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11篇|

牛也需要食補充品?

全球養牛業佔人類活動所產生溫室氣體總數的 10%,一直以來,食牛肉、飲牛奶都被視為對環境有害。不過,一間初創公司最近研發的新飼料補充劑,或可稍稍降低嗜牛者的罪疚感,因產品在牛隻身上使用後,平均可減少高達 30% 的甲烷排放。推算若全世界的乳牛都進食這種補充品,就能減少多於歐洲道路上 3 億輛汽車所生產的排放量。

鄭立:牛年點可以唔睇「肥牛牛布斯」?

在成為新市鎮之前,新界是香港的糧倉,這些牛就是耕田的同伴,有份把香港扶養起來。只是中國改革開放後,香港農業式微,牠們就成為了流浪牛,雖然數量已大幅減少,但直至今天還是偶然可以見到。所以當年看到「肥牛牛布斯」時,明明是外國卡通片,卻會有點親切感,因為它的主角正是一隻黃牛。

天降祭品

“Once you have tasted flight, you will forever walk the earth with your eyes turned skyward. For there you have been, and there you will always long to return.”
– Leonardo da Vinci

一旦你嘗試過飛行的滋味,即使在陸地上行走時,雙眼會永遠仰望天空;因為那是你曾到過,並渴望回去的地方。
— 達文西

「羊」滿為患,牦牛毛將成 Cashmere 取代品

蒙古高原之上,最能賺錢的要數到蒙古山羊,而蒙古也是全球最大的羊絨(Cashmere)供應國之一。為了供應充足的羊絨,蒙古陷入「羊」滿為患的局面,對自然生態構成一定破壞。其中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就是轉而利用聚居在蒙古西部 Khangai 的野生牦牛。牦牛毛的衣料跟高價羊絨一樣溫暖而柔軟,但外界從來沒興趣採用牦牛毛,不過,這與毛髮纖維的質地無關,最主要原因,是人們覺得牦牛毛不高級,它本身並不值錢。

幾百年後,最大哺乳動物可能是牛?

最近一份刊登於「科學」期刊的研究指出,自古時人類走出非洲,大型哺乳動物便成為人們的肉食來源,又因瘋狂的捕獵而滅絕。遠古大型動物就以絕種的形式,導致整體動物的另類「萎縮」。負責是次研究的新墨西哥大學古生物學家 Felisa Smith 預計,現時列為瀕危或受威脅的動物,最終或會在人類威脅下,步上遠古生物的後塵,致使幾百年後,陸地最大的哺乳類動物或不再是象,而是一頭牛。

美國牛大隻了,牛扒卻變薄了?

過去數十年來,美國的政策制定者、學術研究人員和工業科學家,致力讓肉牛的體型增磅升級。但弔詭的是,肉牛變大變壯後,餐廳及商戶提供的牛扒,卻比以前要薄。農業經濟學家 Josh Maples 批評:「大家去買牛扒時,心裡自有標準,牛扒的大小厚薄該是怎樣。若你將牛扒切薄或切半,對很多人來說,這會損害他們的進食體驗。」那麼為何美國牛扒會稍為變薄了點?

益生菌可助減少碳排放?

牛身上處處是寶,但偏偏養牛業不環保,其中一個原因是牛打嗝放屁會產生溫室氣體甲烷,佔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 15% 左右。為了保護環境,減少在牛身上搾取資源成了世界大趨勢,牛是歡喜了,一般人及畜牧業卻不歡喜。最近一間馬來西亞生物技術公司研發出類似益生菌的補充劑,能夠促進牛的腸道健康,減少胃氣中惱人的甲烷,令牛可以照打嗝,人又可以繼續在牛身上得到資源,但這樣又是否治本的長久之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