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

|共11篇|

【老掉牙的外國勢力】當白羅國營媒體也罷工

白羅斯總統選舉涉嫌舞弊,全國示威抗議持續,當地人民的日子亦再不如初,星期一早上打開「可信媒體」國營電視台觀看新聞,看到的竟是空蕩蕩的錄影廠。國家新聞頻道數百名員工,因選舉結果及審查制度而罷工,明言:「如果我們不能如實地做新聞,那不如不幹了。」

【書摘】鄭南榕:為言論自由之役奮戰到底 —— 從國民黨五項「新聞指示」談起

當然,光責備自私自利的媒體於事無補,人民對於他們有「知」的權利尚未全面覺醒,甚至人民對於其基本人權遭到剝奪與限制都不痛不癢的時候,言論自由的真正實現無異高調。

Podcast 在病毒大流行中流行

長留在家枯燥乏味,不妨試試在鍛鍊、煮食或做家務期間收聽 Podcast,接收不同資訊。1 年前,音樂串流服務平台 Spotify 花上數億美元投入 Podcast 業務,對那時仍無利可圖、虧損超過 2 億美元的公司而言,可謂極大的賭注。但武漢肺炎疫情下,串流服務的使用量愈來愈多,Podcast 也如異軍突起,收聽率大大增加。

東德時期,言論自由的代價

東西德分裂時期,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節目「沒署名的信」(Letters without Signature)中,主持人大聲讀出來自東德的匿名信件,一字一句的背後,都是沉重的代價。柏林通訊博物館近日推出與節目同名展覽,讓大眾回顧這段言論自由被嚴重收緊的歷史。

英國廣播公司的故事:公營廣播的精神

近來不論是「左右紅藍綠」還是「頭條新聞」,香港電台都被政府炮轟煽動仇恨、歪曲事實,要先後多次向警隊道歉。很多評論人批評這些事件侵犯港台的編輯自主,憂慮香港的新聞自由被進一步收緊。香港電台乃依照英國廣播公司(BBC)的模式,於 1928 年成立,時至今日,其約章還保留著英式公營廣播的精神。

落入納粹手中的電台廣播

藉著社交媒體,人們可以迅速傳遞真相、在抗爭路上互通消息。然而,社交媒體的宣傳力量,亦可以反過來為極權所用。1930 年代,德國納粹主義者正是利用當時先進的無線電廣播,宣傳扭曲的價值觀,荼毒德國人。在今日技術更發達的年代,善用宣傳固然重要,提防有心人從不同途徑利用媒體意圖作分化,更為重要。

真實罪案何以成為風靡全球的娛樂節目?

以真實罪案為基礎的影視作品,近年層出不窮。無論是劇集「美國犯罪故事」,抑或紀錄片「謀殺犯的形成」,花一個季度只闡述一宗案件,卻能引人入勝,贏盡口碑及獎項。 Death in Ice Valley、S-Town 和 In the Dark 等解構現實奇案的播客節目,亦廣受聽眾歡迎。但我們這些與惡罪沾不上邊的普通人,為何如此著迷於真實的駭人血案?英國廣播公司請來多名專家作出分析。

Netflix 橫掃英國,傳統電視如何應對?

雖然 ViuTV 在世界盃過後,收視打回原形,但總算創下開台以來最高收視紀錄,亦證明電視行業需要競爭,才能吸引觀眾。在英國,一場「電視大戰」亦開始上演,因為包括 Netflix 在內的串流媒體,於本年首季訂戶總數量高達 1,540 萬,首次超越傳統收費電視的 1,510 萬。英國四個傳統電視台,包括 BBC、ITV、第四台(Channel 4)遂商討合作,欲以「合縱」策略,與 Netflix 一爭長短。

Moyashi:當電視可以送飯

為了開拓收入源,最直接的手段就是廣告播放。但擁有電視機的才不到一千個家庭,賣廣告也沒有意思。於是 NTV 在賣廣告前,實行另一項媒體普及政策:設立街頭電視。首先在首都圈車站與鬧市等 55 個地點設立公共大型電視,在 1957 年前普及至新瀉、靜岡、福島等 278 個地點。街頭電視播放的主要是當時著名的摔角手「力道山」、或者職業棒球等的運動比賽。街頭播放非常受歡迎,往往接近節慶祭典的級數,數千人同時聚集於街頭電視前的場景並不少見。

FM 電台失勢?挪威率先停播

你還有聽電台嗎?或因今日資訊渠道眾多,除了駕駛人士又或職業司機,現在聽電台節目的人愈來愈少,電台作為媒介的重要性日漸下降。有見此況,挪威決定在下年年初廢除 FM 大氣電波,屆時,挪威將成為全球第一個全面轉用數碼廣播的國度。可是,挪威人並不因此而自豪,反而感到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