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丹

|共9篇|

【回顧 2019】只要堅持,就有希望

一轉眼,又來到年末。然而,世間紛擾,萬事未休。放眼未來,只覺前路漫漫,終點不明。不過回望這年,在再艱難的時刻,其實不全是傷心、難過和絕望。也許有時不過苦中作樂,抑或是期盼苦盡甘來,但這批由路透社選出的年度照片,正正告訴我們 —— 只要堅持,就有希望。

過去半年,有甚麼國家變天了?

6 月 9 日,香港一百萬人上街,掀開反送中運動的序幕,至今半年已過,香港彷如隔世。墨爾本大學榮休教授彼得.麥菲(Peter McPhee)指出,我們正處於動盪世代,在一些代議民主國家,經濟全球化帶來惡果,新自由主義令貧富不均;當人們對西方民主國家失去信心的時候,在一些威權國家,政府則愈見獨裁專橫,對人民壓迫甚深,而過去半年,玻利維亞、伊拉克、黎巴嫩等地都爆發大型示威,當中一些國家成功變天。

以示威中的犧牲者,成為道路名字

香港有「公民廣場」、「連儂隧道」,曾經有「夏愨村」,全都是社會運動期間,民間對建築物及道路的稱呼,別具抗爭意義。據「衛報」報道,與香港有類似訴求的蘇丹,示威者歷經軍事政變、推翻獨裁政府,及後蘇丹警察與民兵組織快速支援部隊(RSF)在廣場血腥鎮壓,大量示威者在運動中喪生,社運人士現尋求用他們的名字重新命名街道。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正轉為民主體制……然後呢?

本月初,蘇丹傳出示威者及軍方委員會達成權力分享協議,設立聯合最高委員會,三年內向民主體制過渡。協議尚未正式實施,「華盛頓郵報」的分析報道表示,振奮過後,人們應該審視協議中潛在的大量缺陷,以及未有解決的問題。在過渡期間及協議屆期後,蘇丹人民能否得到民主,仍是未知數。

蘇丹抗爭者:無路可退,直至推翻政權

香港政治風波至今仍未平息,地球另一面的非洲蘇丹,政治動盪的局勢亦延續至今。就在香港七一遊行前一日,蘇丹民眾亦再次走上首都喀土穆街頭抗議,高呼民主改革。儘管軍政府此前的血腥鎮壓,已造成人命傷亡,但示威者仍站出來追求民主。美國國際公共廣播電台記者 Marco Werman,便訪問當地社運人士 Dallia Abdel-Moniem,瞭解蘇丹人民在去年底至今的抗爭心路歷程。

斷網:政府應對示威的方法

香港反送中一系列示威活動,均靠即時通訊軟件 Telegram 互通消息,但這份便利並非必然。半島電視台報道,蘇丹軍方於 6 月 3 日派遣武裝部隊,突襲位於首都喀土穆的示威者營地。當地網絡隨即中斷,人民陷入「黑暗」之中。「血洗營地」的新聞傳開後,政府甚至關閉電訊服務,人民與外界完全失聯。

汶萊:君主專制下的「伊斯蘭教法」

上月,汶萊的「伊斯蘭刑法」,因允許對同性性行為、通姦者處以石刑,加上其他嚴苛條文,受盡外界批評。本月初,汶萊蘇丹哈桑納爾宣佈,暫緩執行刑法中與死刑相關的法令。何以國君一句暫緩,已生效的律法就能暫緩?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指,汶萊是世上少數君主專制國家之一,蘇丹大權在握,他的話就是法律。

拉鋸多時,尼羅河「水戰」危機順利解決?

埃及一直對埃塞俄比亞計劃興建的巨型復興大壩(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感擔憂,擔心大壩會減少其國境內的尼羅河水資源。由此一條貫穿多國的河流可能會引起戰爭,但若真的開戰,對雙方都不利,所以在開羅的雙邊會議上,兩國都試圖消除這種對「水戰」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