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

|共66篇|

英女王過身後,皇家認證怎麼辦?

從奢侈品牌 Burberry 到家常調味料品牌亨氏(Heinz),英女王離世,將改變數以百計品牌的形象。這些品牌都獲皇家認證(Royal Warrant of Appointment),可在產品及營銷中使用相應王室成員授權的紋章。目前的皇家認證中,由女王發出的佔大多數,共計 620 項,將隨其離世失效,相關品牌需要在兩年內從產品上移除女王徽章。部分企業日後尋求新王查理斯三世認證時,可能會有困難。

【烏克蘭戰爭】以「勇敢」作為國家品牌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夫婦早前登上美國時尚雜誌 Vogue,有人批評他們在人民陷於水深火熱時美化戰爭,但丹佛大學媒體、電影及新聞研究副教授 Nadia Kaneva 近日在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提到,烏克蘭是首個在戰爭期間發起國家品牌宣傳活動的國家,並以此作為應對軍事入侵的關鍵策略,目的是爭取實際的軍事、經濟及道德支援。

Moyashi:當山寨成為原罪

為回應國內的社會動盪,中國的反日浪潮愈燒愈烈,雖然依照一貫的調子,最終的受害者通常都是自己人多於日本。先有女子在蘇州日本街穿和服而被捕,罪名是「煽動民族仇恨」和「尋釁滋事」;然後以抄襲日本品牌起家的「名創優品」(MINISO)發表道歉聲明,說從今以後「要做堂堂正正的中國品牌」。

強制隔離會否改變酒店的形象?

在這次抗疫戰中,強制隔離是各國其中一個重要法寶。有些地方會以居家隔離形式,把入境旅客和密切接觸者區隔開;在澳洲和紐西蘭,政府則把豪華酒店變成隔離場所;去年 12 月 22 日起,香港政府也宣佈安排 36 間指定檢疫酒店,強制隔離外國抵港的旅客。威靈頓維多利亞大學市場學副教授 Dan Laufer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分析措施對酒店業界的影響。

服裝品牌要脫離新疆棉,有多難?

維吾爾人在新疆,被指受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強迫勞動,生產棉花。「紐約時報」與路透社日前報道,美國政府可能以中國涉嫌侵犯人權為由,對來自新疆的棉花實施禁令。不過新疆佔中國 85% 棉花產出,美國去年,便從中國進口價值約 500 億美元的紡織品及服裝;要大型服裝品牌放棄使用新疆棉,並不容易。「經濟學人」上月便指,與有關強迫勞動的新疆棉「割蓆」,已成為品牌的困擾。

【我想行開下】瑞士三角朱古力如何成為旅遊的象徵?

去年今日,你可能正在東京食玩買,或在威尼斯坐貢多拉。今時今日,你只能留在家裡,想念外地的美好風光,以及幾乎全球機場均有賣的零食 —— 瑞士三角朱古力(Toblerone)。對於熱衷出遊的港人來說,相信比起超市或便利店,更常在禁區免稅店看到這堆「金條」。

迪卡儂低成本之道:讓所有人都可參與運動

想要認真投入運動,未必如此簡單,想做就做,如何選購裝備便是障礙之一。即使有志運動,但昂貴的裝備總會嚇怕準買家,以有限的預算購置所需運動用品更是一門學問。眾多著名運動品牌中,以低價為目標的法國大型運動用品商迪卡儂(Decathlon),可能是不少人的選擇。正如迪卡儂美國營運總監 Sophie O’Kelly 所言:「迪卡儂的核心價值,在於讓所有人都能參與運動。」也許與港人全民運動的期望不謀而合。

超越麥當娜,掌 6 億資產的最富有女歌手 —— Rihanna

2005 年,16 歲的 Rihanna 從出生地島國巴巴多斯(Barbados)到美國開始發展歌唱事業。如今她蛻變成獨當一面的創業家,發展化妝品、內衣品牌之餘,更與奢侈品集團 LVMH 合作,創立其奢侈品牌「Fenty」。據「褔布斯」報道,Rihanna 資產達 6 億美元,超越麥當娜、Céline Dion 及 Beyoncé 等全球著名女歌手。年僅 31 歲的她,到底如何成就這一切?

The Beckhams:「人買人」的個人品牌時代

來到網絡平台主宰一切的新時代,儘管碧咸早已掛靴離開球場,維多利亞亦不再是歌手,但他們的名氣絲毫未減。打開 Instagram,整個碧咸家族的影響力無處不在。「衛報」專欄作家 Gaby Hinsliff 形容,在這 20 年裡,碧咸夫婦成功開創了一種前所未見的賺錢模式:「個人品牌時代」。

從創業神話到陷入內憂外患,Superdry 敗因何在?

運服外套和防風衣上的日文字「極度乾燥」,或令不少消費者受騙。其實全球連鎖時裝品牌 Superdry 初時是一個英國車特咸市集的小攤檔,亦曾是英國時裝界一個迅速成名的創業神話。不過成立 16 年後,隨著創辦人離巢,銷售策略混亂,業績低迷的「極度乾燥」,如今顯得「極度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