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

|共27篇|

在何文田,尋找失落的葡萄牙人花園城市

何文田勝利道一帶,如今只是平凡的住宅區,但背後其實有著不凡身世。這裡曾經是香港首個「花園城市」實驗場地,由熱衷園藝的葡萄牙人發起,居民亦以葡裔為主,發展自給自足的互助社區,戰時更一度是葡萄牙領事館所在地,憑藉中立國地位接濟過大批難民。究竟這場城市規劃實驗何以誕生,最後又何以落幕?

東南亞工人安奎基:世上首位環繞地球一周的人?

16 世紀是大航海時代的高峰期,歐洲的超級帝國打通了世界各地的航通,在亞非拉建立殖民地,榨取廉價勞動力和資源,為往後歐洲急速發展打好基礎。近年,西方社會積極反思帝國主義陰暗的一面,承認被殖民者的貢獻。很多讀者都知道,人類第一次環球航行探險是由麥哲倫(Magellan)帶領,但他其實未返回歐洲已經命喪菲律賓,東南亞工人安奎基(Enrique)才是首位環繞地球一周的人。

陶傑:論國家級躺平主義

中國政府對於民間躺平主義十分緊張,認為下一代拒絕生育、官場做事不積極而一味觀望、生產企業又遭到追稅打擊,「躺平主義」蔓延。尤其人口老化,前景令人擔憂。然而世界五百年來,各國互有興衰循環,來到西班牙和葡萄牙,更發現這兩個大航海的第一代帝國主義老牌霸權,基本上處於超過一百年的躺平狀態。

【難以清零】葡萄牙如何與「風土病」並存?

據「彭博」日前報道,亞洲證券業暨金融市場協會(ASIFMA)去信財政局司長陳茂波,呼籲港府接受與病毒共存,以免嚴厲的防疫措施對金融中心地位造成損害。事實上,多國已明言確診個案清零並不可能,像葡萄牙今年較早時候遭變種病毒蹂躪,直到目前每天仍有數百宗新增病例,但該國最近選擇解除多項防疫限制,務求令國家能逐步恢復正常,將視 Covid-19 為風土病,與之並存。

【東奧結束】體壇傳奇過後,各地人民如何留住美好回憶

有賴於港隊上下的不懈奮鬥,香港人渡過了一個夢幻的東京奧運,也深切體會運動的魅力。體育能夠凝聚人心,亦是重要的文化身份和集體回憶一部分。然而體育不單只講求硬件,亦要打進人民的生活裡。世界各個體育強國,就嘗試以各種方式,把一個又一個的傳奇故事,保育和傳承下去,真正做到普及運動文化。

當香港與海洋帝國相遇:葡佔屯門

眾所周知,在 1841 年到 1997 年期間,香港是英國殖民地。而一海之隔的澳門,殖民歷史更長,自 1553 年就成為葡萄牙的租界,是向遠東地區拓展商貿網絡的重要據點。其實在葡萄牙佔領澳門之前,曾經與香港相遇,並短暫佔領今天大嶼山、青山灣、葵涌一帶,建立「葡佔屯門」。

瀕臨消失的地方語言:澳門土生葡語帕圖亞

語言是一個民族的文化靈魂,是身份構成的重要部分。可是,由於各種政治和社經原因,很多地方語言正面臨消失。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數字,全球大概有 6,000 種語言,當中約 40% 處於瀕危狀態。在與香港一海之隔的澳門,也有一種地方語言瀕臨消失,那就是澳門土生葡語「帕圖亞」(Patuá)。

獨裁國度下的文化旅遊:西葡的故事

自從疫情爆發之後,跨國旅遊活動中斷,出外旅遊成為很多人在 2021 年的願望。在獨裁國度,旅遊不單受公共衛生影響,亦受政治因素左右,因為旅遊業不單是一門大生意,也可以是重要的意識形態工具。西班牙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大學歷史學教授 Daniel Lanero Táboas,就在學術期刊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History 撰文,分析軍政府時期,西班牙和葡萄牙的旅遊活動。

成就祖國好孩子的澳門「一二.三事件」

澳門政權移交中國迄今 20 年,據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文藝晚會上評價澳門 20 年來全面貫徹一國兩制。然而,要說澳門「回歸 20 年」,部分學者或有異議。葡萄牙科英布拉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 Carmen Amado Mendes 則認為,1967 年,澳葡政府就「一二.三事件」認罪賠償、承認澳門為中國領土後,已失去「對澳門事實上的主權」。

參觀廢墟爛地的「最差勁旅行團」

旅遊業雖然對經濟有一定好處,但亦可能對本地人的生活造成困擾。在葡萄牙第二大城市波圖,有當地人對遊客感到不滿,發起「反遊團」活動,向人們展示城市的真實一面。假如不想做個一味跟從旅遊指南、「人去我去」的遊客,試著去尋幽探秘,或希望「過當地人的生活」,也許不妨一試。

前歐豬葡萄牙,不靠緊縮的翻身之道

歐債危機曾經是全球局勢焦點,5 個歐洲國家債台高築、經濟發展滯後,合稱為「歐豬五國」。事隔數年,葡萄牙成功脫離了「豬隊友」行列,去年經濟增長創 10 年新高,但有別於希臘、西班牙等「豬隊友」,他們沒有遵循債權人要求緊縮開支,反而逆流而行,以提高工資及福利、為中小企業提供資助而重振經濟,證明緊縮以外的脫困可能。

方俊傑:世盃 A、B 組 —— 俄羅斯出線話咁易?

主辦國被撥入第一檔次,究竟有甚麼理由?舉手:為了方便揭幕戰有主辦國份。似去屆由巴西主辦,問題不明顯;但今屆由俄羅斯搞,就似八年前的南非世界盃,隊隊都以為抽到A組便發達。別傻,八年前,A組除了南非,還有烏拉圭、墨西哥和法國。結果,南非的確出局,但榜尾是法國。

李明熙、Kimberlogic:坐電車遊山城 食葡撻嘆葡國菜

小時候過大海,就以為自己去過葡萄牙,政治上完全正確,但地理上遙不可及。今日漫步在里斯本及波圖黑白碎石路,同樣咬著葡撻,嚐一口馬介休,沒有燈紅酒綠的霓虹招牌,感覺卻一點也不澳門。葡人吃葡撻不分早午晚或下午茶時段,餐廳及西餅店都有出爐葡撻。客人點一個葡撻,配一杯特濃咖啡,站在餐廳吧枱一口一喝便付款離去,過程不用兩分鐘,街上隨處都亦見葡人外賣咬著葡撻趕路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