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常:「惡莫大於無恥」

A+A-
弘一「為勝聞居士書示遺訓」(1942 年作,水墨紙本,鏡框)。 圖片來源:蘇富比

今年拍賣,不少朋友都把焦點放在一眾拍賣行如何奇蹟地在本地暴風雨逆境中創下佳績,可說是完美示範了「你有你暴動,我有我繼續拍賣」之另類平行時空。

看過多場預展後,有一件作品令我特別難忘的,就是中國著名藝術大師李叔同(弘一大師)的一件可說是毫不起眼,並且十分容易會在展場中錯過的書法小品「為勝聞居士書示遺訓」。

看內容前,先說書法。關於弘一書法之美,中國現代著名文化人葉聖陶曾有一段透徹的評說:「我不懂書法,然而極喜歡他的字。若問我他的字為甚麼教我喜歡,我只能直覺地回答,因為它蘊藉有味。就全幅看,好比一堂溫良謙恭的君子人,不亢不卑,和顏悅色,在那裡從容論道。就一個字看,疏處不嫌其疏,密處不嫌其密,只覺得每一畫都落在最適當能夠的位置,移動一絲一毫不得。再就一筆一畫看,無不使人起充實之感,立體之感,有時候有點兒像小孩子所寫的那麼天真。但一邊是原始的,一邊是純熟的,這分別又顯然可見。總括以上這些,就是所謂蘊藉,毫不矜才使氣,已經含蓄在筆墨之外,所以愈看愈有味。」是的,當我們看著弘一大師的字的時候,很少不被他正氣、端莊、秀雅的筆跡所吸引。所以也難怪這件原先估價 22 至 30 萬港元的拍品,最後會 bid 到遠高於估價的 137.5 萬港元成交!而即使我們不去理會高不可攀的拍賣成交價,有機會多去看看他的字,不只「養眼」,更是我在亂世浮生中的小小「養心」秘訣。

接著說說此作的內容(款識):「壬午初夏,衰老益甚,將遯世埋名,求早生極樂。」勝聞居士屬寫遺訓,「余行疎學淺,何敢妄談玄妙」。謹錄余生平不敢忘懷「論語」一章,以酬勝屬。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啟余足,啟余(三)首。詩云:『戰戰競競,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勉夫,小子。」是為余生平得力處,願共勉焉。晚晴。

作為弘一大師臨終前寫的一件重要墨寶,「為勝聞居士書示遺訓」輕描淡寫地道出了他「衰老益甚,將遯世埋名,求早生極樂」的人生最後訴求。最近,interestingly 有位文化界前輩說,也許是時候想想怎樣為衰落中的香港寫「墓誌銘」。我當時心想,也許「求早生極樂」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吧!起碼在極樂世界的清淨國土中,不會再有如此專橫無能的 shameless 當權者搞得民不聊生…… 所謂「惡莫大於無恥」,弘一大師的格言如是說,對照當下香港,實在令人欲哭,無淚,也無言。

弘一「格言集略四屏立軸」(水墨紙本)。 圖片來源:雅昌拍賣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前佳士得美術學院亞洲課程主管,現為獨立藝術顧問。夢想成為一個快樂的「修藏家」,相信藝術收藏只是手段,在欣賞藝術的過程中令自己成為一個更有修養的人才是真正的人生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