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私隱

|共37篇|

區塊鏈,能讓生活變得更好?

科技公司和金融系統監控交易,並使用數據來預測人們的購物意向,或將用戶資料出售圖利,對私隱帶來極大影響。匿名的區塊鏈和虛擬貨幣,一直試圖打破大型科技公司和銀行在網絡和經濟上的壟斷,但經濟學家質疑其成效。近日都柏林聖三一學院電腦科學和統計學助理教授 Hitesh Tewari 就提出,區塊鏈能透過 4 種方式,讓網絡世界變得更安全和公平,也讓生活變得更方便。

在網上,真誠對話是出路?

我們大都試過,在網上被人問起意見,卻要為防止截圖而婉轉回覆;或在社交媒體上,希望尋求「正確」的言論,不冒犯任何人。這不是個人問題,而是網絡上愈漸普遍的情況。「衛報」就有文章分析,為何人們愈來愈不敢在網上表達意見,及如何拿回網上的個人私隱。

為了保護私隱,上網該用 IE、Firefox?

Google 的網絡瀏覽器 Chrome,以更快的速度及個人化服務 ,取代當年的瀏覽器代名詞 Internet Explorer(IE),成為最多人選用的瀏覽器,近年卻因牽涉私隱問題,為人詬病。弊病提供新機會予其他公司,令老牌瀏覽器 IE 及 Firefox 等重新以私隱為先作招徠,再次吸引用戶。

如何安全上網?問互聯網之父

WhatsApp 近日承認,一批黑客針對程式的安全漏洞,對某些用戶遙控安裝監控軟件,呼籲所有用戶盡快更新堵塞漏洞。Facebook 、國泰航空及 PayMe 等企業或服務,亦曾出現資料外洩問題。矛盾的是,我們再多憂慮,卻也無法離線。在善用網絡及保障私隱之間,到底應該如何取得平衡?美國媒體 USA TODAY 就此向「互聯網之父」、Google 副總裁兼首席網絡傳道者 Vinton G. Cerf 請教。

沒發佈的文字和相片,其實無法徹底刪除?

誰都試過一時衝動,在社交平台或網誌發帖,隨後又覺不太妥當,於是放棄發佈或是刪了帖子。你以為棄了刪了,內容就會煙消雲散,但其實並未消失於世。「華盛頓郵報」報道,很多網站會把輸入中或已發佈的內容,自動儲存起來。你作為原作者,無法修改亦無法毀掉,甚至不到網站坦承相告,你根本不會知道。

廖康宇:送你免費早餐

「絕命毒師(Breaking Bad)」。劇中除了借主角製毒的故事諷刺人生無常,當中部分對白也非常精警。劇中又有一段,筆者覺得引人深思。餐廳女待應得知主角生日,根據餐廳政策為主角提供免費早餐,因為 “Free is good. Even if I was, like, rich, free is always good. “—— 思前想後,但事實又是否如此?

被禁的人工智能玩具

假如你的子女有日透露,他新相識的朋友,原來是一個能夠互動對話的人工智能玩具,你該如何反應?這種事其實已經悄悄發生,一款名為「My Friend Cayla」的人工智能洋娃娃,與兒童「混熟」後會把雙方對話傳送到分析中心儲存,由於有非法監控兒童的爭議,去年被德國政府勒令銷毀。有專家卻認為,這類玩具可用於實現教育理想,如何做好監管工作乃當務之急。

先進瑞典:少了現金,罪案反而更多?

瑞典銀行劫匪成了一個夕陽工作,8 年前瑞典全國有 110 宗銀行搶劫案,2016 年卻只有 2 宗。此類罪案大跌,皆因該流行國電子貨幣,衝入銀行往往只能空手回,但是否代表罪案會從此減少?不,只是更「多元化」、更加「無所不用其極」。

唐明:完美監獄給現代的啟示

Santa Stefano 小島從古羅馬的時代就已經被用作監獄,奧古斯都的長女 Julia,尼祿的妻子 Octavia 都被流放至此。但今天所存的環形監獄,採納的是英國哲學家邊沁(Jeremy Bentham)的設計,他建議將工廠和宿舍合併建造,環形排列,在圓心設立看守塔,好令所有人在監視下一覽無遺,精妙之處是看守塔可以使用屏障窗簾等掩護,則被監視的人永遠不會知道看守到底在監察誰,甚麼時候在監察,以令他們自覺遵守規矩。此一構思的顛覆之處是其震懾效應不在於幽閉,而在於透明。

