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隊

|共46篇|

支援緬甸手足的香港援兵:香港志願連

緬甸政變成國際焦點,令不少人察覺香港與緬甸暗地裡命運相連,但其實兩地淵源不止於此。80 年前香港淪陷,不少華籍英兵流亡後重新集結,向英軍請纓再度參戰,1944 年組成「香港志願連」(Hong Kong Volunteer Company)遠赴緬甸前線,加入英軍特種部隊「殲敵」,擊退日軍的戰績備受肯定。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有賴歷史學者鄺智文近年努力,才得以重見天日。

亂局中崛起的緬甸軍政府

緬甸軍方於本週一發動政變,拘捕昂山素姬及全國民主聯盟多名政府官員。有專家估計,政變乃出於軍方領袖敏昂來(Min Aung Hlaing)的個人野心。儘管政變動機未明,但事件無疑證明,即使近年軍方展示出開放有限民主的姿態,但始終保留操縱國政的最終權力,當地人所享有的民主,也許只是軍方容許出現的假象。因此,探討緬甸日後的民主發展前,不妨先暸解緬甸軍方如何長期統治國家多年。

小灰:現代軍章發展簡史(由美國內戰到二戰)

早在中世紀歐洲,貴族的侍從或麾下都會在左臂或左胸配戴一個小型的侍從配章(Livery badges),以表示自己所臣屬的領主勢力。侍從配章有別於出現在盾牌或戰袍上的家族紋章(Coat of arms),它的設計相對簡單,可以說是現在軍章的雛型。

小灰:「挑戰者」的新挑戰 —— 現代戰爭還需要主戰坦克嗎?

現時英國陸軍所用的 227 架「挑戰者 2 型」坦克,都是由 90 年代未期服役至今。要配合未來數碼化、甚至無人化的作戰模式,大型的系統升級無可避免,這亦代表它需要在國防部僅有的經費中分一杯羹。但軍方目前已有各個無人裝甲車輛研究項目,在有限的資源下,重型戰車的大幅度縮減是可以預見的。

打撃國家級恐怖組織:制裁伊朗革命衛隊

美國宣佈制裁的中港官員之中,包括了前任和現任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和鄧炳強。有傳媒報道,坐擁百億資產的香港警察儲蓄互助社,由於擔心被美國制裁,早於 5 月時已陸續把存於外資銀行的資產轉移至中資銀行。其實,美國早就有制裁別國武裝部隊的先例。

沖繩淪為新疫區,漏洞來自於美軍?

武漢肺炎在日本擴散,沖繩淪為新疫區,宣佈延長緊急事態宣言至月底。直至週三,光是 8 月縣內便錄得 912 宗個案。用於治療的病床,使用率已達 98%,重症患者更佔 47.8%,另有 250 人在家等候入院。雖然連假湧至的旅客,被視為疫情惡化之因,但「沖繩時報」質疑,駐守當地的美軍危機意識薄弱,形成重大防疫漏洞。

當國家走向一人獨裁,鎮壓就愈激烈

近年,學者都擔憂民主在退潮。民主國度的人對選舉失去信心,民粹勢力抬頭,專制國家的政府同時變得更專橫獨斷,也細分出不同的政體模式。美國密芝根州立大學政治學家 Erica Frantz 的研究團隊就發現,近年很多專制國家不單變得更專制,而且更走向一人獨裁的模式;而當一個國家愈獨裁,就會更常訴諸武力鎮壓。

一國一制下,克什米爾自決運動將到尾聲?

正當全球注視「港版國安法」之際,印度克什米爾同樣步入歷史關口。印度為取得克什米爾「全面管治權」,去年撤銷其自治地位,近月更借防疫之名嚴加鎮壓,接連有年輕人遇害,鐵腕手段被批為國家恐怖主義。有學者憂慮指,克什米爾自決運動正步向最後存亡關頭。

「戰疫」時刻,解放軍在哪兒?

身為人民子弟兵,為人民服務的中國解放軍,理應出現在「戰疫」最前線。但武漢肺炎期間,解放軍在哪裡?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廳成員 Elizabeth Phu,與智庫新美國基金會南亞資深研究員 Anish Goel 認為,解放軍在疫情期間不見蹤影,反映對許多國家而言,不能再指望中國的人道救援承諾。

士兵參差不夠數?英國軍方推出再培訓計劃

近日美國空襲炸死伊朗第二號人物蘇萊馬尼將軍,伊朗則向伊拉克美軍基地發射彈道導彈作為報復。伴隨國際局勢緊張,兩國衝突萬一引發世界大戰,其他大國難以獨善其身,但士兵數量是否足夠,成為一大問題。據「衛報」報道,英國近年為填補士兵空缺,徵兵時下放招收門檻,即使在新兵招募中不達標者,仍有機會進入新兵訓練營。

酷刑心理學:為甚麼執法者以嚴刑拷問疑犯

到了 21 世紀,基本上整個文明世界都視人權自由為普世價值,而酷刑一直被視為違反人權的嚴重罪行,聯合國自 1984 年起,便共有 146 個國家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締約國。可是,即使世人普遍認同酷刑是野蠻行為,在一些發達地區,酷刑依然存在。近年,便有不少研究,嘗試分析為甚麼在文明年代,執法者還會以嚴刑拷問疑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