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質

|共9篇|

在斷捨離之前,歷史上的家居收納主張

日本收納女王近藤麻理惠最近在 Netflix 推出節目,使其「斷捨離」生活哲學紅遍歐美,有人甚至宣稱被她治癒了心靈創傷。在消費主義興起的百年間,人類囤積個人物品之多固然史無前例,但類似「斷捨離」的簡約家居主張卻絕非曠古爍今,究竟昔日西方是如何回應消費過剩引發的家居混亂?

未能「斷捨離」,只好「鎖了就走」的迷你倉世界

香港的「土地問題」永無改善,再是崇尚斷捨離也好,亦免不了想租個地方置物。但在(相對)屋大地大的澳紐和美國,原來亦多的是「倉主」。難道簡約主義純屬憧憬,衝動購物的「戰敗品」還是多得要找個倉來放?抑或有更多不可抗力,令我們擺脫不了儲物癖的操控?

維修咖啡店 重塑惜物生活

物質過剩的年代,大如吸塵機,小如湯匙壞掉無用,我們就會隨手掉棄。但一群來自全球的志願者立志要人不再扔掉東西,在「咖啡店」重塑以往惜物的生活。名義上是咖啡店,但不會聞到咖啡香,因為實際上這是每月第 3 個星期日提供免費維修各種居家用品的服務場地,而且全世界多國亦正推行。

聖誕禮物的博奕

臨近聖誕,又是送禮季節。但問題年年都多:花多少錢買、送甚麼、送誰不送誰、包甚麼花紙,既要針對喜好,又要注意不能重覆,諸如此類,結果買禮物壓力大過跑場馬拉松。另一方面,收禮者遇到錯得離譜的禮物,出於禮貌又不能回絕,同樣困擾萬分。於是有人說,既然送禮如同互相為難,不如不送?

不明顯消費:保著子女能炫富的機會

錢多的人,總難掩炫耀之情,好叫人仰慕自己,甚至受到優待。二三十年前,想要彰顯身價不難,住豪宅開名車,家底不顯自明。但隨著奢侈品的民主化,現在無論豪門還是中產,都買得起大電視機及名牌手袋,同樣會租 SUV、搭飛機及坐郵輪。表面上,兩個社會階層所喜愛的虛榮消費品,已非來自不同宇宙。超級富豪為免「降格」,他們在收集跑車、遊艇和別墅之餘,開始尋求更多隱性象徵,表現高人一等的社會地位,而對教育、健康及退休生活的投資,成為他們展示資本的新方式。

弄巧反拙的「禁送無謂聖誕禮物協會」

聖誕又到,是時候花大錢張羅朋友家人同事和另一半(如有)……的聖誕禮物之餘,也要做定心理準備又要收埋收埋大量大而無當又棄之可惜的聖誕禮物。原來百多年前的人已有同樣煩惱。1912 年兩個全紐約最有錢的女人,經歷年年聖誕盲目送禮的文化洗禮,痛深惡絕之時,號召美國人組成「禁送無用聖誕禮物協會」。意圖明顯,就是要推廣禁止送無用的聖誕禮物。

購物世代有沒有未來?

今天全世界只有一個帝國,就是物質帝國,人類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擁有這麼多物質,英國學者 Frank Trentmann 的新作 Empire of Things,研究全球六百年來的物質生活:物質的社會意義、購物心理,物慾又將走向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