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

|共36篇|

教堂彩繪玻璃中的希特拉

在德國西南部城鎮魏爾代施塔特(Weil der Stadt)的聖伯多祿聖保祿教堂(church of St. Peter and Paul)內,除信眾外還有許多好奇的遊人,他們通常駐足在彩繪玻璃前:玻璃上 9 個講述耶穌生平的場景,其中一個窗格描繪魔鬼試探耶穌,奇怪的是,創作者 JoKarl Huber 筆下的魔鬼,竟然是希特拉。

【展覽】具象與抽象之間的情懷 —— 趙無極新展「永歸中土」

2020 年於荷李活道成立的畫廊 VILLEPIN,由前法國總理多明尼克德維爾潘(Dominique de Villepin)及其子潘雅德(Arthur de Villepin)共同創辦,首個展覽「友誼與和解」展出他們收藏已久的趙無極作品。德維爾潘家族和趙無極多年來建立深厚情誼,這次再次展出趙無極的傳世作品,當中包括油畫、水墨畫及水彩畫等,以「趙無極:永歸中土」為題,發掘趙無極離開中國後遊歷歐美,最後以獨特的方式回歸故國之旅。

Hallie Tam:Men Crush 系列 —— Henri Matisse(2)

看過 Matisse 對人體的草圖,會知道他絕對懂得「正確地」畫人,但與其展示專業的畫畫技巧,他反而以簡單平面的線條和一斑斑的顏色來渲染情感,看上去不但欠缺重心,更有種不斷向外圍空間擴展的錯覺。比起人物實實在在於畫布上佔據具體位置的傳統畫作,Matisse 開闢了另一個天地。

沙巴當代藝術家首個香港個展 ——「于一蘭:直到我們再度相擁」

提及馬來西亞,或許你會想起吉隆坡、檳城、或者是海島旅遊的熱門地沙巴。除豐富的山海自然景觀及人文特色之外,你對沙巴還有何認識?國際上享負盛名的馬來西亞當代藝術家于一蘭(Yee I-Lann)出生於婆羅洲沙巴州亞庇,她的藝術創作一直致力述說東南亞群島的現代歷史、殖民的過去和現今的後殖民時代,當中包括她對東南亞集體文化與記憶、個體狀態,以及社會權力結構的關注。9 月起,CHAT 六廠舉行于一蘭首個香港個人展覽 ——「于一蘭:直到我們再度相擁」,當中包括新的委約作品及現有作品,或將令你對馬來西亞以至沙巴,有新的體會及理解。

林靖風:豪瑟沃斯與傑克.惠滕 —— 剃刀邊緣的藝術

香港豪瑟沃斯為在 2016 年獲頒國家榮譽藝術奬章的美國抽象藝術家傑克.惠滕(Jack Whitten),舉辦首個於亞洲的大型個人展覽,其中包括惠滕在 1960 年代到 2010 年代的繪畫、雕塑及紙本作品。他專注於探索不同物料的可能性,在結構與排列之間,釐清紛繁的視覺語言。

文藝復興時代,畫作沒有單一作者?

假如一幅畫作標明出自某藝術家之手,人們想必認為,從構思到作畫,都由該名藝術家獨力完成。不過,英國「藝術新聞」(The Art Newspaper)文章指,在文藝復興時代,事情往往並非如此;而在重視收益的藝術品市場,即使有誤導成分,也傾向將過去名作歸功於一位大師。

【展覽】遊走政治與詩意之間 —— 概念藝術家 Francis Alÿs

令比利時藝術家 Francis Alÿs 一直關注空間、邊界、人口遷徙及地理政治,這次於大館當代美術館舉行的香港首次個人作品展「水限 __ 陸界:邊境與遊戲」,除了展出有關上述事件的作品外,亦展示出他多年來紀錄世界各地,甚至於戰事和衝突不斷的地區內,小朋友的遊戲情況及其文化意涵。

藝術家們的密碼 ——「不可告人的話」

藝術家敏銳地觀看世界,並將其理解的事物與情感的堆疊融入作品之中。這次於藝穗會陳麗玲畫廊舉行的展覽,名為「不可告人的話」,當中展示了 13 位藝術家近年來的作品,包括蛙王、廖智恆、李紹忠、曾鎧婷、劉學成等。經過社會運動與病毒洗禮後,他們的創作會是如何?

伍常:三權分立與公義

作品令我們不得不反思:當社會的「發展」去到一個地步,連一般收銀都不想收到一毫子的時候,是否真的代表著它已完全一無是處,毫無價值呢?還是我們可藉著眾人的力量,把看似已被人忘掉,甚或唾棄的一些來自舊社會(前殖民地)的舊東西(英女皇頭像一毫子),以別開生面的方式重新包裝呈現於觀眾眼前,從而創造新的社會價值?

極權統治下的俄羅斯示威藝術

藝術早於 90 年代已是俄羅斯活動家表達對政府不滿的渠道,諸如人權、貪污、具爭議性法律問題,都可以透過各種藝術形式,以表訴求。但近年這種方式動輒觸動俄羅斯政府神經,當地不少示威藝術家受政治壓制。更嚴厲的執法,代表著街頭活動、藝術抗議的消亡?還是激發藝術家創意,喚起更多大眾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