看完「親愛的房客」,除了會得到真相大白的快感,除了會欣賞到台灣演員的高水平演出,除了會被角色與角色之間的深情而打動,更大可能是明白做一個大好人真係好慘情。像莫子儀,明明自己是感情關係上的受害者,明明可以瀟瀟灑灑過自己的人生,追尋自己的夢想,到處飛翔,但因為愛一個人,加上身為一個大好人,於是內疚自責,於是將事不關己的責任也變成自己的事,然後無法動彈。正常人應該怎樣?應該像陳淑芳的次子,首先關心自己。自己要去大陸食大茶飯,所以留低大哥幫手還債,所以交個阿媽給個陌生人照顧,所以搶走跟自己毫無感情的業主姪兒。你說他是壞人嗎?不是,他只不過沒有莫子儀的無私。足夠了,足夠快快樂樂過人生。完場時流下眼淚的,或多或少可能也在痛恨自己為何有點點莫子儀在體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