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安全

|共16篇|

【短片】暴政倒台 30 年 為何難走出傷痛

極權倒台至今近 30 年。近年,阿爾巴尼亞政府終於立法,開放 1944 年至 1991 年前國安局緊緊把關的檔案,讓共產時期的受害者及家屬查閱;又與國際人權機構合作,用科技辨認死者身份。然而,直視真相需要莫大勇氣。有失去自由十多年的政治犯,發現告密的是至親好友;有人多年來搜遍山野尋找被秘密處決的家人遺體,最後翻查文件,才得悉當年定罪何其荒謬。

「國家安全」如何成為極權打壓選舉的工具

很多專制國家都會設有選舉制度,目的是要營造民主假象,建立政權認受性,又可分化反對勢力和避免國際制裁。儘管選舉制度並不公平,但若過程中稍有不慎,當權派系也有下台風險,近例就有岡比亞和馬來西亞。專制政權就不斷研究操控選舉的方法,而「國家安全」就成為了他們的新工具。

史上最著名的國家安全委員會:KGB

港區國家安全委員會於 7 月 3 日正式成立。誠言,放諸古今,所謂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並非香港獨有,很多國家都有類似的制度,例如東德的「史塔西(Stasi)」,意思就是「國家安全部」。至於史上最著名的例子,便是蘇聯的「KGB」,中文翻譯正正就是「國家安全委員會」。

酒吧打架也列為恐怖分子的「反恐法案」

「港版國安法」尚未正式出台,已為國際社會所關注。最近菲律賓國會亦通過「反恐法案」(Anti-Terror Bill),只待總統杜特爾特簽署成立。「亞洲時報在線」報道形容,菲律賓「反恐法案」比「港版國安法」更為嚴厲,卻未能引起國際媒體同樣的關注。

文明的「國安法」標準:約翰內斯堡原則

「港版國安法」具體的執行內容和法律原則尚未釐清,卻如無意外會在 5 月 28 日獲全國人大通過,成為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大變局。林鄭月娥指西方民主國家也有國安法,有關法例不會影響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可是,西方國家的民主制度可以制衡行政當局,同時保障法院獨立,而且國安法普遍乎合嚴格的國際標準,包括知名的「約翰內斯堡原則」。

東德國安部門史塔西 —— 監控如何「分解」反對力量

1950 年,東德成立國家安全部,即「史塔西」(Stasi)。直至 1989 年柏林圍牆倒塌為止,東德人近 40 年來一直在史塔西的監視下生活。以剷除「階級敵人」為名的監控工具,如何監視、控制人民生活,進而破壞抗爭力量?

陶傑:其實早已打烊

中國悍然在香港引入「國家安全法」,並設立專門機構,行將不受基本法 22 條規管,直接執法,將林鄭月娥的特區政府和警隊一腳踢開,並建立秘密警察。亮出此一底牌,是中國認定西方國際資本捨不得香港這個賭場與中國的龐大市場,不會就此翻臉離席。

「國家安全」:上世紀的落伍概念?

自 2003 年起,香港人就已經為應否立國家安全法而爭擾不休。反送中運動未休之際,人大終於宣佈將透過基本法附件三的形式,不經本地立法機構,直接將國安法引進香港,以捍衛主權完整。誠然,不少國家都有所謂的「國家安全法」(National Security Law),但是冷戰過後,很多地區的「國家安全」涵義已經大有不同,與其說是「國家安全」,更應說是「國民安全」。

英擬加強審查,中資收購之路阻礙重重?

西方國家對中國企業的投資一直又愛又恨。愛者,皆因中國水頭充足,外國企業及政府見錢自然開眼。不過,中國資本注入當地企業的同時,亦可能藉此進行技術轉移,又或投資項目涉及國家安全,令人懷疑另有企圖。是以,歐美不少國家近年加強對中國的投資審查。日前,原被視為審查較寬鬆的英國,亦跟隨其盟友的步伐,提議大幅收緊監管外國的收購行為。

不能說的封殺:中國(不可能在美國)移動

受中美貿易戰的緊張局勢影響,牽涉其中的企業亦愈來愈多。繼中興和華為兩大中國科技公司遭美方封殺之後,美國商務部旗下的國家電信及資訊管理局,日前發表聲明,建議聯邦通信委員會拒絕中資電信商中移動進入美國的申請。然而,本應對公眾披露的詳細原因,包括中移動對國家安全的潛在威脅,在文件中都被特意遮蔽。欲蓋彌彰,更讓人聯想到華府和北京政府的暗中角力。

又愛又恨的巴勒斯坦偷渡者

處於突襲恐懼下,適逢 6 月 8 至 29 日是伊斯蘭教的齋戒月(Ramadan),巴勒斯坦人的入境問題倍受防恐人員關注。以色列國防部已撤銷了齋戒期間近 8.3 萬巴勒斯坦人的入境申請,不過餘下的偷渡難題,似乎未能劃一解決。在「放生」偷渡犯與守住恐襲防線之間,約旦河西岸( West Bank)的哨兵還是左右做人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