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義

|共4篇|

鄭立:紅花俠影 —— 在政治裡,到處都是正義,卻沒有一方是正義

這作品在當時 TVB 播放的時候,給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這樣的架構,讓看卡通片時第一件事總是先問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的小孩子,慢慢學會這個世界從不是這樣運作的。倒是回到現實看到一群中老年人,他們會認為自己在政治中,所支持的就是正義的一方。我就在想,雖然一大把年紀了,他們也許還比不上當年會認真看完這卡通片的小孩吧?

李衍蒨:無名紋身女子

人的身體歷來都是一幅畫布,用作展示我們揀選的或天生的身份。因此,紋身圖案及紋的位置能告訴執法者,或考古學家很多不同的資訊。紋身對幫助身份辨認程度之大,於 2004 年的南亞海嘯可見。泰國炎熱的天氣加速屍體腐化,或因屍體被水浸泡因而不易辨認。幸而,部分屍體根據家人提供的資料,以及屍體上的紋身作比對,加快了辨認進度。紋身師傅就像不同的派別藝術家一樣,帶有個人特色。不同風格及設計都可以至少告訴我們一些有關資料,甚至有機會令執法單位找到該位藝術家,協助調查死者身份!

從挖地道開始的「推牆」抗爭

柏林圍牆豎立超過 28 年,如今距離圍牆倒塌的那天,也過了整整 28 年。在德國還被一分為二時,部分東德人民獲西柏林人協助,試圖經地下越界西逃,估計挖在牆下的地道多達 75 條。近日一名考古學家就在圍牆公園附近,發現其中一條的出入口,這地道亦正是 Carl-Wolfgang Holzapfel 將近 30 年爭取推翻圍牆的開端。

鄭立:稻中乒團 —— 在說為基層草根打拼之前,你真的清楚他們是甚麼人嗎?

很多想要或曾想要爭取公義的人,慢慢認知到基層並不那麼美好的真面目,看到普羅大眾不接受,不理解,冷漠,或者為了一盒月餅這樣的小利,把選票和社會賣出去時,就很容易會產生抱怨,例如說香港人不值得擁有甚麼之類。但是,那只是因為對大眾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草根階層本來就如此,一直也如此,香港如此,日本如此。如果你真的不能愛這樣的人,你最好對自己坦誠。每個說要為基層打拼、謀福利的人,都應該看看「稻中乒團」,然後想清楚,你就是為這樣的人犧牲你的時間、金錢,甚至自由,去爭取這種人的權利和選票。如果真的有想清楚這點,那就沒甚麼值不值得的問題,你會發覺,民主與公平,從不是世人值不值得擁有,而是你自己值不值得做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