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

|共29篇|

人工智能消除城市雜音,提升地震偵測能力

地震是殺傷力最強的自然災難之一,在歷史中曾經摧毀不少偉大文明,而 2008 年汶川大地震、2011 年福島大地震的可怕畫面仍教人歷歷在目。人類多年來都希望發展出精確預測地震的方法,即使今天全球科技發展的進步前所未有,這個宏願依然未能實現。不過,「麻省理工科學評論」就報道相關研究有新發展,專家正以人工智能程式消除城市雜音,提升地震警報能力。

日本災難時,被遺忘的一群

3 月 16 日,日本再一次遭遇強烈地震,至少 4 人死亡,逾 200 萬戶電力中斷。日本處於活躍地震帶,土生土長的民眾普遍都有應對災難的知識,可是由於出生率持續偏低,當地陸續吸納更多移民和外籍工人。名古屋大學三位學者就在「東亞論壇」共同撰寫評論,呼籲政府要加強外籍居民的應對災難的能力。

震盪的太平港:香港的地震史

3 月 14 日凌晨兩點半,香港發生輕微地震,歷時近兩秒。據香港天文台初步分析,是次地震約黎克特制 4.1 級,震央位於中國東南部近岸,惠州市惠東縣海域附近,離香港之東北偏東約 92 公里,震源深度僅25公里,屬淺層地震。不同於日本、台灣和菲律賓,香港並非位處地殼板塊邊緣,距離活躍地震帶有段距離。可是,香港仍偶爾會錄得地震,例如 1918 年南澳大地震。

抗疫救災:一場科學與政治的權力遊戲

面對武漢肺炎疫情來勢洶洶,香港政府防疫措施卻漏洞百出,連日備受醫療專業所猛烈抨擊,市民都慌忙搶購物資自救。有加拿大災害管理學者便指出,古往今來,政府對科學和專業知識的掌握,關乎其政權管治合法性,特別是在天災疫症面前,而在發展中國家尤其明顯。

工程傑作:日本摩天大樓的抗震和創意

這樣的要求,對於建築師的創意而言,是一大束縛。但是任職長岡造形大學,在東京開設工程公司的江尻憲泰教授稱,雖然建築師的個人理念會受到限制,可幸日本建築師都會接受相關教育,必須對地震有所了解,因此在工程師和建築師的合作商討過程中,常識總是佔主導的。

動物能準確預測地震?

在科學倡明的今日,人類始終無法準確預測地震,無論是分析地殼中發出的電磁脈衝,還是檢測地底的壓力波,成效都極其有限。來自全球 150 間大學的研究人員卻嘗試另闢蹊徑,透過國際太空站追蹤世界各地的野生動物,分析牠們在地震前是否有異常行為,從而為人類提供準確的地震預警。

如何測量看不見的東西?

假如要知道一隻玻璃杯能裝多少水,我們可以用不同的容量單位輕易測量。但若要知道,玻璃有多硬、鑽可比玻璃硬多少,則不是輕易理解的事。距離、容量、時間等都是能以數字「定量標度(quantitative scales)」測量的東西;但一些可觀察但無法以數字理解,如硬度、辣度、地震強度,則需以「定質標度(qualitative scales)」來理解。

地震後遺:他們的家仍是紛亂不堪

大阪北部上週發生 6.1 級地震,部分獨居或體弱的老人淪為「隱形災民」。這些長者的住所被震得一片凌亂,但他們精力有限,無法自行收拾。偏偏房屋保持完好,外表並無明顯損害,往往被人忽視其支援的需求。有志願團體主動走近這些「看不見的災民」,掌握他們的困境並伸出援手。

地震以後:突顯日本城市的防災盲點

大阪北部地區週一發生 6.1 級地震。由於受災地區人口密集,又正值上班上課時分,地震造成的交通網絡癱瘓,令大批市民想回家也難。眾多外國遊客不諳日語,欠缺第一手資訊,更加是徬徨無助。這片混亂景象正為日本敲響警號 —— 隨著 2020 年東京奧運來臨,海外訪客不斷增加,如何應對這種「都市型災害」,成為主辦國的當務之急。

【30 年內或有大地震】北海道人準備好嗎?

日本政府的地震調查委員會發表預測,表示在未來 30 年,北海道東部發生 9 級地震的機會率高達 4 成,屆時或會引發巨大海嘯,更有可能波及設有核電廠的青森縣,造成形同 3.11 大震災的慘烈災害。港人聽見再是心慌,也不過是掙扎日後旅行,要否另選目的地。但對於根室、釧路兩市的居民而言,此乃生死攸關的大事,如今他們更是急於審視,看過去的防災工作成果如何,能否在這自然浩劫的威脅下,保住身家性命財產。

3.11 六周年:母語無法言說的痛

6 年前,日本東北發生 3 .11 震災,岩手縣陸前高田市是重災區,近一成居民被海嘯奪去性命。在當地土生土長的佐藤貞一,以英語寫下了這段話:“Ippon Matsu” remained miraculously.Eventually,the tree died.But the dead tree keeps standing,and its spirit to fight back the tsunami is still alive.We will carry on its Never-Say-Die spirit. 但佐藤並非美籍詩人,又或是留歐作家,他只是一名以自學的外語出版受災經歷的種子店老闆。

奧比斯:瓦礫中見曙光

天災無情,一場突如其來的地震,輕易就摧毀一個又一個美好的家園。今年 7 歲的 Shrer,住在尼泊爾的高山上。因為地勢陡峭及路程顛簸,令奧比斯探訪團隊要上山兩次,才能成功抵達 Shrer 的家。可惜,Shrer 的家,也許不是一個真正的家——他的家既沒屋亦沒人。

3.11 遺址,要拆還是留?

日本 3.11 大地震隔 5 年多,復興工作持續進行中,但在受災嚴重的岩手縣大槌町,進度反而停滯不前,其中一個原因,是對於受損的舊市政廳,應該拆毁還是保留,居民至今仍爭持不下。搖搖欲墜的一磚一瓦,是刺痛心扉的碎片,抑或悼念至親的墓碑,倖存者各有說法。要忘不要忘,可由誰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