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體

|共14篇|

陶傑:俄國人的民主艱辛探索失敗了

1991 年的蘇共失敗政變,民主領袖葉利欽站在坦克頂,呼籲俄國人民群起抵制,此一畫面,令人印象深刻,也令人一度以為俄羅斯人民熱愛民主自由,將會與東歐和西歐走上健康正常的議會民主之路。然而對於俄羅斯民族文化傳統,缺乏民主基因,自由世界當初的估計是否太樂觀?

民主秩序瀕臨崩解?不是第一次

不少學者分析,普京開戰前似乎斷定西方民主是強弩之末,威權主義勢不可擋。事實上,西方民主秩序已不只一次瀕臨崩解,1930 年代法西斯主義亦似乎勢不可擋,歐美各國都有法西斯勢力抬頭,報章無不憂慮「民主還有將來嗎」,但危機感也同時喚醒西方社會,使民眾自發捍衛既有價值,令民主秩序渡過當時危機。

英聯邦國告別英女王元首地位,背後來自中國關懷?

11 月 30 日,加勒比海島國巴巴多斯正式成為共和國,不再以英女王為國家元首。早在去年,巴巴多斯總理 Mia Mottley 撰寫一份演講中表明,該國「已到完全拋棄殖民歷史的時候」;巴巴多斯今天更變政體不令人意外。不過,英國經濟事務研究所(Institute of Economic Affairs)研究員 Radomir Tylecote 在雜誌「旁觀者」(The Spectator)撰文,認為巴巴多斯政府的決定,或與中國的影響力有關。

最脆弱亦最血腥的專制政體:軍政府

絕大部分市民至少粗略理解民主和專制政體的分別,前者有三權分立,人民權利受到保障,統治者得到民意授權;而專制政府普遍缺乏制衡機制,權力較容易定於一尊。其實無論民主,抑或是專制政體都可以再細分很多種類,而這次介紹的是軍政府(military rule)。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殿堂級的政治學家芭芭拉.蓋德斯認為,軍政府是芸芸專制政體中最脆弱、最血腥的一種。

新寡頭政治 —— 富人與極權的共生關係

隨著民主-專制混合的政治體系於世界各地冒起,許多新晉寡頭正以驚人的速度「合法」賺錢。他們用不著貪污舞弊,只靠位高權重的「朋友」安排,便能一夜致富。兩者成為一體,達到共生關係 —— 富人靠政權生財,獨裁者索取回報。雜誌「大西洋」近日以專文分析,在俄羅斯、波蘭及匈牙利等國家,這種新寡頭政治如何成就一黨專政。

探索根源:思考現代民主的出路

1989 年柏林圍牆倒下時,人們想像民主制度會主導未來的國際秩序。然而過去 10 年,中俄等專制國家崛起,自由世界面臨巨大挑戰,各地出現民主倒退。由古希臘文明到意大利城邦,民主都曾經興盛,然後又步入專制。我們這個世代會否走向同樣的結局?紐約大學政治學教授 David Stasavage 就在學術網站 Aeon 撰文,探討我們可以從初代民主學到甚麼。

【坐穩】專制政權三大技倆:合理化、鎮壓、招安

由委內瑞拉到緬甸,再到香港,一股「專制化」浪潮在過去幾年席捲全球。在不少地方,公民權利被收緊,鎮壓愈來愈暴力,有限度選舉變成假選舉甚至沒有選舉。柏林社會科學中心政治學家 Johannes Gerschewski 曾學術期刊 Democratization 撰文,分析專制政權的慣常技倆。在這個艱難時期,就更需要了解專制政權的手段,作好準備。

東亞專制主義模式:由普魯士說起?

中國自改革開放後,強勢崛起,一躍成為經濟大國。中國展現了與西方自由主義截然不同的發展軌跡,證明了經濟發展與民主改革並不必然共存;東南亞的新加坡同樣走上這條非民主的發展道路,而且經濟起飛比中國更早。有學者把這種發展模式稱為專制現代主義,並指其可追溯至 19 世紀的普魯士。

「國家安全」如何成為極權打壓選舉的工具

很多專制國家都會設有選舉制度,目的是要營造民主假象,建立政權認受性,又可分化反對勢力和避免國際制裁。儘管選舉制度並不公平,但若過程中稍有不慎,當權派系也有下台風險,近例就有岡比亞和馬來西亞。專制政權就不斷研究操控選舉的方法,而「國家安全」就成為了他們的新工具。

陶傑:如何看透讀通這場大瘟疫?

中國為全世界設計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如何推進,經此一疫,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外國,被當面問及,如何回答,當令人有所期待。其實一切只是常識,不必靠一場瘟疫來證明。唯網絡時代,腦殘之人口極多,愚昧喧嘩交叉感染,有鑑於此,再由 ABC 簡說一次。

民主已死?

近年,中國和俄羅斯崛起,挑戰西方民主國家主導的國際秩序,獨裁者的鎮壓愈演激烈,各國選舉舞弊嚴重,西方民主國家則面對民粹主義的威脅。當學界一遍悲觀情緒,指出民主會怎麼死亡,兩名哥德堡大學學者則在 2019 年,於老牌政治學期刊 Democratization 撰文,告訴大家要說「民主已死」,為時尚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