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

|共11篇|

旅行者美夢:去海邊,做一日書店老闆

愛書之人總會夢想當書店老闆,但現實有太多顧慮,要拋開一切開獨立書店,始終不容易。蘇格蘭「書城」Wigtown 一間民宿在提供住宿之餘,更讓客人一嘗當臨時書店老闆的滋味。書評家 Dwight Garner 最近就到此一遊,當上一日的書店老闆,並在「紐約時報」撰文分享當天的奇妙經歷。

廖康宇:共享經濟是未來發展模式?

傳統經濟學相信利己主義是人類天性,每個人都會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同時供應及需求為兩個對立的極端,一方開天殺價,另一方落地還錢,是為「自由市場」。但共享經濟則挑戰這兩個經濟學概念。例如共享經濟以分享剩餘資源代替購買,繞過買賣交易行為。

解決柏林住屋問題,Airbnb 偵探出動!

兩年前,柏林曾將 Airbnb 和 Wimdu 等短租平台列為非法。但根據數據採集網站 Insideairbnb.com,Airbnb 的柏林房源現有逾 2 萬個,比漢堡、慕尼黑和法蘭克褔加起來都要多。當局礙於多方壓力,由本月起放寬法例,房東若非長住柏林,或在該市沒有其他物業,在向相關部門登記後,主要物業便可無限期出租,第二間物業亦可在一年內出租 90 天,違規者最高罰款 50 萬歐元。惟問題是,大部分房源均沒列明地址,當局要如可執法?這個時候得靠「Airbnb 偵探」出手。

Airbnb 的攻華策略,不只錯在改名

Airbnb 上周宣布擴大中國業務,把投資額翻倍,又增聘人手兩倍,還起了「愛彼迎」這個中文名,縱然玩諧音是土了點。如此大張旗鼓,皆因商機無限。市場研究公司 iResearch 預計,今年內地網上短租市場的營業額,可達 103 億人民幣。面對這塊肥豬肉,Airbnb 不只想吃,還想吃下更多。但要讓中國人支持共享概念,絕非改個名就能辦到。

Chester Ho:取代 Airbnb 之前,區塊鏈遇到的挑戰

假設你有一間屋想出租,你立即會想到 Airbnb。可是,Airbnb 會在交易收取佣金,而且屋租需要一至兩天的時間才能入帳。出租當日,戶主還要和租客聯絡,甚至有機會要等上半天才能把鑰匙交給租客。如果有人告訴你,只要在大門安裝一個特別的鎖具,再透過應用程式設定出租金額,有興趣租屋的用戶在手機應用找到這間屋然後支付租金,大門可以自動解鎖,戶主只需要支付低廉的鎖具租金,而沒有其他額外的費用。你會放棄 Airbnb 而試用這個鎖嗎?

共享經濟的兩種後果

Uber、Airbnb 全球大行其道,為各行各業帶來機遇也帶來挑戰。不論「優步化」(Uberization)利弊如何,共享經濟似乎已成未來大勢。經濟分析師 Rana Foroohar 認為,共享經濟並非新事,100 年前早有大量自僱人士兜售服務,參照歷史,可以總結出共享經濟的兩種發展可能,以及社會面對模式轉移的處理方法。

Airbnb 裡找到李安納度?

Airbnb 表示,「復仇勇者」主要在美國西北部的 Montana 及加拿大的 Alberta 拍製,電影吸引了大批旅客到訪當地及入住 Airbnb 的民宿,感受置身漫天風雪,但又不用生死惡鬥,還有暖氣提供,成為自我感覺良好舒服的旅遊勇者。藉著勇者熱潮,當地旅客較去年激增三倍,同時也是相鄰大熱旅熱區卑斯省的兩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