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不均

|共11篇|

全球貧富兩極化,但有路可退?

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最近與全球過百名研究人員,分析過去數十年間全球 40 多個國家經濟數據,包括歐美、中國、俄羅斯、中東等,整理得出貧富兩極化的全球趨勢,成果結集成新書「世界不平等報告 2018」。報告指,雖然經濟不平等是在所難免,但任由貧富懸殊惡化,將會導致社會及政治不穩,務必以政策緩和。

在哥倫比亞,靠「矯牙」向上爬

所謂「講嘢最緊要有牙力」,在哥倫比亞有一口靚牙,真的很重要。不少人在年幼時會做俗稱箍牙的牙齒矯正手術,對於他們是痛苦的時期,除了不便以外,還有是戴著牙箍(矯正器)實在是不好看。可是,英國自由記者 Amalia Illgner 在文化雜誌「經濟學人 1843」說道:「不同於我 14 歲的時候,這些哥倫比亞人似乎對於矯正器感到十分自豪。」

責任與特權的衝突

現今新自由主義社會有一種弔詭現象:一方面宣揚「社會並不存在」,一切靠個人努力,際遇如何責任自負;另一方面,特權指控大量湧現,部分族群靠背景或身份不勞而獲,破壞遊戲規則。美國維思大學(Wesleyan University)英文系教授 Sean McCann 指出,不論是責任制或特權論,兩者均強調個人而忽略制度,如要走出當今社會契約危機,必須重審新自由主義之下責任與特權的定義,從社會角度思考問題。

來到亞洲?印度也想「全民派錢」

2017 新開始,由派錢做起。芬蘭正式試行「全民基本收入」(UBI)計劃,看失業者每月甚麼不做也能「袋袋平安」,會否增值自己充實生活。歐美多國近年亦積極討論和推動 UBI,希望一併解決貧富不均、全面自動化、精神壓力過大等問題。反觀亞洲,UBI 多被視作天方夜譚。唯一例外的,是全球人口第二大的印度。近日就有經濟學家透露,印度將於本月發表報告,倡議實試 UBI,形容此概念「切實可行」。

樂施會:消除貧窮,是夢不是夢?

聯合國於去年 9 月總結了「千禧發展目標」,並訂立了 17 項「可持續發展目標」,涵蓋消除極端貧窮、減少貧富差距、性別不公平等範疇,是未來 15 年世界發展的藍圖。新的目標不只要減少貧窮人口,更要做到「一個都不能少」。當各國領袖充滿雄心壯志,希望 2030 年達致「零貧窮」,但原來全球普遍民眾卻對滅貧工作感到悲觀,而且並不知曉極端貧窮人口於過去 20 年已成功減半。

因不公平而成的痛症

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有被不公平對待的遭遇,少時覺得長輩偏心坦護別人,進入社會後眼紅無所事事的黃馬褂竟比營營役役的自己升遷得快。即使有幸萬千寵愛,人生順風順水,如今社會嚴重不公,貧富懸殊,特事特辦,被逼退選……也很難不讓人抱不平。研究指,僅僅是這種正義感,便足以讓你受痛楚所困。

丹麥:最平等的國度?

美國夢不在美國,而在丹麥?論機會平等,丹麥的世代流動指數冠絕全球富裕國家;論生活質素,丹麥有免費教育、廉價樓市、失業保障、全民醫保、生育福利等措施,造就「世上最幸福的社會」。不過,最近一項比對丹麥與美國社會流動的研究指出,丹麥所謂機會平等只是「幻想」,如果說美國夢不在美國,其實也不在丹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