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

|共47篇|

咖啡與其發源地:全球最後的野生咖啡樹林

一覺醒來,匆匆出門後,很多打工仔都會選擇到咖啡店買一杯熱咖啡提提神,才到辦公室展開新一天的工作。現時我們享用到的咖啡,大部分都屬於小果咖啡,又稱阿拉比卡(Arabica),發源於今天埃塞俄比亞一帶的森林,後來被歐洲殖民者發現,並帶到世界各地栽種。現時全球只剩下為數不多的野生咖啡森林,在氣候變化下危在旦夕。

不用一粒咖啡豆,也有一杯熱咖啡

無肉之肉、無蛋之蛋、無奶之奶…… 這些曾被當作促銷噱頭的植物製食品,隨著消費者對健康和環境愈發重視,現已逐漸打入市場,放在家家戶戶的飯桌之上。後繼者也如春筍般湧現,包括美國西雅圖的初創公司 Atomo,就準備以「無豆咖啡」來分一杯羹。

Gloria Chung:五星飯店的咖啡比 7-11 更難喝,這是甚麼道理?

大家來評評理,付上三、四千元住宿一晚五星飯店,咖啡比 7-11 更難喝,這是甚麼道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入住五星酒店,那早餐桌上的咖啡,比房間內膠囊咖啡機的更差,明明都是預先設計好的咖啡機所出的咖啡。天曉得哪裡出現問題,是一開始就覺得咖啡只是其中一種飲料,餐飲部無人在意,將貨就價,按本子求其買?還是沒有人的舌頭留意到,咖啡其實不一定要像「香爐水」一樣,味道如炭烤廿四味?

咖啡豆的命運,盡在澳洲?

早在數年前,咖啡業界經已響起警號,指氣候變化威脅咖啡豆的供應量。但時至今日,情況仍然嚴峻。為了改善問題,該組織現正進行國際性的多地品種試驗,在 23 個國家試植 35 種咖啡豆,以衡量豆在不同氣候下的表現。當中包括一些通常與生產咖啡沾不上邊的地區,譬如澳洲就有可能對咖啡產業作出最大貢獻 —— 南十字星大學的科學家將會試種 20 個「抗氣候」的咖啡豆品種。

Gloria Chung:首爾新沙洞士紳化

現在林蔭大道,已經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國際連鎖大品牌,除了標誌著新沙洞揭開國際化的新一頁,也是該區是士紳化的標誌。壞處就當然是租金上升,趕絶了小店,令到新沙洞的特色愈來愈少。雖然大街已經和香港的彌敦道沒有兩樣,但是只要細心地找,新沙洞還有不少有趣的小店,一定要往內街鑽,綠樹林蔭的小區,確是幾適合遊客,尤其是咖啡和甜品店,非常出色,推介幾間給大家。

星巴克帝國的「最後戰場」:不喝美式咖啡的意大利人

在全世界擁有 28,000 間分店的美式連鎖咖啡店星巴克,地球上幾乎每個角落都會看到它的足跡。然而,星巴克帝國的歐洲版圖,卻長期留著一片空白地帶。直到近日,美國咖啡巨頭終於進軍它們的「最後戰場」—— 被譽為高級咖啡聖殿的意大利。在米蘭的主教座堂附近,星巴克不惜工本將宏偉的前郵局修建成頂級概念店,即緊隨西雅圖和上海之後,全球第三座精品烘焙工房(Reserve Roastery ),同時也是星巴克籌備多年,位於意大利的第一間分店。

「星巴克之父」退位,或競選下屆美國總統

用了近 40 年時間,將一家西雅圖的小小咖啡店,逐步經營成遍及全球 77 個國家,擁有超過 28,000 家連鎖店的咖啡帝國,如今,Starbucks 的父親 Howard Schultz 終於宣佈退休了。坊間盛傳,Howard Schultz 在退休之後除了寫書、演講,最可能是從政,甚至選總統。

泥砂、水銀、電池粉末,無本生財的越南咖啡

混入法式風情與東方口味的越南咖啡,或是到訪越南的遊客們必嚐一杯的當地特產。然而,越南警方近日揭發,有黑心工場專門以劣質咖啡豆混入電池粉末和其他有毒重金屬,進行染色和分銷,並且已經運作多時,涉及的有毒咖啡豆產量數以噸計。該咖啡工場的負責人承認,他們以賤價購入不符合大型咖啡工廠規格的垃圾咖啡豆,再混合其他「天然原材料」如泥巴和石頭粉屑,加入黑色的電池粉末為染色劑,似模似樣的炒上一炒,令咖啡豆看來像合乎規格的烘焙咖啡豆。警方並未透露這些電池咖啡有否外銷到其他國家,但工場負責人透露,本年至今,他們已經賣出超過 3 噸有毒的電池咖啡,銷量相當驚人。

咖啡杯蓋設計 —— 你不知道的學問

一杯外帶咖啡,是不少人早晨的開始。路上提著的香濃咖啡,永遠是途中的誘惑,叫你想要偷呷一口。可是,部分杯蓋設計成一旦開啟,即無法重新合上,淺嘗後,咖啡容易隨步伐或車廂的顫動溢出,甚至濺到身上。小小的咖啡杯蓋,從面世至今不斷改良,只為解決這個問題:避免咖啡在路途中濺出。兩位美國建築師 Louise Harpman 及 Scott Specht,多年來收集超過 500 個杯蓋,並出版書籍 Coffee Lids: Peel, Pinch, Pucker, Puncture,介紹咖啡蓋的設計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