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lie Tam:Men Crush 系列 —— Henri Matisse

A+A-
Henri Matisse 作品 Luxury, Calm and Pleasure(1904)不但用色大膽,人像亦意味不明,至今學者仍對此畫作議論紛紛。 圖片來源:www.HenriMatisse.org
Matisse 後期因病而長臥在床,但並沒有打擊他對藝術的熱情,他轉而用剪紙和繪畫繼續創作。這幅凹版蝕刻畫(Aquatint)Nadia. Smiling Face(1948)正是其中一幅最著名的作品,輕輕幾筆畫出神采。 圖片來源:Artsy

近年在看 Instagram 有關室內設計的帳戶時,不難發現一兩個經常出現、乍看就覺得美的圖案,被印在掛牆畫作或地毯上:一個藍色抽象裸體女性優美地坐下的圖像,和用幾條粗線勾畫出的可愛女性臉龐。再仔細看,原來正是活躍於 20 世紀初的法國畫家 Henri Matisse,在生命最後十年裡完成的剪紙、繪畫和石版畫系列。

Matisse 在墳墓應會訝異,這股熱潮到底是從何而來。英國網站 Stylist 的 Moya Crockett 就曾經撰文解釋,說因 Matisse 筆下的女性充滿曲線美,符合現今流行的包容性文化(Inclusive Culture)和身體自愛運動(Body Positive Movement),又說畫作呈現到活動身體的動態自由(Freedom of Movement)等,種種原因讓人感到他對女性充滿熱愛和呵護,看著有種安心坦然之感。姑勿論這些理由,與史實或 Matisse 本人的取向是否吻合,其中無可置疑的一點,就是 Matisse 筆下的美感毫不過時,仍然吸引現代的你我,值得進一步研究。

可能以藝術風格與運動分類較為容易,後人一講到 Matisse,總愛用「野獸派」(Fauvism)創始人為切入點。「野獸派」是 20 世紀初,以 Matisse 和 André Derain 為首,受後印象主義(Post-Impressionism)和新印象派(Neo-Impressionism)影響而創出的首個藝術運動,捨棄摹仿事物的客觀表面,反而以鮮艷大膽的用色和粗獷單純的線條,表達強烈情感,引起觀賞者的感官反應,在當時算是相當前衛。

豐滿迷人的鮮藍色裸女剪影 Blue Nude II(1952),是 Matisse 去世前兩年的剪紙作品,在今日大受歡迎。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其中最備受爭議的畫為 Luxury, Calm and Pleasure(1904),作品運用 Paul Signac 與 Georges Seurat 開拓的點描畫法(Pointillism),但沒有像兩人般混合對比色(Complementary colours),而是將強烈飽和的橙色、黃色、綠色和紫色從管裝油畫顔料直接擠出,一撻撻塗到畫布上作視覺衝擊,加上畫作含多個人像,乍看眼花繚亂,讓人不知從何入手去理解。如是者,Matisse 在 1905 年的 Salon d’Automne 展出幾幅運用此風格的畫作,據說同場有文藝復興風格的 Donatello 雕塑,讓藝評家 Louis Vauxcelles 觀展後呼叫:「Donatello 被野獸包圍了!」(Donatello parmi les fauves!),「野獸派」因而得名。

Matisse 運用的色彩的確大膽創新,但作為一個運動而言,「野獸派」佔時甚短,只有幾年。Matisse 除了是畫家,同時亦是雕塑家和版畫家,後期更涉獵建築與裝飾。他對顔色的大膽運用、將空間平面化、把事物轉化為較抽象的形狀、孜孜不倦帶入他國文化,以及重視藝術裝飾性等創新舉動,對西方藝術史的貢獻和影響深遠。接下來幾篇,我將會用修讀藝術碩士時學到的小小皮毛,逐一介紹他多幅重要作品,嘗試解構這位現代藝術大師的過人之處之餘,亦探究一下他的內心世界。

Matisse 的後期作品 Blue Nudes 系列,近年在家居裝飾畫作中極受歡迎,更有公司以此為靈感推出牆紙。 圖片來源:MuralsWallpaper/Twitter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Hallie Tam(譚凱蘭),讀社會學和藝術歷史,寫生活文化歌影字人。在這裡集中寫有趣的男男女女。 Page:《留戀於蒙法爾科內的流行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