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解決」低端人口之法

A+A-
一名露宿者在倫敦街頭入睡。 圖片來源:路透社

北京近月來驅趕「低端人口」,大力清理基層人民所住的所謂「違規樓房」,「低端人口」面對迫遷,但附近的房屋坐地起價,令他們只能踏上無家可歸一途。雖不是被強行驅趕,但遠在英國的「低端人口」也正面臨着相似的問題,無家可歸的家庭愈來愈多,但他們並非社會邊緣人,只是在職貧窮戶。

在職的無家者

固有看法是無家者對生活已經無所求、混亂、睡在惡劣環境的邊緣人,但監察員 Michael King 指出這些人其實都有正當職業,包括護士、計程車司機、酒店工作人員和工人。King 說:「人們來我們這裡(求助),不是因為他們無法面對人生,或者酗酒問題,而是他們失去了穩定居所 —— 私人房屋,然後又被高定價出租市場驅逐…… 情況完全是意料之外。」

最新的季度統計數字顯示被分類為無家可歸者的家庭數量連續 6 年上升,臨時房屋現已有 79,150 個無家可歸的住戶。英國國家審計署(National Audit Office)在 9 月譴責社會保障削減和各部門明顯未能掌握無家者增長的問題,而此問題一年就花費納稅人 10 億英鎊。

監察專員負責調查有關公共服務和註冊社會保障提供者的個人投訴,在 2016-17 年度,調查專員收到 450 份有關無家可歸者委員會的投訴,其中有 70% 受理,並繼續調查,投訴成立後會向議會收取數千英鎊罰款。無家者慈善機構「Crisis」指出:「隨著公營住宅(Social housing)減少、削減福利和私人租賃成本飆升,過去不太可能無家可歸的人,現正被推向失去家園的邊緣。」

已關閉的國民西敏寺銀行分行的門前。 圖片來源:路透社

惡劣的臨時房屋

King 調查過住在臨時住所的家庭,發現居住環境惡劣不堪:潮濕、骯髒和危險,更形容:「你不必看狄更斯小說中維多利亞時期的住屋條件。」只消看看無家可歸者的暫居之所就會明白,而這些個案每星期都會落在他的辦公桌上,例如:

個案一:一對伴侶及他們兩名年幼的孩子住在臨時房屋的單人房間 26 週。雖然他們已投訴花灑壞掉,房間裡亦充滿了蟑螂,但當局未能確保他們會派人維修。

個案二:一名患有一型糖尿病的嬰兒及其母親被安置在一間骯髒不衛生的臨時房屋房間裡,無法使用烹飪設施。後來這名嬰兒因感染病毒而住院。醫院指出住屋環境條件令母親不能適當地餵養她的嬰兒。

個案三:一名單身家長帶着 4 個孩子,因所得福利被終止,所以被安置在臨時房屋接近 2 年半,當局卻漠視醫務人員的信件,而信中已指出居住環境對於其家庭健康造成負面影響。

King 指相關政府機構經常無視關於無家者的法律問題,許多人把無家可歸的家庭帶著孩子到臨時房屋,但他們卻經常居住超過法定 6 週,這種做法已嚴重破壞許多租戶的生活,申訴專員更在過去 4 年的監察中發現情況趨向惡化。儘管有些地方議會在受到監察專員的警告後,改變了他們的無家者的政策,但 King 說:「仍然看到太多的家庭仍無法脫離這種不能接受的情況。」

監察員小組對個案進行分析,當中 3 分之 1 涉及英格蘭東南部的地方議會。問題經常出現在富裕地區,如伯克郡(Berkshire)、修適士郡(Sussex )和肯特郡(Kent)。地方政府協會房屋事務發言人 Martin Tett 說:「議會正面臨著巨大的壓力,因提供無家兒童臨時住宿的費用,已相等於額外中學的開支,在過去 3 年,費用翻了 3 倍。」

未來的支援

即使如此,社區和地方政府也似乎試着要解決問題,發言人說市議會有責任提供安全及合適的臨時住所,他們說:「解決無家可歸的問題很複雜,但我們仍決心幫助社會上最弱勢的群體。這就是為甚麼我們到 2020 年,會提供超過 10 億英鎊,以解決他們無家可歸及劣質的睡眠環境。我們也正將減少無家可歸者的目標納入法案,這是幾十年來最具雄心壯志的立法,意味著人們能早日得到他們所需的支援。」一名威爾斯(Wales)政府發言人更說:「意識到英國政府緊縮和福利改革政策,帶來了對可負擔住宿的壓力,加上日益增加的不確定因素,我們並正竭盡全力解決問題,並防止威爾斯地區無家可歸情況持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