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

|共42篇|

以生命換生計:亞洲民工的灼熱勞動

從香港、東京以至倫敦、紐約,各地持續受酷熱煎熬。聯合國及多國政府建議,人們應留在室內及使用冷氣機,以免中暑,甚至死亡。但對於數百萬正在亞洲多國,工作於地盤、船廠、礦山、工廠及農園的外勞,炎夏乘涼乃奢侈之舉。為免口停手停,他們只能長期暴露在戶外高溫和潮濕環境,以生命換取生計。

綠色和平:酷熱天氣襲全球,別看輕已上升的約 1.2°C

海洋多一滴水可能微不足道、樹林少一塊樹葉可能沒有人會察覺,但這個「多一個唔多,少一個唔少」的概念,並不能套用於全球溫度之上。皆因一度之差,可以是天淵之別,造成人命傷亡。工業革命至今,氣候變化令全球溫度上升了約 1.2°C,已令全球出現愈來愈頻密及嚴重的極端天氣。

Ryan Fung:香港熱不可耐,太陽能不能

不應對氣候危機,香港不單止要飽受高溫折磨,沿岸地區更會被淹沒。可是,上屆政府提出的「香港氣候行動藍圖 2050」,所提到的幾項措施最終也是捉襟見肘。當中也未有提及如何在香港發展可再生能源上,好好利用太陽能。再者,所謂關注氣候問題的政府官員,永遠只懂得詭辯,活像一個「氣候演員」,嘥鬼氣。

Ryan Fung:碳關稅峰迴路轉獲成功爭取

碳關稅(又稱之為「碳邊境調節機制(CBAM)」)意義甚大,實施後,歐盟未來將向其他國家進口的電力、水泥、鋁材、化肥、鋼鐵、有機化學品、塑料、氫、氨產品等產品徵稅,進口商未來將必須購買特別許可證,並按歐盟碳排交易系統的碳價納稅,預料將影響對一些與多貿易往來的國家,包括報稱發現大量稀土的土耳其、出產大量有機化學品和塑料的中國、已脫歐的英國等。

張樂芹:可持續發展,香港可以走得更遠

儘管香港只是彈丸之地,但在氣候變化上,我們卻不能缺席,並需要發揮著自身的影響力。早前出席全球華裔青年網絡匯龍坊 (DragoNation)舉辦的論壇時,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先生提及香港近年在可持續發展方面的工作,去年發佈的「香港氣候行動藍圖 2050」,就是其中一份重要的政策文件,勾勒了香港在可持續發展方面的策略和目標。

原是醫學用途,酒如何演化成「放工啤」?

經過一天辛勞的工作,不少人會小酌一杯以放鬆心情。雖然人們對酒精紓緩神經繃緊的功效深信不疑,但近年已發現經常甚至過度飲酒,與抑鬱和睡眠質素欠佳有關;亦有研究證明飲酒習慣長遠有機會增加焦慮。近日,英國歷史地理學家 Edward Armston-Sheret 就在學術平台 The Conversation 上撰文,解釋為何飲酒放鬆的想法會在人們心中根深柢固。

Ryan Fung:英國氣候淨零戰略有誠意

各國之中,已脫歐的英國看準機會不斷發圍,不但成為 COP 26 的主辦國,也在國際會議前夕動作多多,除了找來財政大臣 Rishi Sunak 推出「綠色金融:可持續投資路線圖」,亦發佈「淨零戰略」闡述國家將如何兌現於 2050 年實現淨零排放的承諾,走在綠色最前線。

綠色和平:一個個不想破的「紀錄」 全球必須立即應對氣候危機

人類活動已令全球溫度較工業化前水平上升約 1°C,接踵而來的,將會是極端天氣、海平面上升、北極海冰減少、破紀錄大火等災害。各國應盡全力拯救危機,切勿待氣候災難準備吞噬自己時才來後悔。

越南米不再?農民轉養蝦的後患

以往,越南米農一直都在位於湄公河及南中國海之間、有「越南的飯碗」之稱的土地上,辛勤種植極具價值的穀物。但過去 10 年,米農紛紛轉為養蝦,最大原因是受氣候變化影響,使得海水上升,進而令三角洲地區鹽土化(Salination)程度顯著提高,不再適合種植稻米。

Ryan Fung:ESG 強制披露,代表世界更環保嗎?

不過香港仍有一班專業人士去補漏拾遺,在「考第一特首」喊口號前,港交所和證監會早已行動,前者要求上市公司做 ESG 報告,並收緊要求,讓公司進一步披露如何應對氣候變化;後者則建議要求基金經理在投資及風險管理流程中,考慮氣候相關風險及作出披露,並為此進行諮詢。

綠色和平:回顧 2020 氣候大事 展望更宜居明天

疫情肆虐全球一整年,不少人類活動因而停擺多時,但氣候危機並未停竭。聯合國世界氣象組織指出,雖然今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預計下降 4% 至 7%,但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濃度仍然再次刷新紀錄;更估計今年可能是自 1850 年有紀錄以來第二熱的一年。今年各地仍頻頻出現各種極端天氣,就讓我們回顧並記住這些氣候災害,在新一年進一步關注氣候危機,實踐低碳生活。

不再依賴化石燃料,如何改變世界?

武漢肺炎疫情令石油需求下降。有評論認為,武肺加上可再生能源興起,會令化石燃料進入「終極衰退」;但阿聯酋國有穆巴達拉投資公司則相對樂觀,認為全球石油需求還會增長十年。 在美國外交關係協會資深研究員 Philip Gordon 看來,世界是否繼續依賴化石燃料,除多方面影響環境,最終更可能導致國家之間的緊張局勢,甚至引發資源衝突。如何處理對化石燃料的依賴,亦會對地緣政治產生不同影響。