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

|共43篇|

張樂芹:從全班倒數第一,到考進亞洲第一

事實上,修讀公共行政,以往較多是政府部門進修、Public Sector 的人士,但隨著社會發展,跨界別合作愈來愈受重視,所以不論你是從事政府工作、公營機構還是非牟利組織、社企,甚至是私人企業,其實也有機會申請到相關課程。最重要的,還是要好好想想自己跟這個課程有何關係。

張樂芹:揭開「新加坡未來經濟」戰略

在 6、70 年代,新加坡和香港曾經是亞洲四小龍,平步青雲。但近年來新加坡急起直追,在科技發展上,有不少地方都比香港起步更快,亦吸引到不少跨國科技企業如 Google、Facebook、LinkedIn 在當地設立亞太區總部。究竟新加坡在各方面發展上有甚麼先決條件?它是否有優勝之處值得香港學習?

重溫 2004 年北京實驗室沙士病毒洩漏事故

在 2020 年以前,最令香港人膽顫心驚的傳染疾病,當數 2003 年爆發的沙士病毒(SARS)。疫情持續約四個月,由當年 3 月到 6 月,香港有 1,755 人確診,299 人死亡。很多港人都記得,那場沙士疫情到 2003 年 7 月時已經大致平息,但其實到 2004 年,沙士病毒曾經一度在中國大陸死灰復燃,事件起因是實驗室意外洩漏。

安心出行(新加坡版),如何為高科技監控開路?

港府近日又絞盡腦汁要市民安裝「安心出行」,但普羅市民就是不敢安心;相比之下,新加坡人普遍都輕易就範,就算警方被揭可查閱數據,最終仍沒有引起太大爭議。獨立記者韓俐穎(Kirsten Han)文章便分析,事件一再反映新加坡私隱意識薄弱,在疫情爆發前,高科技監控就已經到了無孔不入的地步。

真.南洋大學:被指受共產黨滲透的新加坡學府?

盛傳香港城市大學有意改名,「南洋大學」和「華南大學」同樣是熱門,惹起學生與校友爭論。暫未知建議有何依據,但新加坡也確曾有一所南洋大學,創建於 1955 年,為世界唯一海外華文大學,對新馬華人文化承傳貢獻良多,但多年來也被指控為共產主義溫床,最終在 41 年前被李光耀殺校。

南洋大學與黃麗松校長

黃校長於 1969 年 2 月應聘到南大履新,至 1972 年 9 月,回到母校香港大學,成為港大第一位華人校長,一任 14 年,並留校服務至退休。回憶錄中,他說港大是他服務最久,也令他最為滿意的大學,然而新馬兩地的教育工作,卻也成為生命中的重要篇章。

生化戰:岡字 9420 部隊

活摘器官、人體實驗、實驗室製造病毒等等駭人聽聞的罪行,過去都曾經發生。剛過去的 8 月 30 日,是香港重光紀念 75 週年。上世紀 30、40 年代,日本侵略亞洲各地,犯下不少反人類罪行,最惡名昭彰莫過於 731 部隊的人體實驗,另外還有針對香港難民的「南石頭細菌實驗」,以及這次介紹的新加坡「岡字 9420 部隊」。

民主也不是請客吃飯

毛主席有句名言說「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其實民主進程又何嘗輕鬆?說到底,請客吃飯多少有點奢侈,而民主是我日用糧,是生活的必需。從新加坡的歷程看來,不止治權的平穩更替需要民主;民權的伸張、生產的有序、社會的融洽,缺乏民主是無法實現的。

李登輝與李光耀:民主的傳承

兩李並比,相同之處應多過其差異。除了同是 1923 年出生之外,就是同樣具有高超智慧,有當機立斷的魄力。談到民主選舉的機制時,兩人也異口同聲:「民主並不等於一人一票。」的確,民主本身就是本難唸的經,迂迴的路。再看雙李的民主歷程,天佑兩人都共同具有非常難得的特質,一曰承先,二曰啟後。

在家開窗,也能隔絕外來噪音?

疫情迴環往復,留在家中的時間比以往更長。想打開窗戶保持空氣流通,卻要面對汽車往來、地盤施工、修路、裝修等噪音滋擾。究竟如何才能保持家居寧靜?據「紐約時報」報道,新加坡研究人員已開發一種原理類似「降噪耳機」的家居系統,能夠將外面傳入室內的聲音降低達 10 分貝。

新加坡大選 —— 人民行動黨長勝秘訣?

新加坡國會大選結束,執政人民行動黨(PAP)得票率雖跌至 61.2%,但仍囊括國會 93 席中的 83 個議席。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表示,人民行動黨取得選民「明確授權」。從得票率及議席結果來看,李顯龍所言非虛,但人民行動黨多年來又有何「良方」,以穩固其執政地位?在位者於建制內享有的各種優勢,或是該黨致勝之道。

專家也無所適從的隱形傳播者

繼上月中梨木樹邨出現本地武漢肺炎確診個案後,日前再新增數宗本地感染個案;兩個感染群組現時仍未找到源頭。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認為,香港社區明顯有源頭不明的隱形傳播鏈。不僅香港,隱形傳播鏈亦對其他國家構成威脅,但感染者既為隱形,要找出源頭自然不容易。新加坡衛生部傳染病司司長李堅明,早前便與專家們嘗試揪出當地 1 月時的隱形傳播鏈。

外勞武肺:新加坡的天與地

新加坡近日的武漢肺炎確診數字急增,甚至連續兩日創下單日確診新高。據報道,近期絕大多數患者均為外勞。相較新加坡國民平均居住空間達 323 平方呎,外勞惡劣的居住環境,成為新加坡天與地的反差代表。新加坡政府忽視外勞的生活環境和抗疫工作,或是疫情爆發的原因。

新加坡模式光環不再?

新加坡自 1960 年代獨立,逐步由中轉港口發展成世界十大富裕經濟體之一。長年的穩定繁榮,促成人民行動黨長期執政,其家長式威權資本主義更成為所謂「新加坡模式」,與西方自由民主政體分庭抗禮。然而新加坡近年社會結構問題頻生,面對貧窮人口上升、失業趨勢擴大、組屋價格波動等等挑戰,政府不是回應有限便是打壓滅聲,統治資本已受動搖。「日經亞洲評論」近月一篇專題報道,就指出新加坡表面風光之下的種種弊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