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屋問題

|共10篇|

救世軍:共享房屋 —— 共住共生 連結鄰里

與許多期盼上樓的基層人士一樣,在輪候公屋的日子,阿芳(化名)帶著 15 歲兒子,租住不足 100 呎的劏房,惡劣環境令母子飽受情緒困擾,直至入住救世軍營運的共居房屋,才真正過上安全而有尊嚴的生活。二人不但重現久違的笑顏,兒子更多了一位朝夕相處的大哥哥 Yuen,這名 20 歲出頭的在學年青人剛從青年宿舍搬出自立,面對住屋難題同樣徬徨,幸獲社工轉介下入住同一單位,解決了燃眉之急。

柏林的房地產高牆:制定租金上限,惠民還是累民?

新移民湧入、租金飆升,人口和生活成本雙雙飛漲,並不是香港獨有的景況。居大不易,世界各大城市都面臨著同樣的掙扎,例如德國首都柏林。人口膨漲、物價復升,柏林的「窮人首選」優勢已漸漸回落,甚至成為世界上房地產市場增速最高的城市之一,房租價格亦同樣不斷上漲。有當地政客繼而提出一個節衷辦法:釐定租金上限,凍結未來五年的基本住屋成本。

訪問西九演藝劇場建築師 Ben van Berkel:未來建築需要知識與科技

UNStudio 是當代首屈一指的建築事務所,,1988 年始創於荷蘭阿姆斯特丹,其較為人熟知的作品包括荷蘭的阿納姆中心車站、鹿特丹伊拉斯謨大橋和德國的平治汽車博物館等,設計從來不落俗套,甚有前瞻性及讓人耳目一新的美感。近年 UNStudio 把他們的建築風格帶進香港,參與了西九文化區演藝綜合劇場的項目設計。UNStudio 創辦人兼首席建築師 Ben Van Berkel 與 *CUP 分享了他的建築理念以及對未來城市發展的看法。

Live Norish:北歐社創(一)—— 瑞典長幼共居

「跨代共居」(Intergenerational Cohousing)是指青年與長者共用居住空間和設施,為歐美社會創新研究以緩解青年住屋問題的對策之一。瑞典知名的社創家 Niklas Adalberth 早年推出計劃,輕鬆地示範了瑞典社會如何實踐長幼共居。透過網站登記付費成為會員後,便可根據地區、喜好、身體健康狀況和業主或租戶配對。

解決柏林住屋問題,Airbnb 偵探出動!

兩年前,柏林曾將 Airbnb 和 Wimdu 等短租平台列為非法。但根據數據採集網站 Insideairbnb.com,Airbnb 的柏林房源現有逾 2 萬個,比漢堡、慕尼黑和法蘭克褔加起來都要多。當局礙於多方壓力,由本月起放寬法例,房東若非長住柏林,或在該市沒有其他物業,在向相關部門登記後,主要物業便可無限期出租,第二間物業亦可在一年內出租 90 天,違規者最高罰款 50 萬歐元。惟問題是,大部分房源均沒列明地址,當局要如可執法?這個時候得靠「Airbnb 偵探」出手。

日本經濟發展如何影響住宅結構?

最諷刺的是,支持這個家庭住宅空間想像的男性,自己並不存在於裡面。建立在住宅上的家族空間似是日本藝術品「箱庭」一樣,是個費盡心思維持的理想空間。最美好的一瞬間是在外面、透過個人感官發現,從內部滲漏出燈光、飯香、孩子的笑聲,而自己始終身處外部,作為觀察者欣賞。

英國「解決」低端人口之法

北京近月來驅趕「低端人口」,大力清理基層人民所住的所謂「違規樓房」,「低端人口」面對迫遷,但附近的房屋坐地起價,令他們只能踏上無家可歸一途。雖不是被強行驅趕,但遠在英國的「低端人口」也正面臨着相似的問題,無家可歸的家庭愈來愈多,但他們並非社會邊緣人,只是在職貧窮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