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

|共34篇|

人口戰爭:白羅斯向歐盟報復新招數

自本年 8 月以來,波蘭、立陶宛、拉脫維亞稱,來自白羅斯的非法越境人數激增,直至本月移民問題仍未解決。波蘭政府表示,兩國邊境一帶仍有 3 至 4 千名移民,而白羅斯各地還有萬多人嘗試進入波蘭。根據西方媒體報道,這些移民來自伊拉克等中東國家,北約指責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正操縱這些移民作混合戰爭。

為何伊拉克難以解決停電問題?

伊拉克全國各地每天都面臨停電,貧困的南部省份更試過停電長達 14 小時,而當地的氣溫可高達攝氏 52 度,令當地人苦不堪言,電力部門首長更因此辭職。國際能源署分析師 Ali al-Saffar 坦言問題「已經有明確的技術解決方案,但卻沒有實行。一定要問為什麼?」而問題的核心是源於當地公營機構的腐敗狀況。

在亂流下閱讀:摩蘇爾書城唯一的書店

書本可以讓人增長知識,啟發思考,幫助人立身處世。在亂世之下,人們更需要閱讀以調整思緒,但閱讀卻可以變得十分奢侈。伊拉克摩蘇爾堪稱一代名城,是亞述古國的首府和知識重鎮。可是摩蘇爾近年飽受戰火推殘,2014 年一度被伊斯蘭國佔領,到 2017 年才被收復。摩蘇爾的古街納傑菲(Najafi)昔日是當地的文化中心,到今天就只剩下一間名為 Maktaba al-Sham 的書店。

阿富汗難民遇上白羅斯獨裁者:一條沒有出口的逃生路線

去年成功鎮壓異見聲音後,白羅斯獨裁者盧卡申科行事更放肆張狂,今年就把大批非法移民押送到鄰國,試圖擾亂歐盟內部穩定;有部分慌不擇路的阿富汗難民,原本打算經白羅斯逃亡歐洲,如今卻淪為盧卡申科的政治武器,夾在東歐諸國與白羅斯之間動彈不得。

陶傑:「小米加步槍」之後

伊斯蘭國雖然在伊拉克統治三年,但殘酷鎮壓之處,令他們在以什葉派為多數的伊拉克,喪盡人心。而且伊斯蘭國和塔利班一樣,即使奪得政權,根本不懂得如果經濟建設。在這方面,塔利班知道奪權後必須採取相應溫和路線,方可以長期取得阿拉伯世界民心。

美軍撤出伊拉克與敍利亞,會否釀成阿富汗式亂局?

杜林普與拜登政府先後承諾,不會讓美軍陷入「無休止戰爭」(Forever Wars),預告將要從中東戰場抽身,奈何撤出阿富汗卻亂象叢生,究竟同樣亂局會否重演?假如美軍全面撤出伊拉克和敍利亞,將如何改變當地政局,乃至整個中東的地緣政治?

從伊朗沙特密談,透視未來中東局勢

中東局勢近年變化莫測,杜林普臨下台促成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建交,對伊朗形成圍堵之勢,但近日傳媒又證實,伊朗與勁敵沙特阿拉伯秘密談判,背後究竟反映甚麼樣的中東政治新格局?假如雙方奇蹟修好,又將對各國關係帶來甚麼變化?

倒台 17 年,獨裁者薩達姆為何仍在國外被崇拜

有些獨裁者生前殘暴不仁,但死後卻被人懷緬,甚至崇拜。薩達姆侯賽因(Saddam Hussein)曾經獨裁統治伊拉克 23 年,被指屠殺數以十萬計平民,例如什葉派穆斯林、庫爾德人和異見人士。在他任內,伊拉克又先後入侵伊朗和科威特,造成數以十萬計的軍民死傷。可是,這一個備受爭議的獨裁者,卻成為很多約旦人的偶像。

拒關清真寺的理由:誇大疫情、散播恐懼……

宗教儀式及聚會近日成為病毒傳播的「最佳」場所,或是信眾相信有所庇蔭,所以疏於自我衛生防護。南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暴增,多例與「新天地耶穌教會」相關;香港與佛堂「福慧精舍」相關案例亦已增至 14 宗。現更出現另一隱憂,在確診個案累積到 141 人、死亡人數 19 人,連副總統埃布特卡也證實確診的伊朗,神職人員仍堅持開放清真寺。

美軍暗殺行動,揭開伊朗在伊拉克的權力網絡

美軍在伊拉克刺殺伊朗「二號人物」蘇萊馬尼(Qasem Soleimani),激發中東多國的反美情緒。事實上,蘇萊馬尼現身巴格達絕非偶然,有傳媒取得的伊朗間諜情報紀錄,揭露蘇萊馬尼如何利用擊退伊斯蘭國的機會,擴張伊朗在伊拉克的權力網絡。伊拉克國會日前要求駐伊美軍撤走,足見伊朗在伊拉克政壇的影響力。

過去半年,有甚麼國家變天了?

