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

|共13篇|

馬來西亞公務員的腐敗根源 —— 奉承文化

對於怎樣的公務員團隊才稱得上是優秀,大眾可能各有見解,但公務員制度如何變得腐爛,也許要由體制內解釋。雜誌「歐亞評論」(Eurasia Review)亞洲及大洋洲分析師、馬來西亞玻璃市大學副教授 Murray Hunter,認為馬來西亞的「奉承」(bodek)文化,是該國公務員團隊的最大障礙。

公務員的倫理課:行政邪惡

公務員是重要的政策執行者,可以影響數以百萬計人民的福祉。在西方公共行政學中,公務員的行政倫理就成為一個主要研究領域。大峽谷州立大學 Danny Balfour 教授和密蘇里大學 Guy Adams 教授在 1998 年出版著作 Unmasking Administrative Evil,提出「行政邪惡」(Administrative Evil),警告公職人員只講官僚理性,可以為社會帶來極大災難。該書至今已是公共行政學的經典著作。

為錢為名為理想,全球爭做公務員

疫症無盡,市道艱難。現時在全球各國,有意投身公務員行列的人大幅增加,但不見得全是謀著那個「鐵飯碗」。「金融時報」發現,他們想要成為公僕的原因,除了待遇較好或就業選擇減少,還因為在疫中對公共服務產生興趣,想要為民服務、回報社會。只是,疫情亦令政府收不敷支的情況加劇,要做到或是做好這份工,比以往更困難。

俄國杜絕雙重國籍公務員之法

有消息透露,北京擬禁止 BNO 護照持有人擔任公務員,甚至剝奪其投票權利,但實際操作上,當局又如何查出你持有其他護照?俄羅斯數年前就收緊法例,強制國民申報持有的外籍護照及海外居留權,否則干犯刑事罪行。警方以此對付異見人士之餘,政府近月亦開始整治持有雙重國籍的公務員。

增聘公務員來解決問題,卻帶來更多問題

南韓行政安全部本週公佈,2020 年韓國居民登記人口約有 5,183 萬,較前年減少 2 萬多人,原因是該國首次出現「死亡交叉」現象 —— 出生人口 27 萬多,死亡人口卻逾 30 萬,造成人口負增長。弔詭的是,文在寅執政以來,平均每年增加近 3 萬名公務員,比李明博在任時多出 14 倍。為何服務對象減少了,提供服務者反而變多?

鄭立:百戰小旅鼠 —— 將責任與判斷力外判的結果就是自取滅亡

旅鼠做事是不看結果,不看成本效果的,對於他們來說,一切都是「盡做」,「唔係仲可以點?」,就算這件事的結果是必然死亡,例如向前行就會墮樓,或者是成功率超低,失敗風險極高,成本效益極低,他們都只會認定自己做的事是正確而且是唯一應該做的,並且堅持做下去。

公務員到底效忠誰?

前年加泰隆尼亞自治區議會宣佈獨立,馬德里政府馬上啟動西班牙憲法第 155 條,暫時收回地區自治權,取消自治政府各項權力,解僱高層人員。公務員 Agustí Colomines 舉起馬德里法令副本,矢言「這只是文字,不是真實的東西」,並不會服從於馬德里政府。當時一眾舊有加泰政府班子,包括公務員團隊,會默默過渡到馬德里安排的新管治團隊,還是像 Colomines 那樣抵抗?

這些年,美國政府的停擺常態

由於預算案談不攏,從上周六起美國政府部分停擺。9 個內閤級部門及數十個政府機構暫停運作,估計 80 萬名聯邦僱員需無薪工作或放無薪假,經濟損失或至 20 億美元,準白宮幕僚長 Mick Mulvaney 更指停擺「很有可能」持續至明年。消息似乎聳人聽聞,美國人卻見怪不怪。因為在過去 40 年,類似的情況已經至少出現過 21 次。

邱翔鐘:能吏一去 不愁後繼無人?

英國前頂級文官海伍德(Lord Heywood of Whitehall)上月初因癌症去世,得年 56 歲。這位令英國官場痛惜的官員和死在中國名叫尼爾.海伍德的那位混混同姓。本文要講的這位海伍德是完全不同類型的英國人:出身中產家庭,在牛津大學、倫敦經濟學院和哈佛大學受教育,然後進入政府機關做事,擔任公務員,一心一意,枵腹從公。

江皓昕:「我,不低頭」——每一個政府高官和公務員也該看的電影

社會是個吃人遊戲,小撮人操縱著大部分人生死,而那小撮人還不自知。80 歲的英國老導演堅·盧治(Ken Loach)以拍攝有社會關懷和批判意識的獨立電影而馳名,新作「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爆冷贏得了康城影展金棕櫚獎及英國電影學院的最佳電影獎,拍的正是利物浦城裡一個失業老人和一個單親母親抗衡冰冷又無人性的社會福利制度。說是抗衡,說白了也就是被追著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