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

|共45篇|

捷克總統澤曼 —— 風趣、記仇,還是惹人生厭?

捷克眾議院選舉上星期結束,踏入與新一屆眾議院交接與組閣之時,擁有任命總理權力、現年 77 歲的總統澤曼(Miloš Zeman)卻入院至今,健康狀況引起關注。澤曼是捷克史上首名民選總統,但去年民調中,過半受訪者認為他是最差總統。在中國等地,人們可能關心其親華立場;他抨擊移民、穆斯林,則招來西方「種族主義」的指責。然而,部分批評澤曼的人也承認,這個備受爭議的政治人物,有其機智有趣的一面。

唐明:誰有資格「剛愎自用」?

對於政治,他的態度比較超然,他不必非得賴在權位上,為了繼續執政而妥協。按照邱吉爾的標準,林鄭這等頂多是基層小市民,晉身高級公務員的中產階級,連張伯倫那樣的商人也不如,又有甚麼資格目無下塵,擺出一副「雖千萬人吾往矣」,獨自高瞻遠矚的姿態?

陶傑:追究病毒責任的變局

過去一年,美國「攘外必先安內」,民主黨和自由派視杜林普為唯一的人類公敵。結果就是當杜林普的內閣官員如經濟事務顧問納瓦羅聲稱病毒來自中國的實驗室,「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美國主流傳媒與社交媒體全部視之為種族主義陰謀論。今日輪到這些人轉軚。但是要中國賠償,有重重的技術和法理困難。

日本政客為何對奧運苦纏不休?

東京奧運本來在 2020 年舉行,但就因疫情而要延遲到今年夏天。英國「泰晤士報」近日報道,有日本政府高層私下認定因疫情久久未能平息,今年奧運也許要取消,政府只能放眼 2032 年奧運主辦權。可是,首相菅義偉矢口否認,也有報道指日本政府正考慮以閉門作賽形式舉行奧運。共立女子大學國際研究教授 Craig Mark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分析,這場奧運夢如何左右政客的仕途。

【巴西選舉】為了當選,連種族都可以改變

本月中巴西舉行地方選舉,大批政客為了跑贏對手,不僅在政黨之間跳來跳去,甚至連「祖宗」都可以不認。「經濟學人」報道,超過 42,000 人將以有別於 2016 年宣稱的種族參選。其中 36% 由白變「棕」,亦即是混血的「Pardo」,通常帶有黑人血統;另有 22% 則從棕轉黑(Preto)或是相反。

人格謀殺:政壇暗黑戰術

在自由民主的社會,最理想的狀態是人人和而不同,百花齊放,兼容並包,雖有政見不同,但應該可以力陳己見,以理服人。可是,經常有人以人身攻擊和抹黑為政治手段,例如以「天使」、「漢奸」、「收錢」的說法詆毀他人,令理性溝通變得困難,有政治學家就專門研究「人格謀殺」(character assassination)這個議題。

墨西哥人怕武肺,但更怕入醫院

諱疾忌醫足以致命,特別是在疫症大流行之時。墨西哥現為武漢肺炎重災區之一,超過 53,000 人因此喪命,成為全球死亡人數第三高國家。但墨國人厭惡醫院,恐已根深柢固,感染武肺後仍拒往醫院,結果病情加深至返魂乏術,令全國疫情進一步惡化。到底他們在怕甚麼,寧願死在家中也決不入院?

以外地為例,甚麼人才有資格掌管教育政策?

香港教育界烽煙四起,先有特首林鄭月娥的「無掩雞籠」論,再有文憑試歷史科試題風波,及後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更召開記者會要求考評局撤回試題,令不少人嘩然。有人質疑楊潤雄堂堂教育局長,子女卻讀國際學校,中文博士歐陽偉豪更直言「教育是無掩雞籠,由一個沒有教師註冊證的會計師當教育局局長開始」。究竟,在其他地區,甚麼人才有資格掌管教育政策?

老人政治:國難的根源

5 月 5 日,董建華和梁振英牽頭的「香港再出發大聯盟」舉行成立典禮。可是記者會上,最年輕的梁振英都已經 65 歲,今年將 83 歲的董建華就被多次拍到「戴口罩飲水、除口罩講野」的滑稽畫面,被評論人揶揄該聯盟是「長者再出發大聯盟」。在香港,很多職業包括公務員都有法定退休年齡,政治卻由老人主導,同樣問題亦出現在美國、中國、馬來西亞等地。這個現象被稱為 Gerontocracy —— 老人政治。

美國為何會老人當政?

青黃不接是很多民主國家關切的議題,政黨為保持政治能量,會期望有年輕世代接棒,早前芬蘭便迎來全球年紀最輕的 34 歲總理。偏偏今年美國選民沒有選擇,候選大熱全部踏入古稀之年 —— 不論是角逐連任的杜林普,還是爭取提名的民主黨拜登和桑德斯,三人同樣年屆 70 多歲。究竟老人當政的背後,反映出美國政壇甚麼問題?

邱翔鐘:兩位顯赫的巴裔政治明星

對於少數族裔,英國的基本原則是鼓勵他們融入主流社區,同時又讓他們保留本身文化宗教傳統。近年來,巴裔人士在政壇冉冉升起。目前英國政壇上有兩位著名的巴裔人士,其一為 2016 年當選為大倫敦市長的簡世德(Sadiq Khan),其二為今年被任命為內政大臣的賈偉德(Sajid Javid)。

鄭立:金雞 —— 我們需要的政客只是演員,找演員當特首就是正解

我們可能不願意承認,但市民支持政客的標準到底是甚麼呢?因為他的政見,因為他的能力,因為他對香港未來的方向和取態嗎?還是,我們是看他的形象是否正面,是否長得好看,以及我們對他是否有親切感?撫心自問,現實的香港,標準本來就是後者而不是前者。「金雞」只是溫柔地把這個事實寫出來而已。

邱翔鐘:郝爾彬如上台,英國將大倒退

郝爾彬這樣持極左觀點的人當選為黨魁,我以為那是工黨黨人和親工黨人士大選失敗後的條件反射,一種慪氣的自然反應,冷靜下來後,會轉趨溫和;而毫無領袖群雄經驗的郝爾彬很快會被工黨議員轟下台。不料,他的黨魁位子似乎坐得安穩,因為年輕黨員擁戴他。這一代英國年輕人沒有嚐過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苦頭,相當天真。大批懷抱理想主義情懷的青年選民,包括女性選民,在支持工黨的集會上,像簇擁歌星那樣歡迎郝爾彬,發出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