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骨骼比較學?

A+A-

基本上,法醫人類學家的工作就是從骨頭中拆解及分析逝者的故事,再以我們的話語逐一複述。因此,他們首先要找出屬於自己工作及分析範圍的骨頭。而透過「骨骼比較學」(comparative osteology),就能夠有效分辨出人類與動物骸骨。

顧名思義,骨骼比較學就是將骨頭的結構互相比較。這亦是從多年經驗累積而來的知識,並非單靠一本參考書就能夠精通。由於法醫人類學家最了解人類的骸骨結構,如果在骨頭中看不到熟悉的結構,又或者與認知的有異,就能通過排除法分辨。

在法醫科中,骨骼比較學其中一個最顯而易見的用處,就是當有人報稱發現人類骸骨時,法醫人類學家可以藉此分辨其為人骨還是動物骨頭。據外國統計,在骸骨發現案中,只有約 20% 為人骨,多達 8 成均為動物骨頭。而法醫人類學家必須盡快告知執法單位,他們正在面對的,到底是人骨還是動物骨頭,甚或是兩者的混合物。另外,骨骼比較學亦可在疑似肢解類案件出現時,以熟知的骨頭結構與所發現的骸骨作出類比,從而得知悲劇有否發生。

除了法醫科外,此學科對於考古學亦非常重要。在過往的考古學研究中,動物骨頭協助鑑定了很多不同的科學發現,包括其與石器的製作及運用。除此之外,它們亦有助研究人員了解及重新塑造古人的生活模式、飲食習慣及狩獵模式等。由於當中牽涉大量不同種類的動物,因此必須借助動物考古學家(zooarchaeologist)的力量,透過他們對不同動物骨頭結構的認識,協助團隊判斷動物的種類或飼養情況。他們需要透過骸骨判斷出動物的品種、性別、年齡,以及有沒有被刀具等利器屠宰過的痕跡等,情況就如法醫人類學家透過人骨獲得類似資訊一樣。

人類與動物的關係,以及他們所帶來的影響實在不容輕視。因此,即使找到的是動物骸骨,都值得相關專家複述牠們被葬在一起的原因,以及其背後的故事。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