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獵

|共5篇|

尼爾:敞開心,去看見我們願意注意的事物

The Cove 觸動人心之處,是主角 Richard O’Barry的故事:從青年時已開始與海豚有很深的情感聯繫,曾任海豚訓練師,與他有深刻情感連結的海豚被冠以人類的名字,後來他的海豚朋友 Kathy 在被囚禁的環境之中,在他的懷裡死亡,喚醒了他的良知,因而決定不再繼續站在迫害者的一方,投身及推動拯救海豚的行動。

救動物,更要救其知識?

當野生動物被人大量獵殺,導致數目急降,出現滅絕危機時,人們其中一個解決辦法是,於其他地方引入同類物種,以維持生態平衡。乍看下,替補似乎令動物數量回升,避免失衡。但事實上,原生動物世代累積下來,關於如何在棲息地生存、活動的知識,早已隨著獵槍聲響而消失。新來的動物,需要重新摸索。

獅子哀歌:生前當活靶,死後再做壯陽藥

打擊跨國狩獵野生動物的衛道之聲漸高,不過,根據南非近日公佈的一項報告,或令一眾保育人士倍感挫敗。南非環境事務部去年批出的獅子骨架總數高達 1,500 隻,幾乎是前年輸出配額 800 隻的一倍。專家認為,獅子骨交易趨升,助長了南非境內的狩獵或「困獵」風氣。而這些骸骨主要會被運到亞洲市場,用作製造一些並無科學考據,療效成疑但擁有龐大轉售價值的傳統補品,例如壯陽藥。基本上,一隻南非獅子從出生到死亡以至骸骨被販賣,都可能不曾有過接觸大自然的機會,而是生活在鐵柵之中,成為人類一環接一環商業活動的消費品。

北非白犀牛之死 —— 情願絕種,也不成全人類的偽善

隨著地球上最後一隻雄性北非白犀牛 Sudan 的死亡,如今現存於世的就只剩下兩隻雌性北非白犀牛,在全球媒體的關注下,這瀕危多年重超過 2,250 公斤的龐然生物,宣告絕種。儘管人類有辦法征服大自然,導致無數個物種的消失,反過來卻根本無力逆轉一個物種將要消失的命運。能力再大,都只能親眼見證 Sudan 的死亡,讓一個曾經存世的物種成為文明餘燼。

歐洲「狼來了」:保護還是捕殺好?

狼近年在歐洲又再崛起。比利時是歐洲最後一個不見狼蹤的大陸國家。去年冬天,牠們終於重新征服了比利時。狼在 1992 年從意大利穿越阿爾卑斯山脈到法國,在本世紀之交從波蘭進入德國,又回到人口密集的地區。歐洲許多地區的人,已沒有曾經和狼共存的記憶。專家指,德國的狼群正在成指數增長,並擴散到盧森堡,荷蘭和丹麥。丹麥在去年春天,在 200 年後再發現首個狼群的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