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賣

|共29篇|

書業生存困難,但有種書卻有價有市?

巴黎著名莎士比亞書店正掙扎求存,甚至要在社交網站上求助,但另一方面,莎士比亞作品集仍能卻以千萬成交。在書市嚴重萎縮的時期,罕有書籍及手稿仍然「有價有市」,波士頓二手書店 Brattle Book Shop 東主 Kenneth Gloss 坦言:「這基本上就像兩盤生意。一般二手書業務已經式微。」

劉偉民:酒友斷捨離

自從 Fine wine 成為普及投資工具之後,舊年份葡萄酒的漲幅不單是儲存成本,還要加上炒賣差價,十年八年後,即使買得到,身價也可能三級跳。飲家為了不想喝得肉痛,開始不停買新年份的酒,或者酒花。本來只是投資者的玩意,飲家也被迫跳上列車。

中國最新泡沫經濟:「炒鞋」

物以罕為貴,限量發售的商品令黃牛市場興旺不衰。中國內地炒賣風氣持續,外來商品翻價過百倍,叫人趨之若鶩。但「槍打出頭鳥」,天價物品引來中國央行批評,警告「炒鞋」有重大危機;「華爾街日報」更撰文指,中國「炒鞋」行業已形成泡沫經濟,隨時一觸即破。

伍常:願榮光歸 Nara

無論你看不看懂這個有趣的「奈良美智現象」以及國際當代藝術市場背後之瘋狂資本操作…… 我想我們也應該感謝奈良美智筆下的那個天真爛漫小女孩:她不僅為香港這個極度低氣壓的藝術市場沖一沖喜兼掃走悶氣,也為失落悲憤的港人帶來一點純真而溫暖的安慰。Arigatou, Nara!

伍常:拍賣行如何 against the odds?

美國著名藝術收藏家 Jarl Mohn 就曾經在最近的一個媒體訪問中說過一句不能再對的話:「所有出錢買藝術品的人都是英雄!」所以儘管今年全球經濟前景不甚明朗,當看見 1 月在台北藝術市場的買氣還是看似不錯的時候,不少行家都大概有一種「鬆一口氣」的感覺,可能還得要提到佳士得拍賣行。在 2 月 7 日,佳士得就公佈了 2018 年的全年拍賣成績和報告,當中有不少數據和趨勢,或許值得喜歡經濟數據分折的朋友參考。

伍常:人工智能藝術的時代來臨?

回顧去年 10 月底我們在台北舉行的「水墨現場」首發記者會,我們向在場觀眾介紹了香港藝術家黃宏達和他開發的全球首位人工智能水墨藝術家 A.I. Gemini,並展示 A.I. Gemini 初次實驗創作的人工智能畫作。同月,一件由法國創作團隊研製的人工智能合成畫作,在世界的另一方紐約佳士得拍賣行以高於拍賣估價 45 倍的價錢成交。這兩件本來毫無關連的事件,彷彿預示了不論是西方當代藝術抑或是華語文化圈主流的水墨藝術,已經開始迎來一個全新的時代。

拍賣希特拉遺物,是珍視歷史還是留戀納粹主義?

德國納粹倒台逾 70 年,這段黑暗歷史仍是當今政治忌諱,但在拍賣市場上,希特拉和納粹政權的遺物全部有市有價。面對反猶太情緒高漲、極右抬頭,究竟買賣納粹藏品有何意味?背後買家是甚麼人?他們是緬懷納粹統治,抑或奮力挽救重要的歷史回憶?

伍常:東坡何價?

為何一件講到是「有今生無來世」的中國千年藝術文明遺產,會在現今的二手市場成交中及不上一個外國在世藝術家?蘇東坡公認為過去一千年來最偉大的文人書畫家,當我們已經出到中國藝術史中的「無敵王牌」去與西方當代藝術家 PK 抗衡時,竟然都要輸足幾個馬位,何解?

伍常:在 AI 年代,我們還需要藝術家嗎?

最近,不少朋友都正在追看以色列歷史學家 Yuval Noah Harari 的全球暢銷著作「21 世紀的 21 堂課」,當中有一部分提到「科技顛覆」將會為人類的生活帶來的可能改變,其中有一點筆者覺得頗有意思的,也在此湊熱鬧分享一下。在人工智能的年代,我們還需要藝術家嗎?

伍常:從蘇東坡的億元傳世畫作說起

「魅力無邊、創意無限、卓爾不群」,是林語堂給蘇東坡的評價。他曾說:「在中國,一提到蘇東坡,總會讓人露出真摯而欽佩的笑容。」小時候,可能因為只是十分單向或平面地閱讀蘇東坡的文章字句,對於別人對蘇東坡的這種敬愛之情,坦白說沒甚麼「共鳴」。及至後來開始學習和研究中國書法和繪畫,逐漸迷上蘇東坡以及一切與之有關的人與事,包括藝術品。

作者的簽名,是無價之寶還是糞土?

近日,英國拍賣網站 Vectis 有一套 7 本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待售,拍賣價估計為 9,000 至 15,000 英鎊。貴上逾千倍的價值,幾乎都來自作者 J. K. Rowling 於書上的親筆簽名。但與此同時,一位(不記名的)作家回鄉探望父母之時,在當地一間二手書店找到自己的著作。而令他匪夷所思的是,那居然是一本他簽了名的書 —— 上款寫著:給爸爸和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