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隊

|共27篇|

酷刑心理學:為甚麼執法者以嚴刑拷問疑犯

到了 21 世紀,基本上整個文明世界都視人權自由為普世價值,而酷刑一直被視為違反人權的嚴重罪行,聯合國自 1984 年起,便共有 146 個國家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締約國。可是,即使世人普遍認同酷刑是野蠻行為,在一些發達地區,酷刑依然存在。近年,便有不少研究,嘗試分析為甚麼在文明年代,執法者還會以嚴刑拷問疑犯。

克什米爾 —— 印度安全部隊濫暴指控

自 8 月 5 日印度政府取消克什米爾自治地位以來,數萬名安全部隊已進駐當地。據報包括政治領袖、商人、活動家在內,約 3,000 人遭到逮捕。軍方表示,行動是要先發制人,旨在維護當地法律及秩序。然而,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有村民聲稱遭毆打甚至電擊虐待。

小灰:想投考英軍,你要知道的事

英國軍隊最近放寬招募要求,來自英聯邦國家的公民即使未曾在英國居住,亦能申請參軍,又再引起 BN(O)參軍的熱烈討論。事實上港人參軍先例上網一查即有,包括御林軍樂手王卓豪先生。本文旨在以英國陸軍為例,簡短地講述投考程序及解答常見疑問。

鄭立:「空中雙響炮」—— 當沒有戰爭時,軍人在做甚麼?

這部「空中雙響炮」,是一個以兩名 F-4 幽靈式戰鬥機駕駛員的故事,當你顧慮到,這位史村翔在當編劇之前當過 7 年空軍軍人這件事的話,大概也想到這是一個改編自他真實從軍體驗的作品吧?對,雖然主角是軍人,但絕非打打殺殺或英雄主義,反而是警探生活趣劇。故事的主角是兩名一冷一熱,一智一勇的拍檔,一看就知道是空軍版的美式 Buddy Cop Show。

鄭立:「狗臉的歲月」—— 外國人想要認識臺灣,有沒有考慮從當兵這件事開始?

在我十幾歲的時候,香港還到處有書報攤,有一本漫畫的包裝吸引了我的注意,因為整本都是迷彩的草綠色。那就是「狗臉的歲月」,我很快就被這個作品吸引了,因為它有一個香港漫畫和日本漫畫都不會有的題材,那就是當兵。

小灰:男兒有淚不輕流

港人在歷史上往往被描述為無助的旁觀者及被拯救者:二戰期間香港人要受英軍及加拿大援軍保護、中英九七回歸談判港人又「缺席」、政權移交後的香港歷史亦受中國渲染 —— 香港人的歷史好像只能由他人所寫。我寫兩個軍團,是要強調港人亦曾經有段屬於自己的參軍歷史。香港人可以保家衛國,並非弱者。

參與戰爭的,為何總是男人?

花木蘭以女性身從軍的故事只是一篇文學作品,但古代不論中外,皆有女性上戰場的確實記載。諸如隋末唐高祖李淵第三女,平陽公主所統率的「娘子軍」、英法百年戰爭期間,帶領法蘭西王國軍隊的聖女貞德,都是馳騁沙場的女性。然而,何以女性在戰場的身影少之又少?蘇格蘭聖安德魯斯大學生物學院研究生 Alberto Micheletti 以生物學角度解釋戰爭為甚是男人的遊戲。

鄭立:二一八事件 —— 卡牌對戰型陸軍棋

「二一八事件(Battle for Hill 218)」這個遊戲跟二二八事件沒有甚麼關係。在這個遊戲中,雙方都各自帶一支軍隊,中間隔著一個類似鬥獸棋的河。而河的兩邊各有一個司令部,其實就是鬥獸棋的獸穴,所有我方補給來自這個獸穴。遊戲的目的就是進入對方的獸穴,如果雙方用光了牌都不能進入對方的獸穴,則以殘殺對方最多者勝。

小灰:Trooping the Colour 與御林軍

Trooping the Colour 是一項在每年 6 月為慶祝英女皇官方生日的大型閱兵活動。閱兵的主力,當然就是名義上隸屬於英國皇室的御林軍。根據官方數字,為了準備閱兵,士兵進行了為期 6 星期的訓練,每名士兵一共步行了超過 120 公里,距離比由倫敦市中心出發徒步行去牛津更加遙遠。

小灰:飲飲食食最開心(英軍篇)

我自問飲食不算挑剔,不會刻意偏好某幾個編號,好壞亦都有試過,但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主餐為吞拿魚螺絲粉的餐單。在該次分發口糧之前,已經時有聽聞不要拎有魚的餐單。當日我收到吞拿魚意粉,還未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直到當晚,由於吞拿魚是油浸,非常滑腸,令人極之感到便意。但當晚一直有訓練活動直到深宵凌晨,在田野之間只能收緊肌肉,忍人所不能忍。

小灰:華籍英兵歷史背景

自第二次鴉片戰爭開始,英國陸軍已有僱用華人協助作戰的紀錄。當時英軍在香港成立「廣東苦力團」,招募了近 4,000 名來自香港及廣東省的華人為英軍擔任後勤人員。在 1891 年,英國陸軍再於香港招募士兵,並編入「香港水雷砲連」,華籍英兵亦因此別稱為「水雷砲兵」、「水雷砲」。

小灰:持 BNO 的海外國民能在英國參軍嗎?

當初來到英國人生路不熟,我帶著英國國民(海外)護照、即 BN(O),到倫敦某處招募中心想詢問投考事宜。當值的沙展未能答出海外國民能否投考,上網查詢了半個小時不果,請來一個高級士官。擾攘了一個多小時,高級士官原本叫我先填好資料再聯絡我,後來又話海外國民不能在英國工作所以不能接受我申請,在我有機會講 “Thank you” 之前就打發我走。後來我離開了倫敦去到現在居住的華威郡,得知隔籬城市的某個預備役部隊在大學招募,而且有巴士接送去部隊開放日。我出於本死無大害的心態跟了上車,之後過程亦出奇地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