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

|共11篇|

不必中立,也能為人道主義服務?

談及人道主義或人道組織,絕大部分人對紅十字會並不陌生。「人道、公正、中立、獨立」正是紅十字國際委員會(CICR)秉持的其中四項原則。有意見認為,沒有上述原則,救援人員便喪失合法身份、難以提供有效援助。不過,牛津大學道德、法律與武裝衝突研究所資深研究員、紅十字國際前政策總監 Hugo Slim,早前在瑞士獨立人道新聞通訊社「新人道主義者」撰文,認為不必保持中立,也能成為出色的人道主義者。

未審先囚:國際關注的人道災難

在這兩年的香港,我們經常看到示威者被捕提堂後,不准保釋,要「還柙候判」。在中國,人權狀況更令人憂慮,12 名涉嫌偷越國(邊)境的港人,至今已被「刑事拘留」超過三星期,卻不能與家屬委託的律師見面。近年,世界各地愈來愈多學者和國際組織,關注未審先囚帶來的人權問題,敦促各國政府盡快改革。

印尼女性鞭刑執行者

印尼亞齊省,因過去獲中央特別授權行使伊斯蘭教法,一直以來都是這個世俗主義國家中特別的存在。伊斯蘭教法規管包括諸如賭博、通姦、飲酒、同性戀及婚前性行為等教義所不容許的「道德」罪行。而在亞齊省,這些罪行最常見的懲罰便是公開鞭打。儘管不少人士呼籲結束鞭刑,但省當局拒絕之餘,更鑑於女性犯罪者人數增加,加招女性處刑者。

羅馬尼亞將清算前朝惡行:虐待孤兒

1966 年,羅馬尼亞共產黨總書記壽西斯古上任後迅速立法禁止墮胎,連天生有嚴重缺陷的嬰兒也要強制出生,孤兒問題隨之充斥全國,不少兒童在孤兒院受虐致死。事件去到 1989 年羅馬尼亞革命才有轉機:共產黨倒台,壽西斯古被處決。30 年過去了,現屆政府進入最終搜證階段,有望明年就此事正式提出控告,清算箇中幫兇。

監獄變成高樓大廈,是福還是禍?

紐約貴為國際大都會,到處都是聳立的高樓大廈。但這些摩天大樓背後,還有一個凡人無法觸及的島嶼,裡面住著上千名囚犯。今年 10 月,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為改善囚犯的居住環境,決定重新構建能夠融入社區,佇立高樓之中的監獄大廈。然而,為何該計劃推出後,迎來了巨大爭議及反響?

小灰:五種常規戰爭中禁用的武器

雖然在戰爭中,暴力衝突無可避免,但基於人道立場,國際社會普遍同意需要對軍事衝突的武器使用作出規管。例如最常被媒體引用到的「日內瓦公約」,就規定交戰雙方應避免使用違反人道原則的武器,同時提供對非戰鬥人員(例如醫生、戰俘、傷者)的處理指引。本文將講述在國際公約框架下,五種常規戰爭中禁用的武器。

圍攻與人道 —— 武裝衝突的限制

圍攻是戰爭常用戰術,受困的一方,或會因不同環境及條件,陷於突圍、待援、投降等困窘當中。除此之外,飢餓、缺乏醫療等情況亦有可能發生。美國克雷頓大學法學教授 Sean Watts 便形容, 「毫不意外,圍攻往往會引發出戰爭中,人類最殘酷的苦難、最悲慘的故事」。瑞士日內瓦大學法學院教授 Gloria Gaggioli 今年初便撰寫文章,討論在武裝衝突中,當代人道法是否容許圍困戰術。

【的黎波里內戰】當救護員成為攻擊目標

不論立場,救人至上,是救護員的天職。不管敵我對峙,絕不牽扯進行救濟工作的醫護員,也是默認規定。但不單早前香港有急救員眼部中彈,的黎波里內戰也不斷上演救護人員被襲擊的事件。「華盛頓郵報」駐開羅辦公室主任 Sudarsan Raghavan 就撰文,敘述的黎波里救護人員的處境。

李衍蒨:沒有被遺忘的徒安嬰兒

在愛爾蘭徒安市(Tuam)的一個聖母瑪麗亞的雕像前,放著很多善眾送來的花及毛公仔。如果不知情的,必定會以為是信徒奉獻給聖母的。但如果對徒安過去的歷史有點了解,就會知道這些都是送給以前位於同址的未婚媽媽收容所。這些未婚媽媽當時是被視為「墮落的女人」。

等死的過程,魚比人類知道得多

物競天擇,雖是大自然法則,但在部分現代人的價值觀中,不求捕獵和殺戮,懂得尊重其他物種的生命,卻是人類靈性的展現。不過,生活中的無知往往最殘酷。綜觀全地球的生物,等死的過程,魚類比人類要清楚得多。在不同肉類的屠宰流程中,對魚,人類可謂最不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