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蟲

|共17篇|

【Soul Monday】昆蟲學正消亡,Pokemon Go 救得了它嗎?

過去幾年,昆蟲數量銳減,尤其以蜜蜂為甚,「紐約時報」更稱之為「昆蟲的末日(Insect Armageddon)」。研究牠們的學科也難免受到威脅。在德國舉行的昆蟲學會議,就如何拯救夕陽學科展開討論,科學家開始考慮用 Pokemon Go 的方式,鼓勵新一代收集昆蟲,從而接觸昆蟲學。

噁心美食博物館:一場視覺、嗅覺與味覺的地獄宴

天下間讓人嗤之以鼻的食物,標列不盡。常見的臭豆腐、榴槤、納豆和藍芝士,口感濃烈,不是人人吃得消。要數冷門一點的,還有魚罐頭中的「極品」瑞典鹽醃鯡魚、四川名物辣兔頭、冰島特產發酵鯊魚肉、烤天竺鼠⋯⋯ 以上,都將會如同藝術品般,在「噁心美食博物館(Disgusting Food Museum)」一一展出。「噁心美食博物館」並非以歧視目光嘲笑和貶低某些國家的特色食物和傳統飲食,而是期望能消弭人們的「噁心感」,挑戰了人們對既定觀念中何謂「不可食用」的想法。

蜜蜂也知何謂「零」?

蜜蜂腦袋雖小,卻能掌握學習和模仿等複雜行為。普通兒童大概要到 4 歲才了解「零」這個抽像的數學概念,但近日在「科學(Science)」期刊發表的報告指出,只要經過訓練,蜜蜂也可以區分零和其他數字,甚至表現出類似人類的辨別模式。在動物界,海豚和鸚鵡等都能理解零的意思,在昆蟲身上則屬首次發現。

【慎入】巨型「外星」蠕蟲,正要攻陷法國?

鎚頭鯊?蛇?蚯蚓?三樣都不是,卻有齊三者特質,是潛藏於法國大小城鎮地底,一種匪夷所思的巨型肉食性蠕蟲。儘管現實中未必會出現經典恐怖片「恐怖食肉蟲」的橋段,被異變的蠕蟲入侵人體,但法國博物學家 Pierre Gros 還是提醒一眾昆蟲學者,他們可能長期忽略了這種有如外星侵略者的奇異生物。

殺蟲水研究員:曱甴沒那麼該死

「你的樣子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這句話的代言人,恐怕非曱甴莫屬。老實說,牠沒獅子老虎那麼凶殘,也沒大象灰熊那樣龐大,但因為黑得發亮的外貌、過於迅速的行動力,以及極度頑強的生命力,讓人恨不得除之而後快。安台梨乃作為日本 Earth 製藥研究開發本部的研究員,為了研發殺蟲藥品,倒要終日與曱甴為伍。只是在她眼中,這種堪稱全球最討人厭的生物,也有值得人類學習和善待之處。

【不是電視劇】喪屍螞蟻出沒注意

喪屍電影中人類受感染後,就會喪失自己的意志,不由自主地活動,這不是想像,生物界中早有此例。新研究揭示了喪屍螞蟻——熱帶地區木匠螞蟻(carpenter ants)接收真菌的命令而行動,但不是遭其入侵腦部。真菌入侵螞蟻的身體,迫使牠爬去吞食植物,直到受感染的螞蟻後會走到溫度和濕度適合於真菌生長的森林地帶,然後用下顎貼在葉子或是樹枝下面的一個主要靜脈上,並留在那裡直到死亡。最後有毒的孢子從死去的螞蟻的頭上冒出來,並漂到地面, 以傳染更多毫無防備的「喪屍蟻」。

李衍蒨:對屍蟲的情有獨鍾

與法醫相比,法醫人類學家處理的屍體一定不「新鮮」,多半處於進階腐化階段,甚至已經變成骨頭。因此,屍體腐化都是幫忙推算的好工具。如果屍體存放在陰涼處(如埋葬在墳裡),遠離動物及昆蟲,都會減慢腐化進程。在腐爛的過程中,屍體不單是我們身體內在的酵素及細菌的食物,更是昆蟲及動物的盛宴 —— 昆蟲學家就能按照昆蟲的既定成長週期,推算出死亡時間。

【慎入】蟲蟲交配攻防戰,體現自私基因

性愛帶來歡樂,但在動物生存演化方面而言,性愛卻有另一種層面的苦味。適者生存,生物在傳宗接代方面卻十分下苦功,嘗試讓最具生存優勢的個體繁殖,製造出品質最佳的後代。以進化論的角度看,美麗標誌著健康、健碩和生育力強,都為理想伴侶的條件,因而具性吸引力。性愛的愉悅某程度是促進生育的獎勵,但有些物種的雌雄相交,卻激烈得使科學家也感到好奇。稱為「四紋豆象」(cowpea seed beetle)的昆蟲就是其中之一。

是時候食蟲了?

「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2016 年一項研究指出,假若於 2050 年不再生產紅肉,與食物相關的溫室氣體排放將減少 60%;而於完全素食下,排放量則將能減少 70%。當更多人棄肉食素,固然可大大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但除了食素,還有甚麼選擇?如題:食蟲。

有機環保大使:食膠袋的蠟蟲

21 世紀是膠世紀:單在 2014 年,全球出產 3 億噸塑膠,數量預期 20 年內加倍,其中有四成來自聚乙烯(polyethylene),亦即製造膠袋的主要物料。由於分解期可長達百年,膠袋氾濫嚴重危及海陸生態,已成環保關鍵議題。要解決白色污染,科學家發現或可借助一種食膠袋的生物:蠟蟲。

米芝蓮大廚研製:螞蟻蝗蟲樹皮食譜

氣候轉變愈演愈烈,對敏感的農作物和動物來說可謂末日將至。世界銀行行長金墉就預言未來 5 至 10 年來氣候轉變會引發食物爭奪戰。對於如何解救糧食危機各家有各法,有人從減少浪費著手,高呼生得樣衰的蔬果也能吃;有人搞過期食品市場,大賣尚未變質的「過期」食品;也有公司利用新科技研究以植物種出肉類。而哥本哈根就有一個食品實驗室,不單提倡吃蟲、吃血、吃樹皮,而且還認真研究如何把這些「禁忌食物」煮得好吃上檔次。

蚊啊蚊,為何叮我不叮他

數人出遊,在郊外走一圈,有人身心舒暢,有人滿身蚊癩。受蚊子垂青的機會率,科學界眾說紛紜,但他們的共識是:有人惹蚊而有人不。究竟為何衰蚊叮我不釘他?對這個困擾眾生的疑問,科學家無法確切說出,是甚麼因素令某些人較受蚊子歡迎,但根據長年觀察,他們歸納出一些模式。當中有 4 項特徵,有可能就是你遭蚊子「強吻」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