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骨

|共74篇|

李衍蒨:阿姆斯特丹有故事的頭骨

按照紀錄,這名男子在 1750 年被馬匹踢中了頭部,大概是臉頰與前額骨交集的位置。當時他並沒有任何骨折的情況,瘀傷也很快就散去,但過了一段時間,該位置突然開始腫脹起來,並且愈來愈大塊。在往後的日子,腫脹逐漸擴散至臉頰、鼻子、前額及太陽穴的周圍。

李衍蒨:訴說世代故事的骸骨

骨頭可以按照生物化學定義,並將其從千百年間的演變以統計學數字呈現。雖然對於骸骨的詮釋因人而異,但若只將其化為數字,就無法清楚了解骨頭背後所經歷的一切,甚至不知道「骨頭」是怎樣的一回事。即使很少談論,但它一直默默在體內記錄我們的日常生活,在文化構成中佔一席位。

李衍蒨:「波板糖」骸骨

在美國夏威夷的摩洛凱島(Molokai)中,有一個名為卡勞帕帕(Kalaupapa)的半島被世界最高的海岸懸崖所孤立,只能乘搭小型飛機或徒步前往。它更因為險峻環境及被孤立的地理位置而背負了一段黑歷史 —— 成為痲瘋(leprosy)病人的隔離地點。具體來說,在卡勞帕帕一共埋葬了約八千名夏威夷居民,全都是因為這個疾病而被逼遷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