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隊

|共64篇|

【烏克蘭戰爭】俄羅斯真的能重現蘇聯式動員嗎?

普京下令局部動員 30 萬後備軍人、推動盧甘斯克(LNR)和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DNR)公投,又提到動用核武保衛國家,俄烏戰爭勢將向更惡劣方向發展。然而,蘇聯憑藉自身軍工設計和軍事體制,有條件動員大軍,今天的俄羅斯恐怕已沒有同樣能力,動員 30 萬具作戰能力的兵員。

【烏克蘭戰爭】解讀普京劇本:局部動員與公投是甚麼盤算?

面對在烏克蘭節節敗退,普京昨日發表電視演說,下令局部動員 30 萬預備役士兵,又支持俄佔地區公投加入俄羅斯。有傳媒評論推測,普京可能借吞併烏克蘭領土,把烏軍光復行動扭曲成對俄羅斯的侵略,自我實現「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的陰謀論,為全面動員和正式宣戰鋪路,為普京最不願意下的決定。

白羅斯人為烏作戰,力抗新蘇聯帝國崛起

烏克蘭抗戰半年多來,除了來自五湖四海的志願兵相助,還有一個白羅斯義軍組織暗中幫忙。這些青年放棄家庭、前途甚至性命替鄰國上陣殺敵,慷慨仗義之餘,亦是希望藉此推翻總統盧卡申科,結束獨裁統治,抵禦新蘇聯帝國的威脅。這種想法看來既天真又迂迴,但在絕望的革命路上,似乎已經別無他法。

解放軍學到甚麼?

中國解放軍在台灣周邊沿海進行軍事演習,回應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訪問台灣。對於解放軍史無前例接近台灣的軍演,有軍事專家認為,中國主要是想藉此測試自己的軍事改革成果,以及協同作戰的能力。一直以來,久無實戰經驗,但努力向美軍現代戰爭方式學習的中國,正面對甚麼挑戰或局限?美國對中國軍事實力的瞭解又是否充足?

大型軍事演習和巡遊,勞民傷財?

為了回應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訪問台灣,中國政府於 8 月 4 日在台灣周邊沿海地區進行軍事演習,並在同日宣佈整個實彈發射訓練任務圓滿完成,解除相關海空域管控。這次事件令很多人重新關注軍事演習的實質作用,例如是否達到威懾作用。在西方,近年也有討論反思這類大型軍事動員,是否勞民傷財。

【烏克蘭戰爭】俄羅斯新兵 5 日「速成」?

俄烏戰爭超過 150 日,面臨持久戰的烏克蘭,正尋求更多西方武器供應。但另一方面,火力、兵員遠超烏軍的俄羅斯也有隱憂,英國國防參謀長 Tony Radakin 月中指,俄軍在烏克蘭損失超過 3 成陸地戰鬥力,並認為已有 5 萬俄軍傷亡。俄羅斯同樣要補充戰力為持久戰作準備,但據報一些新兵只接受 1 個月甚至 5 日訓練,就被投入戰場。

Top Gun 無效?美軍如何轉陣吸引新兵

上月底,美國總統拜登宣佈將加強歐洲駐軍以保護北約領土。諷刺的是,美軍現正苦於招攬年青男女入伍,所有部隊均難達成本年度的募兵目標。與此同時,撇除有過胖、吸毒及犯罪等問題的人士,合資格服役的年輕人比例創歷史新低,願意考慮從軍的就更少。國防部長對短缺問題表示關注,有專家更指「今年令我們質疑全志願部隊的可持續性」。

芬蘭人俄國人,兵役心態決定成敗?