朱克伯格的最強殺著:Instagram

Facebook 被揭遭「劍橋分析」挪用大量用戶資料後,前員工兼 Whatsapp 合伙創辦人 Brian Acton 隨即發起 #DeleteFacebook 運動。Elon Musk 亦不甘後人,非但反問「甚麼叫 Facebook」,還刪除 SpaceX 和 Tesla 的 FB 專頁。可是他的 Instagram 帳號?卻仍照常運作,儘管這個相片分享平台早被 FB 收購。誠然,Instagram 被 FB 收歸門下後,彼此保持一定距離,但它借用了 FB 的商業模式,以龐大的用戶數目,吸引客戶投放廣告。「彭博商業周刊」分析,過去 Instagram 依靠 FB 成功,今卻風水輪流轉,FB 或需仰賴 Instagram 續命。

交月費玩 Facebook,你願意嗎?

每當 Facebook 出事,很多用戶皆以消費者自居,投訴這個社交平台管理失當,只顧賣廣告賺大錢。但大家往往忘了,FB 從來都是免費,無論是發帖、打卡或呃 like,都沒收你一分一毫。直至近日,媒體爆出 FB 外洩數以千萬計的用戶資料,令「劍橋分析」得以濫用,威脅西方民主,眾人方如夢初醒 —— 我們沒有付錢購買產品,只因我們本身就是「產品」。

Chester Ho:網民的哀愁

隨著 Facebook 醜聞發酵,火頭慢慢波及另一間科技巨頭 Google。不少網民在事件發生後分別下載了自己在 Facebook 和 Google 的數據包,驀然發現 Google 掌握的數據比 Facebook 更廣泛、更詳細,無論是用戶的行蹤還是觀看 YouTube 的紀錄,在 Google 的檔案庫基本上是一覽無遺;另外,很多用戶會開設幾個帳號,藉不同身份去做「適當的事情」,不難想像科技巨頭的演算法早已把這些帳號結合,還原一個比你身邊人更認識你的個人檔案。立法規管確實是目前最有效的方法,不過按照過往的經驗,這類法案的細節往往會把個人資料的掌控權,從商業機構轉移到政府手上,對網民來說到底是一個解決方案,還是另一種憂慮的開始?

#DeleteFacebook 是「不可能的任務」?

Facebook 被揭管理個人資料不善,掀起新一輪用戶逃亡潮,#DeleteFacebook 成為 Twitter 熱話,各大媒體更是爭相出稿,教你逐步刪除個人帳戶。只是在世界各地,很多過來人都表示,想要跟 FB 說再見,比和情人分手更難。十年八載的生活點滴,親朋好友的聯繫互動,還有 FB 的苦苦癡纏,軟硬兼施的挽留手段,統統都是「出走」的絆腳石,結果總是欲斷難斷。

FB 洩密:捉到選民心理,不等如捉到選票?

數據公司「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被指借助心理測驗,套取 5,000 萬名 Facebook 用戶的資料,分析選民心理從而操控選舉,影響美國總統大選及英國脫歐公投。 FB 為求賺錢,未有嚴管個人信息,「教主」朱克伯格自然成為眾夭之的。不過,多名數據科學專家均向全國廣播公司(NBC)表示,「劍橋分析」也沒那麼厲害 —— 即使捉到選民心理,也不等如捉到選票。

大兵一跑步,國家機密就洩露了?

Strava 是近年冒起的健身追蹤 App 大熱之選,除了龐大和精準的 GPS 定點和資料庫,其熱圖(Heat map)功能更精細得能夠繪出全球用家的運動數據,包括逾 10 億次活動紀錄的路線和頻率。不過,在伊拉克和敍利亞這些戰區和沙漠地帶,某些零散地方卻出現有如聖誕樹的閃光,清楚顯示有軍人在此走動並打開了追蹤功能,無疑將國防機密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