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

|共30篇|

方俊傑:狩獵的時間 —— 一場場貓捉老鼠的戲碼

年輕人認為沒有未來沒有希望沒有前途,與其做個好人做個和理非,生活不斷變壞,不如放手一搏。如果故事肯深入探討下去,講述他們如何推翻不公義,說不定會成為另一套「飢餓遊戲」,成為有代表性的革命象徵。點知,它只想拍幾場 War Game。

鄭立:我都做得到 —— 曾幾何時,香港的小孩子可以對未來充滿夢想

13 歲的兒童想當記者…… 也真的去體驗,在以前本來是理所當然的事,又有甚麼不對呢?不對的,是那些把 2020 年的今天,變成連兒童有夢想都覺得詫異的時代的大人吧。靠政府的不義之財養的狗,有甚麼了不起呢?

林喜兒:亂世之中活下去

故事從 2019 年開始,那是脫歐後的英國,杜林普成功連任,中國崛起,一連串的世界大事即將發生。一個晚上這家人聚在一起,突發新聞報道,美國向中國建造的人工島「紅沙島」發射核彈,英國政府隨即宣佈準備開戰。6 集故事橫跨 15 年,隨著時局的變化,講述這家人的命運。創作人兼編劇 Russell Davies 以幽默的手法,處理這個非常沉重的題材。

鄭立:驚爆危機 TSR —— 當香港真的陷入戰爭前緣時

香港不僅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一部分,香港也是全世界人過去集體回憶的一部分,香港曾經刻在世界各國的遊客的記憶裡,是 20 世紀的代表,也是大家感情的一部分。而這個作品比起其他作品,並不僅僅想在作品中帶人來香港觀光,也投射了作者對於自己人生一部分的香港,那種感情與憂慮。

未來仍在

“Just remember – when you think all is lost, the future remains. ”
— Robert H. Goddard , American physicist

要記住 —— 當你覺得失去一切時,未來依舊存在。
— 羅拔.戈達德(美國物理學家)

方俊傑:「銃夢:戰鬥天使」—— James Cameron 與觀眾也收貨

「銃夢」畢竟已面世超過 20 年,當年的前衛,在今日看來,就算未去到過氣,也已經見慣見熟。高高在上的統治階層剝削低下階層,失去記憶的天生戰士在追尋自我肯定的過程中力抗強權,故事大綱可能已出現過很多次。「銃夢」的解決方法是用極快節奏轉移重點,高手在用很短的篇幅已經描述到角色的關係、感情、衝突。有賴找來一眾奧斯卡級數的配角演得到位,也有賴 Robert Rodriguez 的敍事能力。這份功課,Jameron Cameron 應該滿意吧。

紅眼:「銃夢:戰鬥天使」—— 人機界線,電影世界的界線

當世人看厭了乏善可陳的 3D 電影,占士金馬倫提醒觀眾,並非 3D 電影已經過時,是別人做得不夠好而已。就像故事裡面橫空出世的女主角艾莉達,甫一亮相,便將賽道上其他三頭六臂的濫製生化人比下去,兩者完全不屬於同一技術規格。與占士金馬倫打造的「艾莉達」相比,過去我們在電玩遊戲和電影中看到的 3D 角色,都好像只是一些稍為立體的圖像。

只顧活在當下,正是對人類文明的最大威脅?

人口老化、環境污染、核武危機…… 這些問題均足以禍延後代。但說到為未來著想,從今起採取行動,很多人總會推諉說「而家都未顧得掂」,甚至揚言「話唔定到時地球已經毀滅」。但英國廣播公司網站中 BBC Future 的總編輯 Richard Fisher 引述多方專家及研究警告,這種只顧活在當下的短期主義,正是對人類文明的最大威脅。

為何我們的世界,未如科幻電影預期?

曾幾何時,2000 年是濃厚科幻氣息的年份,多數科幻電影都以千禧後的世界為題材,那裡有高聳入雲而稠密的摩天大廈、有空中飛行的私家車、甚至有人類殖民外星…… 但踏入 21 世紀至今,部分故事設定的年份逐一過去,但那些高科技幾乎無一實現,為何我們總是落後於電影的想像,前人又何以對我們身處的時代寄予如此厚望?是甚麼因素造成期望與現實的巨大鴻溝?

【星 CUP 人物】電腦奴隸時代已到? 倪匡:有咩所謂

倪匡愛看古今雜書,供養其源源不絕、天馬行空的科幻靈感。今集「星 CUP 人物」,陶傑與倪匡漫談天南地北,由秦代外星人講到今日電腦世代、穿越時空,還有未來的人工智能。在這位「預言家」眼中,人類置身於當下另類奴隸時代,該如何自處?世界又會發展成甚麼模樣?

鄭立:銃夢 LAST ORDER —— 當我們的科技夢想都實現了,世界就變得理想嗎?

「銃夢」的世界看似匪夷所思,可是卻是最正統的科幻,如果你有留意科技的發展,你會發覺裡面的東西全都是有根據的。「銃夢」裡大部分的科技,都是我們今天努力在研發和實用化的東西,作者只是創作出一個全部成功實現的未來世界。這樣人類就進入理想的烏托邦嗎?如上述所介紹的,沒有。我們多是追求發展,以為能解決一切問題,但這個故事卻描繪出一個世界,告訴你發展到那裡,有些問題還是解決不了的。

意國選民的決擇:投廢票還是棄權票?

歐美兩地在本週日均有大事發生,戲迷關心奧斯卡獎項花落誰家,政經人士更著緊意大利大選結果。作為歐洲第 4 大經濟體,是次意國若有出人意表的選情,引發國內金融動盪,將為歐洲帶來新衝擊。但主宰國家甚至全歐命運的 10 萬名意國選民,有一大部分仍在反覆思量。他們猶疑的並非要投哪個政黨哪位候選人,而是該投廢票還是棄權才好。

陶傑:讓人工智能「看見」

今日美國人工智能的研究先鋒是一名華裔女子,北京出生的李飛飛。李飛飛認為,人工智能要惠及全人類,不止擁有自戀式的象棋高智能,還需擁有視像能力、語言能力、駕駛能力,將其他工業科技的能力與人工智能綜合起來,才可以令這個世界真正進入第三波工業革命,令人類的思維想像如虎添翼,豈止一飛沖天,簡直一躍進入無窮的宇宙。

海上都市 —— 解決「土地問題」的未來藍圖

香港政府近年常將社會大小問題歸咎於土地供應不足,其實放眼世界,無一倖免,不少發達城市都陷入相同煩惱。覓城市而棲,結果無家可歸,土地不足固然是人類當代的重大社會問題,另一個潛在困擾,則是海洋水位上漲。有專家建議,人類應該轉而投產海上都市。如今一批海上企業家深信,與其對抗海洋,不如利用海洋,相信最終人類可以將一座城市搬到海上。更有人相信,海上都市將為人類社會樹立一個全新形式的政權。「在這個海上政權,將很難出現暴君統治情況,因為當你表現不濟,你的島國隨時會被國民解體。」是政治烏托邦的雛型,抑或只是想天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