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

|共8篇|

柬埔寨度假勝地,或是中國軍事基地?

「華爾街日報」日前報道,柬埔寨與中國已簽訂秘密協議,允許中國軍隊於柬埔寨的雲壤海軍基地駐紮。對此,柬埔寨首相洪森矢口否認,中國外交部則呼籲勿過分解讀。中國海軍進駐柬埔寨的說法,是否如洪森所言「憑空捏造」?或許可參考另一個中柬合作開發的「旅遊項目」。

漁民 —— 維持中國海上國界完整的第三艦隊

早前媒體以「扇貝戰爭」,形容英法漁民為扇貝捕撈問題發生的衝突。雙方以漁船對撞,幸未釀成流血事件。漁民之間的捕撈爭執並不罕見,但假如其中一方換為中國漁民,結果會否只限於此便不可知。因為近年來,中國漁民正以「海上民兵」的姿態,縱橫四海。他們既有一定動員能力,卻非編制內的正式部隊,儼然中國海軍、海岸警衛隊以外的「第三艦隊」。

美國最大憂慮:中國將不戰而勝?

當世人都關注北韓的核危機,駐太平洋地區的美軍更顧慮另一名潛在敵人 —— 中國。軍方警告,中國最終想要透過緩慢地改變國際秩序,成為世界的主導。為達成目標,中國善用對其有利的法例,無視對其不利的條文,迫其他國家適應,從而把規矩重設。一名美國官員甚至形容:「中國正在不戰而勝的路上。」

黑爾戈蘭島:南中國海爭議的啟示?

在英德間的北海,有兩座合稱「黑爾戈蘭島」的群島,又譯為海姑蘭島,名稱意為「神聖之地」。歷史上,這處面積僅 1.7 平方公里的群島遭屢次易手,1807 年前歸丹麥人所有,其後被英國佔領,作為反拿破崙的間諜基地,1890 年英國轉讓島嶼給德國,2 戰後又倒入英國手上,輾轉下現在回歸德國。黑爾戈蘭島反覆的主權更替,或許對今日南中國海的主權爭議會有一番啟示。

南海變成保育公園:大家都贏?

早在上世紀 90 年代,海洋生物學家 John McManus 就建議將南海的南沙群島改建為國際海洋生態保育區,稱是對大部分國家都有利的做法。南沙群島有各種岩石、小島和好幾百種珊瑚礁,對海洋生態而言非常重要的繁殖場。但另邊箱卻是各國爭奪的目標,有意見指,南海保育公園這個構想,是中國的理想下台階,亦是能止息紛爭。

陶傑:The Second Coming

法國尼斯恐怖襲擊,土耳其軍隊起義維護伊斯蘭世俗化失敗,南海問題裁決之後引起中國民族主義極右情緒⋯⋯西方文明陷入不止是冷戰以來最大的危機,而且生存也有問題。一百年前的愛爾蘭詩人葉慈(WB Yeats)早有預言。他的名詩 The Second Coming 流傳甚盛。這首詩預測了邪惡勢力高漲,基督教預言中的末日審判,到底是耶穌重臨,還是撒旦回歸?

中國下一站:印度洋

海牙常設法院宣布中國對南海「九段線」沒有法律依據。一張「中國,一點都不能少」的圖片,在中國網民間瘋傳,護國心切,中方則繼續不接受不承認。中國與印度漸趨緊張的關係,在南海仲裁中可見一斑。印度主張中國應跟循國際法,許是明白中國在南海的強硬姿態,可能是日後印度洋競爭的一種影射。

決戰今天:中菲南海年代記

國際法庭即將宣布中菲南海問題仲裁結果,判決會對哪方有利還是未知之數,但目前南海風雲變色,中美派遣軍艦在附近一帶駐守對峙,形勢劍拔弩張,煙硝味濃。究竟如此緊張局勢,因何而起,又是哪方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