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人肉搜尋」—— 屬於鍵盤神探的時代

A+A-
電影「人肉搜尋」劇照。

幾個月前,網上曾經流傳一段士兵槍殺婦女的駭人影片,部分網民猜測事件發生在非洲國家喀麥隆,喀麥隆政府隨後也立即發出聲明否認,從片中士兵的制服、槍械、裝備等,駁斥這只是一宗假新聞。英國廣播公司(BBC)卻沒因此止步,化身「Google 神探」,嘗試用網絡上現成的搜查工具,嚴謹地從 Google Earth 的山勢地形、衛星鳥瞰、槍械分析、甚至臉書賬戶等方面去推敲和引證,成功找出片中士兵的真正身份,證實他們屬於喀麥隆部隊。喀麥隆政府政府接收到 BBC 的報告,終於認輸地把涉事人等拘捕。

這是鍵盤神探的年代,起底就是辦案過程。

可不是嗎,每次發生重大案件,警方還沒有完成調查,討論區上總會有一群網民,集思廣益地推敲出事件的全部真相。讓人吃驚是,官方出來的最終真相,常跟民間推敲的相距不遠。這是「集體智慧」(Collective Wisdom)的統計法則,也是一種科技監控的無孔不入。只要懂得活用網絡,即使是民間層面的情報搜集,即使沒有跑腿,仍能發展出一套合符「科學方法」的驗證系統,人人化身安樂椅神探。

「人肉搜尋(Searching)」說的就是網絡尋人,父親透過網絡足印,尋找失蹤女兒的下落。電影說的是一個紮實懸疑故事,奇在全片以「由頭到尾發生在電腦桌面上」的方式呈現,觀眾看著的就是父親使用的電腦桌面。於是我們看見了許多滑鼠的晃動;傳文字訊息時,明明打了字,卻見到對方輸入,所以立即又刪除的欲言又止;FaceTime 時的不經意自拍,看著手機鏡頭時的憔悴和無助。

電影「人肉搜尋」劇照。

這些點點滴滴,可不只是為了引起共嗚,也不是 Gimmick。正如當年「死亡習作(Blair Witch Project)」帶起了偽紀錄片和拾得錄像的電影熱潮,如今「人肉搜尋」做的,也是在開創一種全新的電影語言。畢竟這年頭,在電腦上看戲,要比走進戲院裡還頻繁。如果一部電影要談現實主義、人民關懷、小人物心態的話,呈現一個人的電腦桌面,其實要比呈現深水埗的劏房戶,還更加現實。是他也是你和我,連姨媽姑姐都在 WhatsApp 的 Family group 裡互傳長輩圖,誰又能說,這種呈現方式只能滿足年輕觀眾呢。

「人肉搜尋」不是第一部「桌面電影」,之前倒是有幾部難看得曉叫的驚慄電影也走這形式,「人」卻是第一部做得好看,也活用此媒體來說故事的作品。單以開場的頭 5 分鐘,由歷代 Window 的演變,一家三口試用 Webcam,到後來母親的病重,女兒用 Apple 的日歷來計算著母親的回家日子,整段一氣呵成又沒有多餘對白,感覺還有點像當年看「沖天救兵(Up)」,老爺爺、老奶奶同偕到老的那種溫暖和傷感。

「人」拍了 13 天,剪了兩年,值了。這會是今年看過最好的電影之一。

看完,很後設地上網搜查了這部片,芸芸眾多的觀後感裡,寫得最有感覺的,是一位來自大陸的網友。他是這樣說的:「感謝 Google,感謝 Facebook,感謝 Twitter,感謝 Gmail,感謝 YouTube,感謝 YouCast,而我一個都上不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