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

|共54篇|

塞爾維亞成歐洲最污染國家,錯在中資企業?

近年先後有環保評級反映,塞爾維亞是歐洲最受污染國家,問題還引發示威浪潮,不少人把矛頭指向中資企業。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博士生 Vuk Vuksanovic 在雜誌「外交政策」撰文批評,中國資金通過「一帶一路」湧入塞爾維亞,投資項目卻以高污染產業為主,普遍未達歐盟標準,危害公眾健康,而當地政府只管以鐵腕手段隱瞞環境禍害。

水俁病:日本給環境治理史寫上的教訓

電影「毒水曝光」(Minamata)改編自日本 1950 年代起的水俁病污染事件。該病成因是攝取受污染的魚和貝類而導致甲基汞中毒,第一宗個案在熊本縣水俁市發現。儘管熊本縣事件已帶來嚴重的教訓,1960 年代中期新潟縣還是出現第二次爆發。環境問題能導致嚴重社會問題 —— 但真正的問題,或許是在人與制度之上。

【恐怖穿搭】潛在牛仔褲的肺病與毒物

若論家中衣櫃的必備衣飾,相信非永不過時的牛仔褲、牛仔外套莫屬。但據德國之聲報道,這種好看易搭的衣飾,卻不利於環境。每當消費者購買一條新牛仔褲時,其耗水量就等於打開花灑 21 小時,同時會令工人健康受損、產地受嚴重污染。生產商正苦思如何令牛仔衣飾的生產過程更環保。

當政府無能,他們自「髮」阻擋漏油

嚴重漏油事故,可以帶來極嚴重的生態災難,令大量生物死亡,也會使部分依賴海洋資源維生的社群失去重要收入來源;而政府往往要調動大量人力物力,方能清理油污。去年 8 月,毛里裘斯就爆發號稱該國史上最嚴重的生態災難,甚至要進入全國緊急狀態。可是政府無能,唯有社群自救,文化網站 Atlas Obscura 就披露毛里裘斯人當日如何以頭髮應付漏油危機。

恆河能否清潔?

在印度教徒心中,恆河水神聖無比,且具有神奇力量,可以直接飲用;回到世俗目光,恆河卻是污染嚴重的河流。印度政府曾經嘗試清潔恆河,卻仍無法改善污染情況。不過,「今日印度」(India Today)媒體總編輯 Raj Chengappa 相信,2014 年展開至今的清理恆河(Namami Gange)計劃,最終將能取得成效。

催淚彈如何毒害生態環境?

催淚彈危害健康是不爭的事實,但對生態的毒害卻欠缺實證研究,偏偏現實中卻有地區長年累月受催淚彈攻擊,巴勒斯坦的難民營正是這樣的活體實驗場。當地有多個都市農場發現,植物無法抵禦催淚彈長期攻擊,有農場作物全數燒焦枯死,說明催淚彈足以毒害生態環境。

有機耕種不環保?

有許多所謂環保做法,像使用環保袋、隨行杯等產品,生產過程本身會製造污染,加上使用次數不足,最後比起即棄用品對地球傷害更大,未必真正達到環保目標。最近有研究顯示,有機耕作雖說可以減少直接來自農業的氣候污染,卻需要更多土地來生產相同數量的食物,未能成功彌補所失。

氣候暖化,挪威薩米族人面臨前所未有難題

上月中旬,冰島有居民為 Okjokull 冰川舉辦「追悼會」,悼念它在 2014 年被宣告「死亡」、接近徹底融化。事件令氣候變化再受關注,而對於冰川國家的居民來說,更是迫在眉睫的事。近日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全球氣溫上升正為挪威芬馬克郡的馴鹿和薩米族人,帶來直接威脅。

讓小蜜蜂告訴你大城市的整潔度

世界各國正全速城市化,聯合國估計 2050 年之前,全世界會有 3 分之 2 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地方。城市化帶來的污染,向來是人們關注的議題,但用傳統的方法收集土壤或空氣樣本去分析和監察污染物,則成本高且費時。來自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者 Kate Smith、Diane Hanano 和 Dominique Weis 就共同撰文,建議從看似微不足道的蜜蜂著手。

最被忽視的污染:動物糞便

人類絕大部肉食均來自畜牧業,要餵飽數十億張飢餓的口,自然要有龐大的畜牧業支撐。不過,畜牧除為人產出肉食,亦產出大量動物糞便。健康與科學記者 David Cox 於「衛報」撰文,稱每年牲畜產生數十億公噸的排泄物,已開始毒害自然界

濁水之中

“And he who would not languish among men, must learn to drink out of all glasses; and he who would keep clean among men, must know how to wash himself even with dirty water.”
— Friedrich Nietzsche, German philosopher

不想在俗世受苦的人,須學會舉杯暢飲;想在俗世保持清白的人,須懂得用髒水洗滌。
— 尼采(德國哲學家)

每一次洗衣,也在污染海洋?

提到流入海洋的塑膠廢料,膠樽可能是最深植人心的代表。但一些細小得肉眼難以察覺的微塑膠,更是無孔不入地影響海洋生態。在美國,一位滑浪風帆教練 Rachael Miller 便研發一件名為 Cora Ball 的洗衣球產品。在微粒隨洗衣水流出海洋,成為污染物前,先堵在洗衣機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