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愛登士家庭」—— 過時的離經叛道

A+A-
「愛登士家庭」是 60 年代的電視劇,曾於 90 年代被改編成 2 套真人版,相隔 20 多年後,今年以動畫形式面世;圖為動畫電影「愛登士家庭」宣傳海報。

在古董中找尋靈感,往往發掘出寶藏。舉個例:如果湯告魯斯(Tom Cruise)沒有在 60 年代電視劇堆中看上「職業特工隊(Mission: Impossible)」,不能想像到今時今日還能否保得住票房保證的美譽。同類型的「神探俏嬌娃(Charlie’s Angel)」也比較容易與時並進,今年又有一齣,看預告片,你也不會覺得太過落伍。

特務、動作、陰謀,歷久不衰。題材和風格太獨特的,卻太易過時。例如「聰明笨伯(The Flintstones)」,90 年代曾經被改編成兩套真人版,爛到極點。「愛登士家庭(The Addams Family)」的情況也類似,90 年代兩套真人版,已經算相當出色。事隔 20 幾年,再一次以動畫形式面世。老人家可以看成懷舊,新一代又如何理解昔日的離經叛道?

把時空搬到現代,「愛登士家庭」的基本設定,理應有無數可供發揮的空間。例如子女不獲安排千篇一律的常規教育,可以用來諷刺一下怪獸家長;例如愛登士家庭別樹一幟,無法被主流價值觀認同,可以用來比喻一下種族問題;電影甚至觸及監聽、社交網絡、真人騷電視節目、房地產項目等新元素,已經盡量做到貼地,但始終有點曖曖昧昩的感覺。

1991 年版「愛登士家庭」電影劇照。

或者,最根本的問題不可能解決。不說 60 年代的電視劇,說說 90 年代的電影版,如果你的街坊有一戶類似愛登士家庭的成員,還可以用一個「怪」字來形容。社會發展下去,再怪的人再怪的事,你也見怪不怪;見到表面上完美無瑕的人,可能更會覺得怪,更會產生小心提防的危機意識。而且,以前會被視為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壞習慣,今日一定被讚頌為具備重視他人私隱的意識,當你看見一個類似科學怪人打扮的家務助理,看見一隻類似斷手的寵物,看見女兒不愛作少女打扮,日日以哥德式造型現身,大概也只會笑一笑,然後說一句關我乜事,便毫不上心。於是,以前是笑料的,會令人嘩然的,全部不再被視為一件事。新的一齣「愛登士家庭」,不算過時,也肯定平淡。尤其在毒氣催淚彈周圍放的時候觀看,就算看到小兒子用自製炸彈代替刀劍作為武器,也實在很難有甚麼感覺;看到原本排斥愛登士一家的中產,突然改過自新,就更加難以置信。兩個敵對勢力要和解,不會是其中一方的領袖傳出醜聞便達成得到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