6 月 9 日,香港一百萬人上街,掀開反送中運動的序幕,至今半年已過,香港彷如隔世。墨爾本大學榮休教授彼得.麥菲(Peter McPhee)指出,我們正處於動盪世代,在一些代議民主國家,經濟全球化帶來惡果,新自由主義令貧富不均;當人們對西方民主國家失去信心的時候,在一些威權國家,政府則愈見獨裁專橫,對人民壓迫甚深,而過去半年,玻利維亞、伊拉克、黎巴嫩等地都爆發大型示威,當中一些國家成功變天。

伊拉克前軍醫:槍擊醫護人員,比恐怖分子更可惡

在香港多場示威及衝突中,急救員屢被警方指嚇、辱罵、襲擊、拘捕及阻礙施救。逾千名示威者被圍困理大期間,更有十多名醫護人員被捕。在伊拉克巴格達的示威現場,前線醫護被保安部隊槍傷和拘捕,他們批評當局此舉,連恐怖分子也不如。

一場起義,英雄無處不在

伊拉克上月開始爆發示威,抗議政府腐敗、效率低及失業率高企,示威者要求政府推動改革。大規模示威意外地令伊拉克階級大融和,男女老少都竭盡全力支持示威遊行,在巴格達的解放廣場各施其職,如分發食物、救治傷者,從前被看不起的人,如今都成了英雄。

李衍蒨:骨骸揭穿逾六千宗暴行

讀著這份報告,我腦裡記得我最近在非洲工作時,我們的小組隊長在臨別秋波時看著電視上的新聞說:「看著這個地球每天發生的事,我們都深知道,只要我們一天依然在這個專業裡打滾,我們都會重逢。而我想大家都應該知道,我們重逢的地點多半是哪裡。」此時電視的新聞頻道,正是播放著伊拉克被炸的片段……

雅茲迪族不能包容的 ISIS 後裔

本年度諾貝爾和平獎得獎者之一的 Nadia Murad,出身於伊拉克的雅茲迪族。在 2014 年,ISIS 部隊入侵 Murad 的村莊大舉屠戮,並擄去 Murad,強迫成為性奴。Murad 並非唯一慘遭恐怖分子蹂躪的雅茲迪婦女,部分更因強姦而懷孕。即使得以倖存,帶著一個擁有異教、外族血統的孩子,亦難以為族人所接受。

ISIS 將從頭,收拾舊山河?

曾經穩踞國際新聞頭版的伊斯蘭國(ISIS),如今幾乎消聲匿跡,敍利亞內戰亦似乎步入尾聲,令外界相信和平終於降臨。但華盛頓大學極端主義研究計劃高級研究員 Hassan Hassan 卻撰寫評論警告,敍利亞情況不容樂觀,當地局勢與 10 年前的伊拉克相近,為伊斯蘭國的重整旗鼓埋下危機。

難行就無謂再拖:ISIS 妻子要離婚

ISIS 節節敗退,確實可喜可賀。但正如多數殘暴統治結束後,往往不會馬上掀起美好篇章,ISIS 所經之處,亦遺下一堆待修復的爛攤子。其中,一群「聖戰士」的妻子,正尋求與其丈夫離婚,展開新生活。但囿於社會風俗、宗教意識,對她們來說,即使軍隊已掃除恐怖分子的威脅,這條步向新生的離婚之路亦不好走。

維繫一個國家的條件

為何有些國家經常會鬧分裂,以致政府總是神經過敏,扭盡六壬誓要消滅地方差異,貶抑甚至禁制地方語言不可;但有些國家縱使文化多元,譬如瑞士就沒有統一語言,但卻未曾聽過當地鬧分裂?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兼政治哲學教授 Andreas Wimmer 解釋,這關乎人民是否有成熟的國族意識,超越種族及地域差異。國族的建立,靠的絕不是狂播國歌。

為何會有人懷念薩達姆,感謝墨索里尼?

曾經被美國視作頭號大敵的薩達姆,對文化遺產可謂推崇備至,執政期間以巨款修葺重建多座古城,但他的出發點並不純粹:他仿傚墨索里尼復修羅馬古蹟的套路,利用巴比倫古蹟為政權加持,將自己化身成古巴比倫帝國繼承者,但重建的古蹟但求場面浩大,往往畫蛇添足、背離史實,以致重建後的巴比倫古城,淪為考古學界口中的「暴君迪士尼樂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