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新聞守護者 —— 好人沒有一生平安

A+A-
電影「新聞守護者」由真人真事改編;圖為劇照。

不得不佩服香港片商的眼光和頭腦,揀正時辰,在香港的新聞自由面臨生死存亡之時,推出「新聞守護者(Mr. Jones)」,電影立即跟香港人埋身了。一齣改編自真人真事的歷史,突然之間變成驚慄片,甚至哭得死人的悲劇。

一開場,已經很悲。有個作家,自言自語,透過他的對白,你知道他正在撰寫「動物農莊(Animal Farm)」。這不是一齣以 George Orwell 作主角的電影,為何會反客為主?因為,主人翁 Gareth Jones 根本沒有太多人認識。明明揭發了一件跟百萬人安危有關的大事,在當權者的清洗下,可以寂寂無聞,像沒事發生過。

第二幕,也悲。Gareth Jones 以英國首相外交顧問的身份,在二次大戰之前,向眾大臣警告要提防德國的希特拉,卻被他們當作笑話看待。因為經濟不景,甚至給裁員。他改以自由身記者身份,申請簽證,前往蘇聯打算訪問史太林。人人笑他天真、不自量力。不是個個記者也有心揭露真相,不少只想借助記者身份得到好處。當然,在香港的話,這位自由身記者,一早不會被視作記者。

然後,這位具前瞻性、富正義感、不畏艱險、有勇有謀的好記者,去到烏克蘭,親身目擊蘇共將食糧賣走,換武器換建築物,搞到烏克蘭大飢荒,死百幾萬人。對外,還將國家的經濟狀況美化得欣欣向榮。咁熟口熟面嘅?戳破政府黑幕的大新聞,當然給政府打壓啦,難道你未見過?沒有被即場打靶,好記者已經算命大。同一時間,另一位拿過大獎的記者,可能是出於私利,也可能是被威脅,出手為蘇共政府澄清,話好記者亂噏,存心抹黑。嘩,是否令你想起華春瑩的言辭?然後,全世界選擇相信知名記者的片面之詞,因為比較輕鬆,不會影響情緒、形象和利益,個個當正好記者是瘋子。好記者不死心,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希望將真相傳遞出去。不太成功,比較成功的,只是感動了作家 George Orwell,啟發他用隱晦手法把訊息化成「動物農莊」的比喻。

好記者 Gareth Jones 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希望將真相傳遞出去,卻沒有人願意相信;圖為劇照。

極權統治有極權統治的基因。90 年前蘇聯的情況,跟今日香港的情況,就如兩生花一樣。政府先用強硬手段限制記者採訪,再給予聽教聽話的走狗記者無限好處;一有重大危機,便狠下殺手順便殺雞儆猴;即使出了事,也可以發動輿論機器唱好補救。結果,大部分傳媒也是為政權護航的宣傳工具,只有謊言,再沒有真相可言。在「新聞守護者」,記者要用菲林拍攝,一旦被毁,血本無歸。來到今日,有片有圖有直播,要欺騙人,好像困難了很多很多,卻還是有很多人選擇自欺欺人。

不是荷里活出品,「新聞守護者」沒有充滿戲劇性的衝突場面,不會讓人像看完「焦點追擊(Spotlight)」或「戰雲密報(The Post)」般熱血沸騰,只會有淡淡的悲愴。既為當權者的無情和自私而憤怒,也慨嘆大部分人民的愚昧。真相,得來不易,往往需要付上極為沉重的代價。當你看到電影結局,會更加悲痛。求不到人,你以為求神,可以得到少少公道?歷史告訴你,公道,未必存在的。其實,從來沒有甚麼好人一生平安。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