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隊

|共57篇|

芬蘭人俄國人,兵役心態決定成敗?

北歐國家芬蘭及瑞典宣佈申請加入北約。芬蘭總理馬林稱:「不能再相信靠我們自己的力量,在俄羅斯旁邊會有和平的未來。這就是我們決定加入北約的原因。」回顧過去與蘇聯的冬季戰爭,儘管單靠自己難以保證和平,至少可以相信一旦被入侵,芬蘭不會願意放棄抵抗。「外交政策」雜誌專欄作家 Elisabeth Braw 指出,同屬徵兵制度,與逃避徵兵的中、上層俄羅斯人相比,芬蘭人對兵役有著強烈的公民義務感。

因應俄烏戰爭,新加坡的軍事現代化計劃

1965 年新加坡獨立建國以來,被馬來西亞、印尼等強鄰包圍,不單生存至今,更一躍成為世上其中一個最富裕的國家。縱使無險可守,新加坡一直堅持軍事自主,厲行強制軍役,塑造全東南亞最高科技的軍隊。當南海衝突威脅東南亞和平,俄烏戰爭牽動全球地緣政治局勢,新加坡也在 3 月初宣佈將進一步軍事現代化,建立「數碼防衛與情報軍部隊」。

【烏克蘭戰爭】深入骨髓的俄軍腐敗

俄羅斯國慶還在唱的俄軍版「紅軍最強大」、莫斯科紅場上接受檢閱的俄軍軍容整肅、高呼「烏拉」,驟眼看或者真的會認為俄軍最強大 —— 至少在俄軍入侵烏克蘭前。俄烏戰爭似乎戳破了神話背後的腐敗,烏克蘭國家預防腐敗局局長諾維科夫上週更致函俄羅斯防長紹伊古,讚揚其確保俄軍嚴重腐敗的努力。哈佛法學院法學教授 Matthew Stephenson 亦稱,俄軍的腐敗,是烏國意想不到的盟友。

應對南海主權爭議,菲律賓大舉擴張海軍武備

近年,因應南海主權爭議,中國和東、南海多國關係變得緊張。菲律賓是事件的主角之一,曾就此在國際仲裁庭向中國提告,最終勝訴;仲裁庭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在南海的填海造陸活動,但不獲理會。去年 11 月底,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更當面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對於中國船隻在南海與菲律賓發生的爭端感到厭惡」。「外交家」雜誌就報道,菲律賓正擴張海軍軍備,應對威脅。

逃兵現象 —— 內部瓦解緬甸軍隊?

緬甸軍方政變以來,反軍政府的民族團結政府(NUG)成立人民防衛軍(PDF),與國防軍(Tatmadaw)在各地爆發武裝衝突。不過,雜誌「外交家」報道,分散的抵抗力量尚未整合,而且缺乏指揮官及武器。在武裝衝突以外,就有人鼓勵及協助國防軍士兵逃走,期望藉此摧毀國防軍。

南韓徵兵制會否走向終結?

自韓戰以來,服兵役一直是南韓年輕男性的成人禮。但有批評者詬病,徵兵制度下,新兵 18 個月的兵役生涯,往往要在一個充斥虐待及歧視的集體環境中渡過,而強徵亦使處於青壯年時期的男性被迫遠離勞動市場。鑑於當地徵兵制愈來愈不受大眾歡迎,「紐約時報」近日就有專文討論南韓的兵役制度,有沒有可能變成募兵制。

最脆弱亦最血腥的專制政體:軍政府

絕大部分市民至少粗略理解民主和專制政體的分別,前者有三權分立,人民權利受到保障,統治者得到民意授權;而專制政府普遍缺乏制衡機制,權力較容易定於一尊。其實無論民主,抑或是專制政體都可以再細分很多種類,而這次介紹的是軍政府(military rule)。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殿堂級的政治學家芭芭拉.蓋德斯認為,軍政府是芸芸專制政體中最脆弱、最血腥的一種。

支援緬甸手足的香港援兵:香港志願連

緬甸政變成國際焦點,令不少人察覺香港與緬甸暗地裡命運相連,但其實兩地淵源不止於此。80 年前香港淪陷,不少華籍英兵流亡後重新集結,向英軍請纓再度參戰,1944 年組成「香港志願連」(Hong Kong Volunteer Company)遠赴緬甸前線,加入英軍特種部隊「殲敵」,擊退日軍的戰績備受肯定。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有賴歷史學者鄺智文近年努力,才得以重見天日。

亂局中崛起的緬甸軍政府

緬甸軍方於本週一發動政變,拘捕昂山素姬及全國民主聯盟多名政府官員。有專家估計,政變乃出於軍方領袖敏昂來(Min Aung Hlaing)的個人野心。儘管政變動機未明,但事件無疑證明,即使近年軍方展示出開放有限民主的姿態,但始終保留操縱國政的最終權力,當地人所享有的民主,也許只是軍方容許出現的假象。因此,探討緬甸日後的民主發展前,不妨先暸解緬甸軍方如何長期統治國家多年。

小灰:現代軍章發展簡史(由美國內戰到二戰)

早在中世紀歐洲,貴族的侍從或麾下都會在左臂或左胸配戴一個小型的侍從配章(Livery badges),以表示自己所臣屬的領主勢力。侍從配章有別於出現在盾牌或戰袍上的家族紋章(Coat of arms),它的設計相對簡單,可以說是現在軍章的雛型。

小灰:「挑戰者」的新挑戰 —— 現代戰爭還需要主戰坦克嗎?

現時英國陸軍所用的 227 架「挑戰者 2 型」坦克,都是由 90 年代未期服役至今。要配合未來數碼化、甚至無人化的作戰模式,大型的系統升級無可避免,這亦代表它需要在國防部僅有的經費中分一杯羹。但軍方目前已有各個無人裝甲車輛研究項目,在有限的資源下,重型戰車的大幅度縮減是可以預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