北歐國家芬蘭及瑞典宣佈申請加入北約。芬蘭總理馬林稱:「不能再相信靠我們自己的力量,在俄羅斯旁邊會有和平的未來。這就是我們決定加入北約的原因。」回顧過去與蘇聯的冬季戰爭,儘管單靠自己難以保證和平,至少可以相信一旦被入侵,芬蘭不會願意放棄抵抗。「外交政策」雜誌專欄作家 Elisabeth Braw 指出,同屬徵兵制度,與逃避徵兵的中、上層俄羅斯人相比,芬蘭人對兵役有著強烈的公民義務感。

因應俄烏戰爭,新加坡的軍事現代化計劃

1965 年新加坡獨立建國以來,被馬來西亞、印尼等強鄰包圍,不單生存至今,更一躍成為世上其中一個最富裕的國家。縱使無險可守,新加坡一直堅持軍事自主,厲行強制軍役,塑造全東南亞最高科技的軍隊。當南海衝突威脅東南亞和平,俄烏戰爭牽動全球地緣政治局勢,新加坡也在 3 月初宣佈將進一步軍事現代化,建立「數碼防衛與情報軍部隊」。

【烏克蘭戰爭】深入骨髓的俄軍腐敗

俄羅斯國慶還在唱的俄軍版「紅軍最強大」、莫斯科紅場上接受檢閱的俄軍軍容整肅、高呼「烏拉」,驟眼看或者真的會認為俄軍最強大 —— 至少在俄軍入侵烏克蘭前。俄烏戰爭似乎戳破了神話背後的腐敗,烏克蘭國家預防腐敗局局長諾維科夫上週更致函俄羅斯防長紹伊古,讚揚其確保俄軍嚴重腐敗的努力。哈佛法學院法學教授 Matthew Stephenson 亦稱,俄軍的腐敗,是烏國意想不到的盟友。

應對南海主權爭議,菲律賓大舉擴張海軍武備

近年,因應南海主權爭議,中國和東、南海多國關係變得緊張。菲律賓是事件的主角之一,曾就此在國際仲裁庭向中國提告,最終勝訴;仲裁庭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在南海的填海造陸活動,但不獲理會。去年 11 月底,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更當面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對於中國船隻在南海與菲律賓發生的爭端感到厭惡」。「外交家」雜誌就報道,菲律賓正擴張海軍軍備,應對威脅。

逃兵現象 —— 內部瓦解緬甸軍隊?

緬甸軍方政變以來,反軍政府的民族團結政府(NUG)成立人民防衛軍(PDF),與國防軍(Tatmadaw)在各地爆發武裝衝突。不過,雜誌「外交家」報道,分散的抵抗力量尚未整合,而且缺乏指揮官及武器。在武裝衝突以外,就有人鼓勵及協助國防軍士兵逃走,期望藉此摧毀國防軍。

南韓徵兵制會否走向終結?

自韓戰以來,服兵役一直是南韓年輕男性的成人禮。但有批評者詬病,徵兵制度下,新兵 18 個月的兵役生涯,往往要在一個充斥虐待及歧視的集體環境中渡過,而強徵亦使處於青壯年時期的男性被迫遠離勞動市場。鑑於當地徵兵制愈來愈不受大眾歡迎,「紐約時報」近日就有專文討論南韓的兵役制度,有沒有可能變成募兵制。

最脆弱亦最血腥的專制政體:軍政府

絕大部分市民至少粗略理解民主和專制政體的分別,前者有三權分立,人民權利受到保障,統治者得到民意授權;而專制政府普遍缺乏制衡機制,權力較容易定於一尊。其實無論民主,抑或是專制政體都可以再細分很多種類,而這次介紹的是軍政府(military rule)。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殿堂級的政治學家芭芭拉.蓋德斯認為,軍政府是芸芸專制政體中最脆弱、最血腥的一種。

支援緬甸手足的香港援兵:香港志願連

緬甸政變成國際焦點,令不少人察覺香港與緬甸暗地裡命運相連,但其實兩地淵源不止於此。80 年前香港淪陷,不少華籍英兵流亡後重新集結,向英軍請纓再度參戰,1944 年組成「香港志願連」(Hong Kong Volunteer Company)遠赴緬甸前線,加入英軍特種部隊「殲敵」,擊退日軍的戰績備受肯定。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有賴歷史學者鄺智文近年努力,才得以重見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