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丹

|共6篇|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正轉為民主體制……然後呢?

本月初,蘇丹傳出示威者及軍方委員會達成權力分享協議,設立聯合最高委員會,三年內向民主體制過渡。協議尚未正式實施,「華盛頓郵報」的分析報道表示,振奮過後,人們應該審視協議中潛在的大量缺陷,以及未有解決的問題。在過渡期間及協議屆期後,蘇丹人民能否得到民主,仍是未知數。

蘇丹抗爭者:無路可退,直至推翻政權

香港政治風波至今仍未平息,地球另一面的非洲蘇丹,政治動盪的局勢亦延續至今。就在香港七一遊行前一日,蘇丹民眾亦再次走上首都喀土穆街頭抗議,高呼民主改革。儘管軍政府此前的血腥鎮壓,已造成人命傷亡,但示威者仍站出來追求民主。美國國際公共廣播電台記者 Marco Werman,便訪問當地社運人士 Dallia Abdel-Moniem,瞭解蘇丹人民在去年底至今的抗爭心路歷程。

斷網:政府應對示威的方法

香港反送中一系列示威活動,均靠即時通訊軟件 Telegram 互通消息,但這份便利並非必然。半島電視台報道,蘇丹軍方於 6 月 3 日派遣武裝部隊,突襲位於首都喀土穆的示威者營地。當地網絡隨即中斷,人民陷入「黑暗」之中。「血洗營地」的新聞傳開後,政府甚至關閉電訊服務,人民與外界完全失聯。

汶萊:君主專制下的「伊斯蘭教法」

上月,汶萊的「伊斯蘭刑法」,因允許對同性性行為、通姦者處以石刑,加上其他嚴苛條文,受盡外界批評。本月初,汶萊蘇丹哈桑納爾宣佈,暫緩執行刑法中與死刑相關的法令。何以國君一句暫緩,已生效的律法就能暫緩?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指,汶萊是世上少數君主專制國家之一,蘇丹大權在握,他的話就是法律。

拉鋸多時,尼羅河「水戰」危機順利解決?

埃及一直對埃塞俄比亞計劃興建的巨型復興大壩(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感擔憂,擔心大壩會減少其國境內的尼羅河水資源。由此一條貫穿多國的河流可能會引起戰爭,但若真的開戰,對雙方都不利,所以在開羅的雙邊會議上,兩國都試圖消除這種對「水戰」的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